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尾巴可以挠痒痒吗+番外 by:冰小江呀(111)

字体:[ ]

  莫子衣接过,收好,道:“多谢前辈。”
  “无事。”莫天冥道,“少宗主,还要烦请你照顾好小狐狸。”
  “会的。”叶无悔道。
  说话间,莫子衣迅速画好了一个瞬移阵,踏入阵前,他转头,对莫天冥道:“您绝对不能让自己收到一些伤害,母亲和妹妹也是。剩下的,我们来做吧。”
  他的话没头没脑的,但他却不想多做解释,对着莫天冥深深的鞠了一个礼,目光中噙满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决绝。
  瞬移阵中,缩地千里,一步之内便已是千里光景,景致以极快的速度向后移动,虚幻成影。
  莫子衣直视前方,一言不发。
  他本不该把叶无悔也卷入其中的,但是在叶无悔走向他,牵住他的那么一瞬间,心绪犹如洪涌。
  叶无悔仿佛什么都知道,却什么也没说,只是站在他的身旁,陪着他,支持他。
  莫子衣突然想将全部的事情都告诉他。
  告诉他自己拥有前世的记忆;
  告诉他喜欢了他两辈子并不是开玩笑;
  告诉他以后也许会很危险;
  告诉他,前世的自己从未堕入魔道,他只是想,保护他,保护更多人......
  “小哥哥。”踌躇了许久,莫子衣忽然开口,但他什么也没多说,他只是深深的望着叶无悔的眼,道,“答应我,若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你要立马就走。”
  叶无悔没有回答。
  莫子衣又重复了一遍:“答应我。”
  叶无悔依然不出声,他的双眸漆黑深邃,看不出在想些什么,但是——
  他们十指紧扣。
  这便是他的答案。
  ......
  半个时辰后,丹心门。
  丹心门内一片狼藉,砖瓦四ji-an,面目可怖的傀儡们张牙舞爪,四肢翻折,源源不断的向苦苦支撑的丹心门弟子攻去。
  有几个傀儡,身着白色丹心门门服,之上沾满鲜血,傀毒入骨,理智全失,向昔日的同门好友全力攻击。
  房顶之上,长竹树理不停的拨动琴弦,灵力不断汇入指尖,化为悠扬琴音奏起,她的指尖渗出了血,血珠滴落,染红了琴弦。
  浓浓白雾缥缈,迷蒙双眼,挡住了傀儡怪物们前进攻击的步伐。
  丹心门的弟子们列阵攻击,各色灵力融合缠绕,犹如九天星河,坠坠涌动,然而傀儡不死不灭,如此强悍,几乎掏空了他们所有气力的反击却是一点用也没有。
  傀儡倒下,又爬起,喉中发出凶狠渗人的嘶吼之声,将丹心门弟子们的攻击化为了徒劳。
  绝望之时,耳畔处猛然响起一声尖锐刺耳的断弦之音,琴弦断裂,琴声骤停,白雾逐渐消散。
  傀儡之首反应迅猛,嘶吼着,身形暴掠而出,极为迅猛,一时间便出现在了长竹树理眼前,弯曲可怖的爪子带着凌厉劲风疯狂的攻向她。
  长竹树理拼尽全力抵挡,险险避过,身体却犹如断线风筝一般,脱力的向后倒去。
  没了束缚,傀儡们的袭击更为凶猛。丹心门弟子们的阵型顷刻间被打乱,四处逃窜,乱成一团。
  傀儡的利爪再度挥舞,再一击。长竹树理深知是万万躲不过了,只能苦苦支撑,负隅顽抗。
  利爪在瞳孔之中越放越大——
  就在此时,一道红光闪烁,空中忽然出现了红白两道身影,身着红衣的少年手握弯刀,横挡身前,挡住傀儡的攻势,而后手腕翻转,弯刀没入心脏,只听“嗤”的一声,傀儡倒地,失去声息,再爬不起。
  红羽撑住长竹树理的身体。热泪涌上眼眶,长竹树理失声喊道:“主人!!”
  莫子衣抽出血月妖刀,傀儡在黑烟之中缩小身形,变为了正常人的模样,只是面目狰狞,死相痛苦不堪。
  “说过几次了,不要叫我主人。”
  红羽甩出,掠过傀儡的脚底,顷刻间放倒一片,叶无悔看准时机,寒冰涌动,天地之间陡然爆发出一股刺入骨髓的寒冷,冰花绽放,冰泄四s,he而开。
  倒地的傀儡在顷刻间被冻成了冰雕,就连嘶吼之声也被一层厚厚的寒冰尽数隔绝。
  “丹心门弟子全部后退,别添乱!不要碰到血,也小心点别被伤到!长竹,快修好琴,我们两个支撑不了多久!!”
  叶无悔一面抵挡,一面冷静的安排道:“先将受伤的人带进去治疗,其余人守在门中其余方向,不要再让任何人进入!”
  几位长老受了伤,丹心门群龙无首,如今忽然出现了莫子衣和叶无悔的声音,宛若救星,立马遵着他们的话去做。
  红炎熊熊燃烧,寒冰席卷,眼前瞬间被蒙上了红蓝二色,分割开了两处,一时间,站在外围看守的丹心门弟子们只能感受到一阵阵铺天盖地的炙热亦或是寒气,内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竟是没有一人能够看清。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