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尾巴可以挠痒痒吗+番外 by:冰小江呀(93)

字体:[ ]

  只听一声巨响,符纸爆破,石壁上被炸出了一个洞口。
  叶无悔不由分说的横腰抱起力竭了的莫子衣,往洞口冲去。
  万人坟不停的在坍塌,不断有碎石从上方坠落,砸翻了墓道两旁摆着的木棺。
  又是一阵剧烈的摇晃,墓道之上裂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海水咆哮,汹涌冲刷,以万钧之势顺着裂缝灌入了万人坟之中。
  眼看前方的道路被堵截,无路可走,千钧一发之际,叶无悔用力拉过一旁的木棺,将棺中的尸骨倒出,寒冰凝聚,瞬间清理棺中污秽,而后抱着莫子衣躺入棺中,盖好棺盖。
  天旋地转。
  煞已离去,死气顿时消散,这片海不再是死海,不再沉木,棺木在海水之中沉沉浮浮,与旁的东西接连相撞了几次,万人坟剧烈的倒塌声透过棺木传了进来,渐渐的,随着海水的冲刷,棺木越飘越远,坍塌之声越来越小。
  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也不知自己究竟被冲到了何处。
  耳畔处,只有微微颤抖的呼吸声,和愈渐加快的心跳声。
  莫子衣正趴在叶无悔的身上,棺木盖得严实,方才又在不停的冲刷翻转中,陡然宁静了下来,莫子衣忽然觉得棺木之中,有股燥热之气隐隐升起。
  他望着叶无悔的双眸,漆黑深邃,又深深裹藏着关切与温柔。
  “子衣,你可有受伤?”叶无悔心疼的抚上莫子衣的脸,将他散落额前的发丝撩至耳后,轻轻柔柔的捧着他。
  莫子衣道:“无事,小哥哥都替我挡着呢,不是吗?”叶无悔的手紧紧的箍住了他,让他免除了翻转撞击的疼痛,倒是叶无悔自己,也不知被磕了碰了多少下,手腕处都有些淤青。
  “疼吗?”莫子衣轻轻的吹了吹。
  “不疼。”叶无悔在莫子衣的手背上印下一吻。
  棺内空间太过狭小,二人的吐息在说话之间喷吐在对方的脸上,又烫,又痒。
  某种欲望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在这暧昧的吐息中,悠然诞生,心脏不受控制的砰砰狂跳了起来......
  一下。
  两下。
  三下——
  那一刻,他们都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瞧见了和自己一样的□□。
  棺木在海水之中又一次被剧烈翻转。
  一阵剧烈又狂热的眩晕之后,也不知是谁主动的,待得醒过神来之时,他们便已经吻在了一起,唇舌交缠,滚烫,又炙热。
  作者有话要说:  无责任小剧场:
  莫子衣:想和小哥哥成亲,想到发疯。
  叶无悔:想洞房。
 
 
第46章 辛苦梅花候海棠(六)
  唇舌相缠, 唇瓣相依, 难舍难分。
  滚烫又炙热的气息在唇齿之间往返传递,无法抑制的□□同那在心中暗藏许久的心思交缠杂糅在一起,宛若潜伏已久的野兽, 隐忍得越久,捕食之时扑得越猛。
  分明舌尖是那样的柔软, 相触之时却觉得浑身触电了一般, 酥酥麻麻,从舌尖,酥到了心底里,悸动之情在全身蔓延而开,莫子衣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软了,他拥着叶无悔, 恍若世间一切都在此刻消散,化为虚无缥缈的云雨, 只有眼前之人, 只有那犹如洪泉一般深邃狂热的吻。
  暗潮涌动的□□之中, 叶无悔失了神智,什么正人君子,什么清冷无温,通通被抛到了脑后, 他是炙热的,是忘情的,是歇斯底里的。
  修长的指尖隔着衣裳肆意揉动抚摸, 怀中拥抱的身体那样的柔软,那样的唾手可得,那样的诱惑,亦是那样的欲罢不能。
  恍若蝶恋蜂恣,未能即罢;又似银蛾斗彩,雪柳争辉。
  缠绵亲吻间,二人皆是情动,下|身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动作骤然停歇。
  “......”
  “.........”
  身下的触感使得他们恍然清醒过来,唇瓣微微分离,一根银丝挂在二人唇间,在昏暗的棺木之中,闪烁出一抹妖异又暧昧的光。
  莫子衣拭去唇上的水光,饶是脸皮极厚的他,在这种情况下,面颊亦布满了红云,叶无悔更甚,绯红爬上了耳根,爬上了眼尾,连眼角的泪痣都尽显娇羞。
  从未见过这样的叶无悔,向来波澜不惊的他,做出如此害羞又憋闷的神情,当真是令莫子衣想要再度狠狠的咬上一口,好好尝尝,这样的叶无悔,究竟是什么味道。
  他们相视,沉默须臾,叶无悔局促不安的开口道:“子衣,我......”
  “嘘......”莫子衣以食指抵住他的唇,俯下身来,在叶无悔的耳边轻轻的呼出了一口气:“现在别说。”
  他在叶无悔的腰间上捏了一把,前世云雨荒诞的几日,他早已知道何处是叶无悔最为敏感的地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