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老板,你的龙! by:醉白虾(下)

字体:[ ]

  
 
第五十三章 永远喜欢
  “嗬, 换了辆莲花?”许覃眉峰一挑。
  许诺喝了酒不能开车, 老老实实坐在副驾驶座上, 闻言面色一僵。
  “我记得你不喜欢这种花哨的款式啊。”许覃熟练地发动汽车,一脚油门往市郊开去。
  “……哪儿有。”
  许覃随意一瞟,恰巧见到对方微红的耳垂, 了然地勾起唇角:“唔,是要送人?”
  “……”
  “想送谁, 嗯?”许覃接着逗他, “新交了女朋友?”
  许诺猛地扭头:“没, 没有。”结果一眼看到许覃唇角笑意,知道自己是被耍了, 气哼哼地缩回去:“你明知道……”
  “嗯,”许覃抽空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但我更喜欢听你亲口说。”
  许诺脸爆红了,垂头嗫嚅道:“是, 是送你的。”
  “乖。”
  许诺跟个寄居蟹一样,缩着脑袋,恨不得藏回壳子里去。许覃玩x_ing更浓,轻声道:“其实比起跑车, 我有个更想要的圣诞礼物。”
  “嗯?”许诺茫然地偏过脑袋, 模样有些失望,“你不喜欢它吗?”
  “只是有更喜欢的东西而已。”
  许诺不服气, 眼尾立刻就挑了起来:“什么啊,我另外给你买。”
  许覃不说话, 单是笑着看他,微红的舌尖暧昧地舔过唇角,像只偷了腥的猫。
  “……”许诺顿悟,羞恼着说不出话来。
  风驰电掣间,跑车已拐进院门,嘎吱一声刹住,停进昏暗的车库。许覃抬手熄灭了顶灯,面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探身过去,将他的圣诞礼物牢牢禁锢在副座上。
  许诺别开视线,不自在地挪了挪,一颗心跳得飞快。方才驱使着他恳求对方留下自己的勇气,似乎都在一瞬间烟消云散。
  被酒精麻痹的思绪回笼,他渐渐想到了一些有的没的。如果他不离开许覃,偷渡客迟早会找到这里,更何况,他犯了那样的大错,哥哥一定不会再……
  许覃捏起他的下巴,语气傲慢:“看着我。”
  “哥……”许诺瑟缩了一下,可一旦抬眼望去,便再挪不开视线了。
  花园路灯折s_h_è 进来,柔柔映亮许覃的半张侧脸,轮廓优美,鼻梁高挺,x_ing感的唇勾起一点要人命的弧度,眼神似笑非笑,像是一只蛊惑人心的妖怪,时刻都准备着将他吞吃入腹。
  脑中所有的理智都被抛至九宵云外,只剩下眼前这一双狐狸似的眼,和艳红的唇。
  许覃凑近了些,膝盖往前一顶,声音里带了一丝凶狠:“谁许你叫我哥?该叫我什么,嗯?”
  许诺咬了咬下唇,十指蜷缩,神色有些不安:“你,你不想要我了吗?”
  “我从来,就不是你哥哥,”许覃眸色转深,修长的手指抚平那点齿痕,复又按了按饱满的唇,“不过是个精怪,却假扮人类混进许家来。说说,该怎么罚你才是?”
  许诺闻言,面孔先是一白,听到后面却泛了红,心下有些无语——许覃这是又戏精上身了啊。熟知对方套路的他思考片刻,十分配合地扬起脆弱的脖颈,哑声道:“那你,你想怎样?我可以赔偿你……”
  许覃没说话,跨过他开启车门,而后也不知哪儿来的力气,居然把人打横抱了起来。
  “在许家,你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有什么资本跟我谈赔偿?”许覃今天大概是拿了霸总剧本,十分兴奋,力大无穷地将人一路抱进二楼房间,往床上重重一扔。
  家中主人不在,管家佣人早已睡下了。饶是如此,许诺也觉得非常羞耻,羞红了耳朵不肯出声,只在后背撞上被褥的瞬间低低啊了一声。
  更何况,这间居然是他昔日的卧房,称得上是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每一处都分外熟悉,在此刻,却又显得分外陌生。许诺连视线都不敢乱瞟,只低头看自己的手指。
  他这副隐忍的模样挠得许覃心中痒痒,忍不住扯开领口,单膝跪上床沿,压低声音:“许诺同志,听说过肉偿吗?”
  这句暗示十分露骨,许诺呼吸一乱,能感觉到对方跃跃欲试的兴奋。他有些紧张,可心知许覃的兴奋都是因为自己,不由又隐隐激动。他顺从地垂下眼睑:“你要我……”
  修长的手掌带着绝对掌控的力度按在他颈间,许覃眼底暗含笑意,面上却一派冷然:“谁许你这样和我说话?用敬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