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阴阳药店 by:陈直男

字体:[ ]

 
文案
灵异抓鬼流,稳中略带皮
双男主设定,一个【李重棺】千年老怪无所不能,一个【陈知南】呆萌男孩逐渐成长
一间解灾消怨的中药铺,一间专理异事的y-in阳药店,悄无声息地在中国各地辗转了百余年。
霁云观天师的亲孙陈知南,加入这间名为“小泉堂” 的药铺之后,就仿佛水逆一般倒霉事不断:
头天晚上,看见一个老阿姨进来撒了一把冥币。
次日午夜,撞见一位无头大哥提着头来切西洋参。
第三日……
“乖孩子,你有所不知,”老板李重棺对着新职员亲切而友好地笑了笑,“我们这个店呢,白天进来的都是活人,付人民币;晚上进来的都是死人,付冥币。”
“目前开办的业务不多,有看病开方子煎药,切西洋参不要钱。”
“对了,还有抓鬼。”
专了人身后事。
“哦,”陈知南木然点了点头,道,“老板,有人给你付过纸糊的兰博基尼吗。”
 
事件线:
不渡佛[完]
怨女骨[完]
哭梨园[完]
血猫眼[完]
人彘[完]
湖心亭[完]
熟婴[完]
耳边人[完]
佛牌[完]
缝尸人
按顺序一个一个慢慢写~可以收了等喜欢的看~
宇宙直男打滚求收!会卖萌还会QAQ!
微博@男直陈
欢迎日常唠嗑
哎,等等,看官。
您背后有东西。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异能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重棺,陈知南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楔子
2027年,7月16日,我在这里敲下这些文字。
请注意,如果你是一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我想你已经可以离开这个页面了。
宗教人士可能也不大适宜,因为这个故事里没有神,只有鬼。
市民俗博物馆的现馆长,同时也是霁云观的天师,陈知南老先生,因身体缘故,今年是第八次住院了。
老先生今年一百零一岁,对于现在的医疗水平来说,这并不稀奇。但从检测得来的各项生理指标来看,老先生怕是时日无多。
恰逢市里“民情民意周”活动的举行,我于是被报社委派前往医院采访陈老,为做相关专题报道获取材料。
陈老精神倒是很好,待人也很热情,一来就招呼着我坐下。本想只稍稍叨扰一两个小时,听老先生讲讲几十年来生活的变迁或是对未来的展望云云,算是让我好交差,老先生也省下歇息的时间。
却不知陈老竟会给我讲述如此离奇的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和我本该交给社里的采访材料毫无关联,又冗长得很,却足够吸引人。于是一个愿讲一个愿听,便乐得每天在这事上花费两个小时。
现在在陈老的嘱托下,替他把这些事撰写成回忆录。既然是回忆录,我本习惯x_ing地想采用第一人称来写,但陈知南老先生说现在年轻人可能不大习惯,便在老先生的建议下采用小说,话本的写法,来讲述这个故事。
是鬼的故事,不是鬼故事。
这个故事要从1950年开始说起。
这年,陈知南23岁。
“老板,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有点不对劲……”陈知南咽了一下口水,紧紧跟在李重棺身后。
“我说过了,不要叫我老板。”李重棺突然停了脚步,道,“叫名字就可以。”
陈知南跟着李重棺也停了,李重棺很久都没再动,不知道在等什么。陈知南环视四周,只是一片很大的花圃,黑黝黝的,唯一的光源是入口处铁门上悬着的大灯泡,一亮一灭得仿佛随时都会宣告寿命终结,在他们身后。
然而这里实在是太大了,除了铁门,广袤得似乎没有其他边境。刚刚从花店外面看,里面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大的空间。
这一片花圃,就仿佛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有些植物很高,看上去并不像普通花卉,颓然地杵在那儿,夜里只能看到一团模糊深邃的黑影,仿佛潜藏在暗处的鬼怪妖魔。
陈知南耳后忽然有些发冷。
轻风拂过来,在花圃中漾起一阵异样的沙沙声。
有乌鸦嘶叫,扑腾着翅膀成群结队地飞走了。
然后就是兹拉兹拉电流的声音,引着电灯忽亮忽暗地闪烁着。下一瞬,“啪嗒”一声轻响过后,那本就脆弱的灯泡“扑”地彻底灭了。
于是烟枪仅存的一点还算明朗的光亮也离人而去,只余下月亮吝啬施舍下零星一点惨淡的白光。
李重棺又慢慢往前挪了两步,道:自己小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