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快穿反派他有病 by:栾云夏(下)(16)

字体:[ ]

  大病初愈,需要好好补补,让她一定要收回东西。
  来日方长,等她将来日子好过了,再想着报答的事情。
  潘爱莲特别感动,在对方的真心实意下,终究是接下了礼物。
  之后经常走动,当亲戚一样相处。
  “你这个榆木脑袋,当着人家姑娘的面,也不知道说两句好话。”送走潘爱莲,刚刚面容和蔼的李妈妈瞬间变了脸色,敲了自家不争气的儿子一下,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怪不得二十五了,连个对象都不知道在哪儿!”
  男人,也就是李明德没吭声,默默地拿起斧子,准备劈柴。
  “好了,你也别念叨儿子了,难得回来一趟,弄得大家都不高兴。”李爸爸坐在椅子上,拿着火柴把烟点着了,吸了一口,慢悠悠地说道。
  “要是他能带个对象回来,我至于一直念叨?”李妈妈瞪了李爸爸一眼,“张家那小子,比明德还小两岁,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他连个对象都没有!”
  催婚,一直是中华传统美德,并且源远流长,从古至今,未有断绝。
  李明德高中毕业就应征入伍,跟他一起去部队的不少都转业回家了,就剩他越爬越高。
  李家顾母骄傲的同时,也在发愁儿子对象的事情,这些年他们陆陆续续物色了不少小姑娘,但是没一个儿子看得上眼的,头疼!
  “我看刚刚那个姑娘就不错,人长得漂亮,性格大方,一点都不小家子气,还懂得感恩,虽然日子过得有点惨,过来答谢还带着东西,是个好的!”李妈妈越想越高兴,“人家还上过学,那模样,一看就是知识分子。明德,要不你试试跟人家相处相处?说不定在一起呢!”
  李明德没吭声,闷着头劈柴。
  “哎呀,成不成,你给个准话呀!”李妈妈有些着急,跑过去拍了一下儿子的胳膊。
  “再说吧。”李明德抿了抿唇,淡淡地说道。
  “你这臭小子,诚心把我急死是吧!”李妈妈又锤了李明德一记,没好气地说道。
  李明德弯了弯唇,没说话。
  刚开始救人,他真没想多少,后来把人送回知青大院,也没多看,只知道是个小姑娘。
  但是今天跟潘爱莲吃了一顿饭,又听她跟自己妈妈说了几句话,莫名有了好感。
  原本坚硬如铁的心脏逐渐变得柔软。
  李明德想,他或许,可以尝试着跟小姑娘多接触接触。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下午一通电报突然传来,说部队有事,让李明德赶紧回去。
  他不敢耽搁,立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李妈妈手忙脚乱给他带了一堆吃食,又眼巴巴将人送到县城,路上不停抹着眼泪,“造孽哟,这才回来多久,又要走了!生了这个儿子跟没生有什么区别?还不如早点回家,一家人好好过日子。”
  “好啦,你别说了。”李爸爸心里也难受,但是不想让儿子在外还担心家里,说道。
  “我说什么了!就让我别说!”李妈妈炮口瞬间对准李爸爸,“感情儿子不是你的,你就一点不担心!死老头子,我看透你了!”
  李爸爸:“......”
  算了,你开心就好。
  一番兵荒马乱,李明德回到部队,李爸爸和李妈妈站在火车站的月台上,看着火车离开,站了许久,才抹了抹眼泪,步履蹒跚往家走。
  另一边,肥皂厂开始工作了。
  潘爱莲挑了几个手脚勤快嘴严实的知青,手把手教他们做肥皂。
  在教学过程中,她记下了每个人的长处和短处,真正开始制作肥皂的时候,每个人负责自己擅长的那一块,效率很高。
  几天后,几个人做得有模有样,第一批肥皂送到了供销社,换了一笔钱回来。
  知青们特别高兴,破天荒凑钱买了一块r_ou_回来,每个人都分到了一小块,还喝到了r_ou_汤!
  村长他们也是心情大好,原先知青下乡,一直在拖后腿,分大家的粮食,现在能自给自足,村里其他人的口粮也多了不少,喜大普奔。
  二话不说,开会表彰潘爱莲,还奖励了很多粮食。
  潘爱莲宠辱不惊,将手里的生产工作交给挑选出来的几个知青,又开始着手改进肥皂,生产其他生活用品。
  潘爱莲能力很强,没多久,又将肥皂做了一些改进,香味色泽不比进口的肥皂差。
  渐渐地,村里的肥皂也打响了名声。
  她长得好看,人又能干,不少人对她有好感。
  但是潘爱莲现在忙于事业,不想谈感情的事情,也知道有些人想跟自己处对象,完全是眼热自己手里的肥皂厂,于是,果断拒绝了所有男性的示好,一心一意铺在肥皂厂上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