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尾巴可以挠痒痒吗+番外 by:冰小江呀(22)

字体:[ ]

  “通通住嘴!”庚间挥手驱散众人,“散了散了!”
  门主庚山揉着额心,烦躁得狠,奈何庚恒之事,本就是他们没有理由,同时又得顾忌着清衍宗的实力地位,不好发作,只得忍者不悦,说道:“还请真仙赐教?”
  叶无悔转身,对殷无情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无情真仙。”
  殷无情敲了敲小狐狸的脑袋:“哟,你家主人竟还认得我的名号!啊——!你干嘛!”
  小狐狸重重咬了殷无情一口,留下一排浅浅的牙印,而后翻身跃下,抬头挺胸,踩着高傲的步伐,两条尾巴高高翘起,而后,巴巴的在叶无悔脚跟处,不停的用毛毛蹭着他的脚踝,软绵绵的叫了一声。
  叶无悔抱起小狐狸,抚摸狐狸后颈处的毛发,平淡道:“无情真仙闻名于修真界,自然人人熟识。方才真仙说,昭天门的护山大阵被改过?此话怎讲?”
  殷无情瞪了莫子衣一眼,甩了甩被咬疼的手腕,从空间法器中,掏出了方才从阵法处取来的画阵的朱砂,道:“画阵法所用的朱砂通常为红色,经久不褪,哪怕过去千百年亦不会褪色,而你们这护山大阵不过十几年罢了,竟成了这般色彩?”
  “嗷呜嗷呜。”小狐狸竖起耳朵,认真赞同的点了点头。前世昭天门被那东西那样快的入侵,不留给人任何准备和防御的时间,定是有人动了手脚,故意将那东西引进门来。
  朱砂从指缝落下,又被另一手接住,堆成一片黑红色的小堆。
  “这朱砂显然被人动过手脚,加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而我猜,改阵法的人,是为了引来什么吧?”殷无情用脚尖碰了碰二长老的尸体,意为何指,不言而喻。
  “所以,昭天门究竟有何居心?”
  庚山头疼,不停的揉着自己的太阳x,ue,无情真仙话已此,若是再布交出庚恒的尸体,昭天门便会当真有点心事了,沉声片刻,他道:“还烦请清衍宗替我门好生调查此事。”
  “嗯。”叶无悔点头,同殷无情告别之后,转身正欲离去。
  怀里空荡荡,殷无情撇了撇嘴,叫住了叶无悔,对狐狸道:“只许和你家主人待一会,我傍晚来接你。”说罢,他脚尖一点,踏云而去。
  左右再无别的事,叶无悔将剩下的细枝末节交给旁人,抱着莫子衣回到昭天门为前来查看各人准备的房间之中,一边脱去外袍,一边柔声问道:“阿衣,你方才去哪了?”
  “嗷呜嗷呜嗷呜。”小狐狸乖巧的蹲在一旁,也不管叶无悔听不听得懂,胡乱的叫了几句,便当作解释胡混过去了。
  一双乌溜溜的双眸瞪得滚圆,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叶无悔。
  外衣卸去,裸露出光洁白皙的后背,没有一丝伤痕,犹如一块无暇美玉,背部线条曲线分明,j-i,ng致好看的蝴蝶骨不停的在莫子衣的眼前晃动,好似覆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穿透心底,令莫子衣无法挪开自己的眼。
  血脉喷涌,莫子衣的脑子“轰 ”的乱成了一团。
  分明也不是没看过叶无悔的身躯,可是当他毫无防备的展现之时,他却还是止不住的心猿意马了起来。
  幸好脸上有层厚厚的狐狸毛挡着,不然让旁人看到莫子衣这个“大魔头”像个小姑娘一样红透了脸,岂不是丢人得很?
  “你且在这等我片刻。”叶无悔拿起一块巾布,走进浴房。
  氤氲缭绕,从浴池中升腾,叶无悔将双手搭在池边,枕在自己的臂弯之上,随着热气缓缓阖上了眼。
  ......
  红羽紧紧捆在他的身上,叶无悔如雕像一般,僵在万花台的温泉旁,花香无声无息,随着腾腾氤氲飘渺涌动。
  池中之人沾起一捧水,撒着花瓣的温泉顺着他的指尖滴落,在掌心之中留下一片艳红的花瓣,莫子衣将花瓣放于唇边轻轻一触,似是勾/引,狭长双目微微眯起,:“小哥哥,要不要一起洗?”
  叶无悔闭眼,咬紧牙关:“滚。”
  指尖微勾,红羽骤然缩紧,莫子衣身披枫红浴衣,骤然出现在叶无悔面前,他摁住叶无悔的手腕,将他牢牢的钉在石壁之上,俯身靠在他的耳畔,薄唇开合,咬在了叶无悔的耳垂之上:“小哥哥,你难道不想在这里,要了我吗?”
  ......
  前尘之事不合时宜的出现在脑海之中,叶无悔叹了口气,刚睁开眼,便对上了一双琥珀一般纯净好看的眸子。
  浴房的门被推开一条缝隙,小狐狸不知何时溜了进来,蹲在池边,小心翼翼的端视着叶无悔。
  小狐狸往前凑了凑,晃动着毛绒绒的尾巴,在叶无悔的鼻尖之上舔了一舔:“嗷呜?”
  你在想什么?
  雾气沾在小狐狸的毛发上,浓密的雪白的毛毛有些潮s-hi,他难受得蹬了蹬后腿,趴在池边,耳朵尖被热气熏得泛红,上下抖动,小爪子伸进池里,随后又被烫着了似的,缩回,眼巴巴的望着顺着梅花垫滴落下来的水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