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尾巴可以挠痒痒吗+番外 by:冰小江呀(52)

字体:[ ]

  “哼。”莫子衣背过身去,不再看叶无悔,将脑袋埋在三条尾巴里,不听不看不闻不问。
  叶无悔哑然:“若是我一开始就知道你便是阿衣,三年前,我断然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莫子衣并未听到叶无悔的话语,他的身体又出现了变化,那一刻,红芒闪烁,红衣瞬间瘪了下去,只鼓起一个团团,一只小狐狸从领口处钻了出来,叼起衣服往床下丢去,然后继续埋在自己的尾巴里。
  叶无悔伏下身,趴在小狐狸面前,捋了捋他脑袋上的两根呆毛。
  小狐狸悄悄的挪开尾巴,露出一只乌溜溜的眼睛,继而又快速的挡住,抱着尾巴咕噜噜的转了个方向,给叶无悔留下了个大屁股墩子。
  叶无悔戳了戳小狐狸:“阿衣?”
  小狐狸轻哼一声,不理。
  叶无悔又唤道:“子衣?”
  小狐狸连着把耳朵也一同捂了起来。
  叶无悔颇有些无奈的拍了拍狐狸的小屁股,不由分说的抱起狐狸,扶着他的两只小爪子:“分明是你在瞒我,怎么还发起脾气来了?”
  “嗷——”两根呆毛愤怒的立起,小狐狸突然一个抬头,龇牙咧嘴的做了个鬼脸,而后对准扶着他的手指,一口咬下。
  并没有很用力,只是虚虚的含着,示威似的用小尖齿磨了磨,又担心不小心咬破了,连连用柔软的小舌头在那块舔了舔。
  “子衣。”叶无悔望着小狐狸,认真又严肃的道:“我......我从来没有觉得你不好,也从未厌恶你,我也......很想你。”
  无论前世今生,叶无悔从未说过这样的话,紧张,结巴,还带着些莫子衣从未见过的羞涩。
  狐狸耳朵动了动,小狐狸含着叶无悔的指头,抬起一边脸来,茫然的眨了眨眼。
  仿佛时光倒流,浴血少年跪在破庙里,跪在破旧布满灰尘的泥地上,跪在破损的神像前——
  希望下一世没有腥风血雨,希望......叶无悔不再恨他。
  莫子衣怎样也不可能再生气了。
  他松开了嘴,整只小狐狸焉焉的,小爪子在方才咬过的地方小心翼翼的抚摸,翘起尾巴在叶无悔的手上蹭了蹭,既委屈又可怜的伸出小爪,喉咙里发出细细小小的呜咽之声。
  叶无悔露出一个清浅的笑来,将狐狸抱在怀中,下巴抵在狐狸脑袋上,一下一下的抚摸他的后背。
  接着,叶无悔又用云丝被搭了个软软的窝来,将狐狸安置里边儿:“子衣,你且等我一会,我去寻些吃的。”
  “嗷呜——”莫子衣咬住叶无悔的袖口,咕噜咕噜的在被中滚了一会,伸出一只小爪子来,上头的毛毛没了一圈,露出一块殷红的伤口。方才的灵力温养是有些效果的,伤口现下已经止了血,凝出一块血痂来。
  他把爪子翘得老高,就差没怼到叶无悔面前,梅花垫灵巧的绕了一圈,狐狸尾巴翘得老高,一只小爪子撑着脸蛋子,乌溜溜的眼眸眯起,傲慢至极。
  你方才碰了我的脚踝,就是和我上了床的意思,是要负责任的,懂?
  叶无悔捏了捏狐狸的小脚丫子,取了一块干净的帛带,从无浊中取出膏药,温柔的涂在伤口上,小心翼翼的用帛带将伤口包扎好,用指尖残留的一小点洁白的膏体点在了狐狸鼻尖上:“知道了,我会负责的。”
  “哼。”被服务得很满意,小狐狸心满意足的收起腿,小爪子抹掉鼻尖上的膏药,钻到被窝里打滚去了。
  *******
  叶无悔拖着莫子衣进去之后,无霜便在院外踱步许久,满面通红,也不知是兴奋还是想到了其他奇奇怪怪的东西,见无雪外出回来,跟找到宣泄口似的,拉着她说个不停:“无雪无雪,你知道吗!!我们少宗主带了一个少年回来!对对,就你上次说的那个莫子衣,连拖带拽的,把人家都给整茫然了!一言不发的就给拖进去了!!”
  “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少宗主那个样子,原本冷冷冰冰死气沉沉的一个人,一下子就有了人气,又生气,又高兴,你说少宗主现在在里面干什么,不会是......”无霜想象了一下,场面过于香艳,不敢再想下去了。
  双手抱在胸前,无霜继续啧啧道:“难怪少宗主从来不近女色,总是那么冷淡,诗集里有句话说得好啊,‘长缎锦袍喜字眉梢,多了个万众无一’,啧啧啧,说的就是少宗主了罢!”[注]
  无雪郑重其事的点点头,简单明了的发表了总结:“少宗主,是真的很喜欢他。”
  正巧,叶无悔推门走出,无霜好奇的余光瞥了眼房间,叶无悔却快速关上了门,什么也没让她看到,这更确定了无霜心中对于少宗主在“干坏事”的猜测,不确定的走上前去:“少宗主,东面的偏房还空着,我去收拾收拾,今日那位公子便可以歇息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