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无限升级游戏 by:暗夜公主(一)

字体:[ ]

 
文案
曹秋澜是纯y-in之体,为了保命,养大他的老道士在死前给他结了一门冥婚。
有一天,和老攻悠然自在生活在小道观里每日修行的曹秋澜收到了一个来源不明的快递。
快递里是一只强制认主的流氓手表,恐惧之主和无限恐怖游戏的两个名词从此进入了他们的世界。
 
曹秋澜:本来以为是hard模式,结果原来是给我老攻送零食的。
董一言:普通鬼魂不能吃,修为停滞不前很久了。感谢恐惧之主送温暖,谢谢!
 
纯y-in之体小道士受/真·千年老鬼伪·黑猫攻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婚恋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曹秋澜 ┃ 配角:董一言 ┃ 其它:无限游戏
 
 
 
第1章 死人沟(1)
  十二月十二日,这原本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日子,但随着电商的普及,变成了一个全民购物狂欢的节日。但这样的购物狂欢,绝对和死人沟这个隐藏在深山老林里连电力和自来水都没有普及的地方无关。
  死人沟这个连名字都透露着不详的地方,不仅人迹罕至、人烟稀少,就连鸟兽都不太喜欢涉足。但在死人沟深处,到是还有一个山民聚居的村落的,村子的名字当然不可能叫死人村了,那未免也太不吉利了。不过,其实引魂村这个名字,想来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是不知道先民们为什么会给自己居住的地方取这样古怪的名字。
  通往引魂村唯一的一条山间小道上,一个身着玄青色琵琶袖道袍的年轻男子从容不迫地缓步而来,男子身量修长,一头乌黑如瀑的长发用一根白玉雕蜘蛛的簪子盘成发髻。他的怀里还抱着一只黑猫,那黑猫有着一双碧绿的眼眸,看样貌就是普通的本土猫,用现在流行的说法就是所谓的中华田园猫。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村子里的家家户户都在准备做晚餐了,有晚饭吃的早的人家,烟囱里已经冒出了袅袅的炊烟。年轻男子走进村口,就看到一个穿着休闲装年纪和他差不多大的男人正在和村民攀谈,他胳膊底下夹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左手拿着一个黑皮的笔记本,右手拿笔正在记录着什么,看着便不像是本地的村民。
  原本正和那个男人交谈的村民很快就发现了年轻男子的出现,看向他的目光中带着些谨慎和冷漠的意味。
  不过在看到年轻男子的衣着打扮之后,村民们眼中的冷漠收敛了一些,其中一个老者主动走过去招呼道:“这位道长有礼了,不知道长何事来此?”这老者说话半文不白,显然是念过书的,估计在村子里也有些地位。
  年轻男子将黑猫放到自己的肩膀上,拱手为礼,道:“福生无量天尊!贫道曹秋澜,远游至此。”
  说实话,曹秋澜一身上下连他的猫都干干净净,身上也没带什么行李,根本不像一个远游之人。不过那老者也并没有对此提出什么疑虑,于是他继续说道:“天色已晚,贫道欲在贵村留宿一晚,不知可否?”
  说着,曹秋澜还从袖中取出了自己的度牒和道士证给那老者查看,证明自己是正规道士,而非江湖骗子。
  看过曹秋澜的度牒,这老者还没什么反应,倒是一旁那个拿着公文包的男人诧异地看了曹秋澜一眼,似乎没想到他真的是道士。不过他到底没有对此发表什么意见,华国奉行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只要不在非宗教场所传教,或者触犯其他法律法规,道士自然也是享有公民的一切权利和自由的。
  老者将度牒和证件还给曹秋澜,笑着客气地说道:“自然可以。老朽家中恰好有空屋子,道长不介意的话,可以在老朽家中住下。还有这位王干部,天色不早了,不如也在老朽家中暂住一晚如何?”
  曹秋澜将度牒和道士证收回袖中,微笑晗首道:“如此贫道就叨扰善信了。”说着,曹秋澜还对一旁的站着的王姓男子点了点头,目光微微下垂时扫到了他左手手腕上一只不起眼的电子表,眼中的笑意不由加深了一些。
  那王姓男子也没拒绝老者的邀请,同样客气地道了谢,两人便一起随老者向村子里走去。
  一路上,那王姓男子也十分热络地同曹秋澜攀谈。据他自我介绍叫做王槟,是当地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来引魂村是来做居民调查的,通俗一点来说就是查户口。交谈的过程中,他的目光也不时地扫过曹秋澜的左手手腕。
  不过曹秋澜的左手被道袍长长的袖子和怀中黑猫的毛毛完全遮住了,王槟什么都没看到。
  引魂村地方不大,整个村子也只有不到五十户人家,三人很快就来到了老者家中。
  老者没有子女,家中人口便十分简单,除了他之外只有他的妻子。曹秋澜他们到的时候,老者的妻子正在厨房准备晚饭,看到老者带着两个客人回来,便客气地邀请他们一起在家里吃饭,问了两人的口味,甚至还问了需不需要给曹秋澜怀中的黑猫准备食物。曹秋澜笑着,以黑猫不久前吃过东西的借口拒绝了老者妻子的好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