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快穿反派他有病 by:栾云夏(下)(27)

字体:[ ]

  顾叶临应了一声,说到时候看情况,顾叶峰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总有一种自家弟弟被狐狸j-i,ng拐跑的感觉。
  家都不回了!这还得了!
  但是顾叶临性子倔,没能能帮他做决定,顾叶峰只能叹气,由他去了。
  上了火车,沈如墨特别紧张,有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
  哐当哐当,火车不停地颤抖着。
  时隔几月,再次回到喧闹的火车上,沈如墨有些不适应。
  “怎么了?”顾叶临低头看他,“是不是不舒服?”
  “还好。”沈如墨笑了一下,打了个呵欠,“就是有点困。”
  “那就靠着我睡一会儿。”顾叶临微微侧身,好让沈如墨睡得舒服一点。
  沈如墨笑了一下,没拒绝,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睡觉。
  “你们兄弟俩感情真好。”坐在他们对面的,是一对母女,当母亲的忍不住开口。
  顾叶临弯了弯唇,没说话。
  颠簸了几天,总算到家了。
  沈如墨按着记忆找到家门,敲了敲,“咚咚咚。”
  “谁啊?”里面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女声,门一开。出现一张略显沧桑的中年妇女的脸,看到外面站着的两个人,她愣了一下,“你们找谁?”
  “妈,我回来了。”沈如墨有些尴尬,他笑着说道,“我爸下班了吗?”
  “你是——如墨?”沈妈妈犹豫了一下,不确定地问道。
  “是我。”沈如墨笑了一下,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这是我给家里带的东西。”
  “呀,这么多东西!”沈妈妈眼睛瞪得老大,结果东西翻了翻,高兴得不行,“快进来吧,这位是?”
  “这是我朋友,顾叶临,跟我一个村的知青。”沈如墨介绍到,“阿临,这是我妈。”
  “伯母好,”顾叶临很有礼貌地打招呼。
  虽然想着小孩儿在家肯定受了很多委屈,他却不能给小孩儿家人脸色看。
  “你好你好。”沈妈妈看了一眼手里的r_ou_,又看了一眼人高马大的顾叶临,忍不住皱眉。
  “对了,妈,我带阿临回来打算住两天回去,家里有地方睡吗?”沈如墨问道。
  “那个,如墨啊,你大哥现在谈了个对象,我们家这情况,你知道的,没钱买房子,就把你们兄弟四个住的房子中间隔了起来,现在你大哥一般,二哥和弟弟住一半,所以,不太方便。”沈妈妈越说越觉得自己有道理,那点心虚渐渐消失,“你在乡下过得不错啊,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胖了,还白了,可怜你哥哥弟弟,在家饿得面黄肌瘦的,以后要是有什么好东西,别忘了家里人!”
  “......”沈如墨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任谁下乡做苦力几个月,回到家里发现自己连住的地方都没了,心里都不高兴。
  “对了,如墨,你是怎么回来的?”沈妈妈将沈如墨带的粮食和r_ou_放到厨房,问了一句。
  “坐火车。”
  “哎呀,这来回一趟要花不少钱吧!你有这个钱,不如寄给家里,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沈妈妈一脸怨怼,活像沈如墨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沈如墨:“......”
  这话他没法接。
  他只是想回家,又没问家里要一分钱,至于这样上纲上线的?
  “你身上这衣服不错啊,新作的?用了多少布票?”沈妈妈眼尖,看着沈如墨身上的衣服,眉头皱得更紧了,“这年头布票金贵,你大哥结婚肯定要做新衣裳,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把布票都用了!唉!真不会过日子!”
  沈如墨:“......”
  他下乡的时候只有三套旧的不行的单衣,后来家里又没给寄衣服,他不做衣服,难不成等着被冻死?
  沈妈妈这话,他真没法接!
  到家这么久了,沈妈妈一直在喋喋不休的抱怨他哥哥他弟弟生活有多不容易,谁家孩子下乡给家里寄了多少东西,还抱怨他把自己养得这么好,都没想过家里人。
  却没问过他一句渴不渴,路上辛不辛苦,在乡下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受委屈。
  这偏心偏的太过分了。
  沈如墨感觉心口破了一个大洞,呼啦啦直灌风。
  他隐忍惯了,说不出质问的话,只能低着头,沉默。
  顾叶临脸越来越黑,终于受不住,一把拉起沈如墨,“伯母,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