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第一帝宠 by:风雅(三)

字体:[ ]

!他,他居然是武修者!!!武修者居然也能有大宗师级别的炼丹术,开什么玩笑!”
  “不可能吧!他怎么可能是武修者!”
  台下众人再次哗然了,不可思议地看着台上跟骆飞长得一模一样的宫浩辰。
  看着台上的宫浩辰,慕谦说:“主人,属下没想到的是辰少竟然会直接跟皇上摊牌。”
  “呵,我倒是一点都不意外。”灵爵淡笑道,“不想以后麻烦,就得现在摊牌。”
  慕谦想了想,觉得有道理,若现在辰少不摊牌,那么仙林宗那边的人肯定都会以为他是骆飞,这往后想要再摊牌可就迟了。
  还有就是,这个骆飞是皇上的御用丹师,辰少不摊牌,皇上以后召见他,他肯定得去,这万一被发现他不是骆飞,那就麻烦了。
  “你是个武修?”皇上白寒君微微诧异。
  “是,皇上。”宫浩辰说道。
  “也就是说,今年骆飞并未来参加这个大赛?他……真的在飘渺之地出事了?”白寒君神色有些遗憾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寒君话音刚落,突然一个身影从台下跑了上去,直接跪在了宫浩辰身边,不停地磕着头,然后还去抱宫浩辰的腿,似乎在说着什么。
  众人被这一变故给吓蒙了,所有人都看着突然冲上台,面容全毁的一个人,不明白那人为何要对着宫浩辰磕头。
  宫浩辰也蒙了,他低头看着这个突然对他又跪又拜,整张脸都毁了容,还有一只眼睛也瞎了,嘴巴也不能说话的人,不知道这人到底要跟他表达什么。
  紧接着又有几个人跑了上来,连忙跟白寒君告罪,“皇上饶命,这是咱们至尊学府的弟子,因为出了点事就变成现在这样疯疯癫癫的样子,我们现在就把他给带下去。”
  那人一听连忙摇头,然后不停朝宫浩辰磕头,不停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像是在表达什么。
  然而,宫浩辰真的看不明白。
  那人急得不行,直接从他身上拿下一把刀,在地上划着。
  那几个至尊学府的弟子见状,生怕那人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连忙把那人拖下台。
  那人奋力地划了几下,最终还是被那几个人给带下台去了。
  似乎很不甘,那人被带下去后,还是不停地冲着宫浩辰喊着,只剩下的一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宫浩辰这个方向。
  宫浩辰也随着那人被带走的方向移动视线,总觉得那人不会无缘无故做着刚刚那些奇怪的动作,肯定是有原因的。
  是在向他求救吗?
  这个猜测很快就被他给否定了,他感觉刚刚那人并非在跟他求救,只是想跟他传达什么。
  低头看向刚刚那人在地上划的几刀,他走过去看了看,却发现对方在写一个字,努力辨别后才发现那是个“叶”字。
  叶?
  宫浩辰更加糊涂了。
  刚刚那个小闹剧并未引起多大风波,很快就过去了。
  对于宫浩辰的坦白,白寒君并未怪罪,也接受了宫浩辰献出来的凝灵丹。
  宫浩辰也拒绝了夺宝大赛的奖励,主要因为这奖励有欧阳家拿出来的,他对欧阳家的东西一点都不感兴趣,更不想去碰欧阳家的东西。
  只是,你越是拒绝越是想要远离,人家就越是想要凑上来。
  在宫浩辰他们要离开时,欧阳兴凯现身了,他站在宫浩辰面前,露出他那很有亲和力的笑容说:“宫浩辰,不知可否移步聊一聊?”
  说完,他的视线若有若无地往被浮生扶着的云俊涵看了一眼。
  云俊涵早已经在欧阳兴凯对他下杀手的时候,对欧阳兴凯的爱慕彻底消失了,有的只是对欧阳兴凯的恨。
  他竟然到现在才看清这人的真面目,还差点害得宫导师他们身陷险境,真是可悲。
  幸亏宫导师很厉害,不然要是出事了,他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抱歉,没空。”宫浩辰面无表情道,然后他抬头看向欧阳兴凯,说:“你对俊涵做的事,我不会就这么放过你,咱们走着瞧。”
  欧阳兴凯微微眯了眯那双眸子,眼底划过y-in蛰的暗光,他看了一眼云俊涵,却见云俊涵根本不看他。
  他笑了笑说:“那有空再聊。”
  说完,他转身就走,宫浩辰冷冷看着离开的欧阳兴凯,转头又看了看云俊涵。
  见他看过来,云俊涵说:“宫导师,你不用担心我,虽然一时半会我肯定没办法忘掉他,心情也不会好起来,但绝对不会太久。”
  宫浩辰笑道:“你看开了就好,浮生,现在俊涵没地方住了,你想办法给他安排个住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