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尾巴可以挠痒痒吗+番外 by:冰小江呀(59)

字体:[ ]

  莫子衣点出舌尖,在手背上一舔,手腕在叶无悔的胸前轻轻一挠:“嗷呜?”
  叶无悔握住莫子衣的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像点着小狐狸那样,指尖轻点他的鼻尖,薄唇微启:“嗷呜。”
 
 
第34章 桃花流水杳然去(三)
  小孩最终没有离开, 并且成了莫子衣的大腿挂件。
  “你快走吧。”莫子衣拎起紧紧抱着自己裤腿的小景安,低声恐吓,“我是大魔头, 担心哪天我杀了你!”
  小景安大喊道:“你不是魔头, 你救了我, 你还替我安葬了哥哥!”
  “我确实不是魔头,但不会有人信的。”莫子衣从街边小摊上买了几块糖果, 塞进小景安的手中, “给你吃些糖, 莫要跟着我了。”
  “好!”小景安一口答应, 转身跟在了长竹树理的身后。
  “......”莫子衣一阵无言,将小景安连着他的小木剑一并丢到了一家客栈里,指着他的鼻子, 严肃的对他说, “我给你订半月的房间和餐食, 这里有灵石,你身怀根骨, 随意去哪家仙门修炼都可以, 不要跟着我,你会没命。”
  “我不!”小景安抱上了长竹树理的腿:“长竹姐姐都可以跟着莫哥哥,我也要!!”
  莫子衣道:“遇到危险时,长竹可以脱身,你呢?”
  “我......”小景安滞了滞,选择耍无赖, “我不管,我可以去告诉别人,莫哥哥和长竹姐姐都不是坏人,我好好的呆在了你们身边,旁人肯定会信的!!”
  长竹树理笑着摸了摸小景安的脑袋,蹲下来,替他拆开了一张糖纸,将甜甜的糖果喂给他:“听主人的话,好不好?”
  “不好!!”小景安突然嚎啕大哭了起来,鼻涕眼泪一起流,凄惨无比。孩童的哭声响亮,一下子吸引了不少路人驻足围观,纷纷对莫子衣和长竹树理“抛弃孩子”的罪恶行为指指点点。
  莫子衣揉了揉自己的额心,甚是烦躁。幸好出门之时易了容,不然被小景安这么一闹,指不定得出多少乱子。
  莫子衣拎起小景安的耳朵,对在他的耳边:“不准哭!”
  小景安不仅没有听话,反而被吓得哭得更大声了。正当莫子衣无奈之时,他忽然感受到,一道凌厉的目光从人群中投s,he而出,驻足在他的身上。
  他警觉的顺着目光偏头查看,只见在人群之中,叶无悔一袭白银鲛绡,手握清羽,仙风道骨,神情漠然犹如冰霜,却在对上他的眼神之时,眸光微动。
  “真是......”莫子衣在心里低骂一声,给长竹树理使了个眼色,让她先行离去,而后蹲下身来,捏着小景安的鼻子:“不要哭了,乖乖的,我带你走!”
  一听这话,小景安立马便安静了下来,眼泪说止就止,露出了一个缺了一颗门牙的傻憨笑容。
  莫子衣当即将小景安夹在胳肢窝底下,拔腿就跑,手臂却被什么东西拉住,他转过脑袋,正是叶无悔拉住了他,目若清潭,平静无波,紧紧抓着他的手腕,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莫子衣也不知心中该是狂喜还是悲切,只得抽出了手,有些尴尬的对着叶无悔挥了挥:“好久不见。”
  叶无悔抬起那双没有温度的眉眼,淡淡的凝视着他,一言不语。
  莫子衣叹了口气,放弃挣扎,随着叶无悔来到一处无人僻静之所:“我投降,躲到这都能被你们正派人士找着,这小镇埋伏了多少人?不要动武,莫要伤及平民,我随你们走,这个小孩是我捡来的,与我没有关系,什么也不知道,放他走。”
  叶无悔松开手,道:“只有我一人,恰巧来此办事。”
  莫子衣释放灵力,仔细探查,的确四下无人,于是,他将小景安架起来,立马改口:“这孩子是我和你拜堂之后生的,如何,这眉眼,这鼻子,像不像你?小景安,叫爹爹。”
  小景安也是一只小戏j-i,ng,为了留下不择手段,当即配合着莫子衣,向叶无悔伸出手,甜甜的叫了一声:“爹爹。”
  “......”
  “.........”
  叶无悔慢悠悠的看了小景安一眼:“这孩子哪里来的?”
  莫子衣严肃的点头,肯定道:“我生的,你的孩子。”
  “......”叶无悔道,“说实话。”
  “......”莫子衣撇撇嘴,老实道:“前几天捡的,非要跟着我。”他将小景安往叶无悔身旁一推,“不如你带他走吧,他不能留在我这里。我看过了,他的根骨不错,入清衍宗定是够格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