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尾巴可以挠痒痒吗+番外 by:冰小江呀(46)

字体:[ ]

  胸前,还残留着冰凉的,属于自己灵力的气息。
  叶无悔还没来得及撤开手,指尖便轻触碰到了血痂,只见莫子衣微微一皱眉,小吸了一口气,“还是有些疼。”
  叶无悔抿着唇,指尖汇了一道灵力,安抚似的注入伤口之中。
  灵气带着些许寒意,进入体内,微微有些发痒,莫子衣不自觉的往前跨了一小步,双臂环住叶无悔的脖颈。
  温养伤口之时,灵力是有些冲的,如此,便可以催动受伤的血r_ou_快速愈合,却也容易伤到新生的血r_ou_,因此这其中是不能乱动的,以防莫子衣又因为不好受而四下晃动,叶无悔只得伸手扶住他的腰身,将他牢牢的禁锢在自己身前。
  一时间,四周都安静了下来,斜阳透过窗子倾洒进屋中,洒进三分慵懒,亦带来三分暧昧。细小的尘土在淡金色的阳光中映出了本身的模样,颗颗分明,而后被如游丝的冰蓝色灵气凝固,又碎去,发出微小的清脆之音。
  不知过了有多久,似乎只有一柱香的时间,莫子衣却觉得过了整个春夏秋冬。胸前的瘙痒逐渐褪去,他伏在叶无悔的肩上,把玩着半披落的发丝,轻声开口:“......小哥哥,我们的姿势,似乎有些奇怪。”
  红衣少年站在叶无悔的身前,双臂勾着他的脖颈,而叶无悔呢,一手环着他的腰身,一手贴在他的胸膛之上,二人靠得极近,暧昧至极。
  叶无悔淡淡然的起身往后退了一步,走到窗前,眺望窗外嘈杂景,眼神流连在那张被他一笔一墨,细细雕琢的画像上。
  他的声音与窗外的繁华一同飘进了莫子衣的耳中:“我要走了。”
  “去哪?”莫子衣问道。
  “皇室召集了余下的仙门世家,要召开伏魔大会。”
  “伏魔?伏谁,我吗?”莫子衣一怔,随即勾起一丝冷笑,“一群傻子。”
  他望着叶无悔的背影,分明近在眼前,却遥不可及的,他只能从无尽的深渊之中仰望的背影:“你......也要去吗?”
  “嗯。”叶无悔点了点头。
  他必须要去。
  只有去了,才能为莫子衣夺得一些转机。
  “也好,你总归是正道之人。”莫子衣坦然释怀,没有失望,也没有挽留。
  他穿好衣裳,一步跨到叶无悔的身旁,挽起他的手臂,带着他从窗口一跃而出。
  “在你走之前,我带你去个地方!”
  ==============================
  小狐狸背着个与他身体差不多大的包裹,在一片幽暗静谧的山林中奔跑。
  莫子衣本不需要走这样一条路的,奈何他实在来不及在变成狐狸之前回到住处,只得就近窜到围墙外的林中,在一片无人之处变回小狐狸,背起糕点,兴奋的墩墩墩往住处跑去。
  叶无悔在房中坐了许久,捧着本书册,一字也看不进去,依旧没从那个坏坏的吻里回过味来。
  突然的,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仰星河在门外讨人来了:“叶无悔,你把我家师弟藏哪去了,这么晚了也不见踪影!”
  叶无悔开门,疑惑:“他已经回去了。”
  “若是回来了,我便不会来你这讨人了!”仰星河还是担心,若是莫子衣头脑一热,直接在叶无悔面前变成了狐狸,那他是妖兽的事儿不就曝光了?顺藤摸瓜,那自在门的秘密岂不是很快也会被揭露......
  就在此时,空中闪过一道细细小小的红色烟火,“刺啦”一下亮起,转瞬消失。
  仰星河一拍大腿:“完了,出事了!”
  这烟火是莫子衣的求救信号,细细小小的一支,匿于夜空,不易被发觉。但仰星河身为豹子,动态视力比人类好上许多,一眼便捕捉到了,撒腿便往烟火燃起的方向跑去。
  叶无悔立马跟了上去,就在他们分别不远处的树林里,遇到了几名也在往这儿赶来的修士们。
  那几名少年修士兴冲冲的:“听说大易宗王虚捉了一只三条尾巴的灵狐!”
  “是是,这只灵狐曾是清衍宗少宗主的灵宠,但不知怎么的又解了契约,到了自在门去。好容易回来一趟,前几日还钻到了清衍宗少宗主的房里呢!”
  “快些快些!去瞧瞧热闹,管他是谁的,三尾狐这种类本来就少见!”
  一听他们的对话,叶无悔登时就怒了,举起清羽,不由分说的掀翻了想去看热闹的小修士,口中念御剑诀,提起仰星河的衣领直接就御剑而去。
  丛林之中火光阵阵,弥漫起滚滚浓烟,树木被燃成焦木,形成一个深坑。各色糕点散落一地,雪白的狐狸躺在坑底,龇牙咧嘴的怒视围在他身旁的人,捕兽夹正死死的咬住他的后爪,鲜血直流。他试了无数次,张嘴,想要喷吐火焰,却什么也做不到,只有丝丝缕缕犹若游丝的黑烟从嘴中吐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