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和死神/皮系玩家躲猫猫 by:西羚墨(下)

字体:[ ]

 
 
第103章 猜题
  “我来吧,”霍晟主动走了出来, “卡牌上我的就是方相氏, 也许注定的就是我来当这个大方相。”
  简温看到石老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拿着那张木质面具就要往霍晟脸上盖上去。
  就在这一个刹那, 霍晟仿佛被迷惑了,表情呆滞的一动不动,任由木质面具往他的脸上扣上去。
  “还是你自己戴吧。”
  就在木质面具即将扣上霍晟的脸的一刹那,简温突然一手按住石老的后脑勺, 一手抬着木质面具往上一提,让石老跟木质面具来了个亲密接触。
  “啊——”石老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声, 简温看到那张面具在石老的脸上蠕动起来,有如活物。
  霍晟一个激灵,这时清醒了。
  “刚刚这个东西有点古怪......”
  “难怪。”简温拉着霍晟后退, “我就觉得不对劲。”
  木质面具上有一张虚幻的人脸,与石老的面孔重叠着, 交错出现,仿佛是两个人在争夺石老身体的使用权。木质面具和真实人脸也在争夺面部的位置。
  争夺过程中,石老面具下的脸不断有黑色的鲜血流下来,让简温想到了大院门外的那个无面鬼怪。
  祠堂里的面具鬼怪都有五官, 但是没有身体和头。
  大院外的无面鬼怪没有五官, 脸上血肉模糊,而且一直被挡在院子外面,戏子们对付它已经很熟练了。
  这二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这面具到底是个什么玩意?”简温看到石老脸上的血液往“你的魔鬼面具是从这里来的灵感吗?”
  “你提醒我了。”陶星辰摸着下巴,瞅瞅石老脸上的面具, 又瞅瞅任西晨的脸,“这种面具好像可以寄存生命,不如以后......”
  任西晨:......
  咱俩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就盯着我不肯放过是吧?
  “你的脸长得太丑,不过五官不错,如果长在木质面具上绝对好看,真的。”陶星辰真心提议道。
  任西晨:“滚!”
  石老突然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然后又变成了阵阵怪笑,声音也变成了另一个苍老沧桑的声音。
  “大方相?”严枫突然走过来,奇怪地看着那张面具,“大方相,是你吗?你不是死了吗?骨灰都摆在祠堂里。”
  简温一惊:“不是说在祠堂养病吗?”
  杜菲他们可是说的祠堂里有大方相在养病,才赶过去那边查探,现在告诉他们大方相已经死了,难道祠堂是陷阱?
  “祠堂当然是供奉骨灰的,养病?养死吗?”严枫奇怪地反问。
  再看看被石老带过来的面具鬼怪,霍晟面色一沉:“走,祠堂那边是陷阱!”
  “嘿嘿,迟了,已经迟了......”石老颤颤巍巍站起身来,木质面具稳稳地挂在他的脸上,脖子、衣领处满是鲜血,声音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陌生的苍老声音,“等这一批人献祭,又有一群村民可以复活了哈哈......”
  慢慢从冰块里解封的面具鬼怪们汇聚在他的身边,与四个玩家对峙。
  简温:“你到底是谁?”
  “大方相。”苍老的声音带着讥讽的冷笑,“你们不是在找我吗?现在不知道我是谁了?”
  “今晚的表演,是最后的表演,我等着你们来参观。”
  已经换了一个内芯的石老变了声音,也变了x_ing格,冷厉的看向严枫:“严枫。”
  “大方相......”面对本应该已经死亡的大方相,严枫表情有些慌乱,似乎也不知道该如何跟他相处。
  “如果你还想再见到红雀,就跟上。”
  大方相拿捏住了严枫的命脉,一句话之下,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这一次,严枫老老实实地跟了上去。
  大方相离开的方向是去前院,简温四人商量一番后跟上去,发现面具鬼怪这一次没有返回祠堂,就跟在大方相的背后一起去了前院。
  “来不及了。”简温深呼吸一口气,看到了祠堂方向冲天的黑气。
  面具鬼怪们都放弃了祠堂,那里的y-in谋恐怕已经成了。
  “最后的表演。”霍晟沉吟几秒,“时间,最后的限制。”
  “这一次,就是终结循环。”
  任西晨扯扯嘴角:“以所有玩家的死来终结循环吗?这可真是个大手笔,感觉我们玩家被当成猎物狩猎了呢。”
  陶星辰:“也许是某人脸太黑,连累了其他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