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尾巴可以挠痒痒吗+番外 by:冰小江呀(136)

字体:[ ]

  他的身体,同枯骨一起,在这样满目的血色之中,一点一点,化为尘埃,似是得到解脱,又似是j,i,an计将成,狰狞的面孔之上释出了那么些许的释怀,他闭眼,靠在棺旁,感受着生命的流逝。
  “左儿,不要怪父皇......”
  灰飞烟灭。
  就在左星洲的身体彻底消失的那一瞬间,皇城之中,所有的傀都停止了动作,一动不动,恍若只是面貌可怖的石雕。微风拂过,“石雕”顷刻瓦解,散落一地,ji-an起漫天的尘土。
  傀儡灭,这尘世间的浩劫,也该结束了。
  安静了片刻之后,皇城外发出了激动人心的叫喊。
  兔兔们摇晃着尾巴,一蹦一跳,欢呼雀跃。
  【狐狸师弟和少宗主成功了!】
  【他们杀了狗皇主!!】
  【狐狸师弟和少宗主真厉害!!】
  【对对!真厉害!!】
  左郡琦望向无定河的方向,紧紧抿着双唇,面色复杂。
  黑豹蹭了蹭她的脚踝:“公主。”
  “仰星河......”左郡琦忽然蹲下,抱住黑豹的脖颈,肩膀抖动,压抑片刻之后,终是难以忍受心中的愁云,放声哭了出来:“我、我没有父亲了......”
  颈间毛发被沾s-hi,s-his-hi黏黏的,着实有些难受,仰星河却没有想要离开,他抬起豹爪,收起锋芒,笨拙的,轻轻的搭在了左郡琦的肩上:“我会一直在的。”
  这样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下一刻,无定河水毫无预兆的泛起浓浓血色,刺眼红芒从河水中爆发而出,只一瞬,就染红了整个天地。
  威压重重,风暴一般在在场所有人心中肆虐,身心猛的震颤,无尽的绝望瞬间蔓延整个心灵。
  流云倒退,山水骤变,死阵全开。
  从左星洲启动地道死阵,到他灰飞烟灭,只经历了瞬息,失了最后的能量,白玉宫殿失去了支撑倚靠,开始坍塌。
  大块大块的白玉从天而降,在地面上砸出一个个巨大的深坑。
  莫子衣同叶无悔搀扶着逃出这处,却被困在了地道中。
  红纹封闭了地道的出口,同样的,也阻隔了他们同外界的联系。
  星星点点的灵力从体内涌出。
  “铛——”
  血月妖刀同清羽一起击向石壁,击向红纹,但这只是徒劳,这样一个上古阵法能保留这样长的时间,本就坚固,再加上死阵已经开启,红纹更是阻隔了一切的伤害,这样拼尽全力的一击,竟只是震下了几粒尘土,连一丝划痕都没有留下。
  红纹再度闪烁,地动山摇,外头的惨叫声顺着厚厚的石壁不断扩散,传入了他们的耳中。
  正如顶上画卷中内容所示,死阵开启,天地再现荒芜混沌,整个人间尸横遍野,血流漂杵。
  果然是无心无魂之物,当真是狠极了,竟就真的视万千生灵为无物!
  “嗤。”莫子衣握拳,重重砸在了石壁之上,沙石磨破了他的手,流下了点点血红。
  “子衣。”叶无悔唤他,他没有阻止莫子衣,就只是静静的望着他的眼,认真的对他说道:“一定有办法的。”
  清冷的双眸中,噙着沉稳,噙着深情,只是看着,莫子衣便觉得清风通通向他涌来,他不再伤了自己,而是牵起叶无悔的手:“嗯,一定有办法的。”
  叶无悔道:“现下既已被困在此处出不去,我们需要先和外界取得联系,阵法你最为熟悉,可有办法?”
  “嗯。”莫子衣思索,“这死阵也是由重重阵法叠加,定然是有转合之处。”说着,他的指尖燃起一道火苗,点燃墙角的红纹。
  只见火苗瞬间高涨,沿着红纹的方向燃烧,逐渐延伸出了一道长长的火线。
  他们随着火线向前行去,十指紧紧相扣。
  彼此的温度在掌心之中传递,站在身边的是他的人间,是他的一切。
  一定有办法的。
  火线在一处停了下来,火光逐渐变小,最后彻底熄灭。
  莫子衣在此处画了一道阵法,强行撬了开来。
  外界,殷无情也是寻到了这样一处,在感受到里面的异动之后,阵法出现缝隙,他立马捏诀传音进入。
  “阿衣,少宗主,你们是在里面吗!”
  殷无情没事!
  莫子衣的心一下子安下了不少:“我在,小哥哥也在,外面怎么样了?”
  “不好,再远些我目前还不清楚,皇城之中因为这道阵法,死伤无数。”殷无情语气沉重,“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究竟是什么阵法?”
  莫子衣:“一时间说不清楚,师傅,有办法从外面破解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