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如何建设一间凶宅 by:无稽之谈(上)

字体:[ ]

 
 
  文案:楚辞天生y-in气极重,身为天师的爷爷为保住他x_ing命,让他与老友家七岁的孙子结了亲,从此x_ing命相连,休戚与共。
  十八年后,楚辞离开家,背着老公的长生牌去京城读大学。
  “滴,检测到您已离开青山市,是否更换《鬼屋系统》登录点?”
  “是。”
  为了替自己和老公续命,京城中从此少了许多厉鬼,多了一家名为“吓你没商量”的网红鬼屋。
  诚招:猛鬼十名,待遇面议。
  包食宿,节日福利:香烛、纸钱、贡品。
  日常工作:游客接待、咨询、角色扮演。
  非日常工作:
  有、冤、报、冤。
  有、仇、报、仇。
  P.S:离职员工由老板夫亲自超度,安全无痛。
  人间虽好,请不要逗留哦~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作之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辞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蛇皮袋
  90年代,一座西北农村的房屋内。
  灯火晃动,两位老人坐在炕上,一名怀抱着襁褓中的婴儿,一名领着七岁的男童。
  男童肤色如玉雕成,透着一股精致的雪白,唇色淡淡,脸颊没有血色,看起来身体不太好。
  “阿晏,让你楚爷爷看一看。”
  他闭着双眼,听到爷爷的话才把眼睛张开。
  眼睛的颜色有些浅,剔透如琉璃,琥珀色的瞳孔内仿佛有一把静静燃烧的火。
  楚爷爷将手中的婴儿放在炕上,取小碗,燃了香灰,滴了一滴水在男童的瞳孔内,他眨了眨眼,一滴泪在眼圈里打了转,随后才落下来,落在黄色符纸上,晕开微微的血色。
  男童的眉头蹙了蹙,疼痛地眨了一下眼,抬起头去找自己的爷爷,那双琉璃般的眼睛空茫茫盯着眼前的虚空,没有焦距,这才让人发觉,这个似乎美玉雕琢而成的孩子眼睛竟是盲的。
  “别怕。”
  老人粗糙的手掌抚摸了一下他的头顶,用眼神示意老友到一边的房间叙话。
  “三魂少了幽精一魂,胎光也不甚稳固……相比之下,七魄不全倒成了小事……”
  “恰好楚辞是y-in历七月初七生的,原本不该……他妈妈拼死生下了他,却又恰好在y-in时y-in刻,八字太轻,需要一把火镇着,如果不介意的话……”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都是没父没母……可怜的孩子啊。”
  男童坐在火炕上,眼前沉睡着襁褓中的婴儿。
  他突然伸出手,摸索上印着小红花的被角。
  襁褓包得不太严实,被他这么一拽,散落开来。
  男孩的手掌抓住了婴儿的小脚。
  似乎感觉到了不舒服,那只脚蹬了一下他的掌心,有力地。
  玉一样白的脸上绽放出一个讶异的笑,他一路摸索上去,摸到了莲藕一样的小胖腿,软软的肚皮,挂在脖子上的长命锁。
  最后,手指在婴儿柔软的脸颊上停住,戳出了一个小小的涡。
  ·
  2016年。
  楚辞背着一个大书包,手里提着个农民工进城一样的蛇皮袋,还拎着个半人高的拉杆箱,和身后的人告别。
  “放——心——吧——”他喊。
  送站的女人三十来岁,一头红褐色短发,眼角微微上扬,有股风韵犹存的妩媚劲儿。
  “别忘了你的每日功课!”她在身后叮嘱。
  楚辞:“……”
  “知——道——了——”
  他在心里盘算着,焚香、打坐、换供果,每周一次的擦洗牌位,还有什么来着?
  哦对了,到了楚华市,还要把自己的地址给背包里那块长生牌的主人发一份,省得他寄东西找不到正主。
  这一套流程,从会说话会走路开始,他已经做了整整十八年了。
  “兄弟,那是你妈?”
  旁边一个哥们儿大概也是去外地上大学的,拿肩膀撞了撞楚辞,挤眉弄眼道。
  “不是,我姨。”
  热心同学:“我是楚华理工大学的新生,你呢?”
  楚辞拿出手机,给他看自己的录取通知短信:“楚华大学,经管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