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尾巴可以挠痒痒吗+番外 by:冰小江呀(48)

字体:[ ]

  “叶无悔,我们拜堂吧,好不好?拜了堂,我便放你走,此生......不再纠缠。”
  =========================================
  仰星河夺过小狐狸,施展拳脚,将王虚的几个跟班打倒,然后退到一旁,小心翼翼的松开狐狸腿上的捕兽夹,取了好些草药,一层一层细细涂抹。
  面对突如而来的叶无悔,王虚先是一惊,后又若无其事的一笑,两指移开清羽剑尖:“少宗主在做什么呢?”
  叶无悔冷若冰霜:“是你在做什么?”
  王虚:“王某不过是想与我方才捕捉来的灵兽契约罢了,少宗主这又是怎么了?”
  王虚从怀里掏出巾帕,拭去额间用血画出的图案,而后故作惊讶:“哎呀,现在看来,这只灵狐和少宗主先前的灵宠长的有些相似,难不成王某误捕了少宗主的灵宠?”
  他拍了拍叶无悔的肩,假意告诫:“这无主的灵兽可不能让他乱跑,一不小心被人捕了强行契约该怎么办?今日是王某不小心,明日若是旁人,动作更快些,可该如何是好?”
  着实y-in险狡诈,几句话将责任全推给了“我不知道,都怪你没有好好看住他”,一副“你能怎样,你如奈我如何”的恶心嘴脸,直叫人想一拳揍在这张欠扁的脸上。
  王虚得意的叫起被打翻在地的跟班:“都起来都起来,今儿个同少宗主闹了不愉快,明天还得送些礼到少宗主房中赔不是呢!”他毫无诚意的躬身,“那少宗主,王某先行告退了。”
  叶无悔冷哼一声,收起清羽。如今这副情景,他确实无法同王虚动手,只得眼睁睁的放他们这一行人走。
  他将散落一地的糕点捡起,装好,放到小狐狸的身边,表情中却看不出一丝波澜,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只是淡淡然的对仰星河道:“培养出这样的弟子,看来这大易宗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失去意识的小狐狸安安静静的躺在仰星河怀里,仰星河替他上了药,包扎好了伤口,连声骂道:“确实不是好东西,这也太狠了吧,你看那捕兽夹,都快夹断骨头了!下得毒也狠,得亏阿衣血脉不一般,不然早死翘了!”
  “嗯?这些糕点是什么时候买的,阿衣带的吗?”仰星河随手拆开一盒,塞进嘴里,背起包裹,抱着狐狸对叶无悔躬了躬身,“今日多谢少宗主相助,等阿衣醒了我定拎着他来给少宗主道谢!”
  叶无悔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眼神之中,带着一抹从所未见的柔和,他道:“无事,且让他好好休息几日。”
  ********
  小狐狸将后腿高高翘起,捧着自个儿的腿根子,努力的伸长脑袋查看腿上的伤口。
  倒是没伤到筋骨,只是被捕兽夹咬住的那一圈整圈的毛毛没了,光秃秃的一块,丑极了。他舔了舔前爪,王虚那个跟班割得可深,止血后伤口处结了块黑漆漆的伤疤,在那一片雪白的毛发上显得格外突兀。
  仰星河推门而入,见着小狐狸正气鼓鼓的一下一下的舔舐着自己的伤口,指节弯曲,在门上扣了扣,提醒道:“快准备准备,擂台赛要开始了。”
  言下之意很是明显——可以揍人了。
  “哼。”小狐狸脑袋一扬,在乍起红芒之中化为偏偏少年郎,将手腕上的伤口小心的藏在袖口里,摁下指节,放松筋骨,气势汹汹:“走,我要让那什么大易宗从此在修真界不再拥有姓名!”
  作者有话要说:  无责任小剧场:
  莫子衣:拜了堂不再纠缠是不可能的,我们还没洞房呢,小无悔,捆绑play玩不玩?
  叶无悔:(口干舌燥)......玩。
  感谢MOMO扔了1个地雷!感谢莫女、zui~~灌溉营养液!鞠躬!
 
 
第31章 飒飒东风细雨来(十三)
  满堂红绸罗缎飘飞,地上铺着长长的喜毯,烛火点亮整座宫殿,流明摇曳。
  叶无悔和莫子衣身穿大红喜服,并肩而立,徐徐踏过红毯,缓缓前行。
  他牵着他,神情肃穆,好似踏过人间烟火,走遍万千河川。
  眼前之人依旧淡漠如水,恍若那千年万年的寒冰,哪怕散尽全身的温暖,融了满腔的热血,也没能化去分毫。
  但是,那又如何,这是他喜欢的人啊!哪怕受万人谴,哪怕要尝遍世间千万种痛苦,他想得到的,不过是一个回眸,一个笑罢了。
  眼前,是他全部的人间。
  一拜天地,他们拜向天上神明,拜向河川,拜向每一寸他们走过的土地;
  二拜高堂,他们携手,向莫子衣化为天上星的父母磕头,向清衍仙山上首领修真界的宗主磕头;
  夫妻对拜,他们面对面站着,凝视着对方的双眸,躬身,合礼,将全部的真心捧在手中,不加一丝修饰,亲手递给对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