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病奴 by:夜散人(中)

字体:[ ]

 
 
  ☆、上吧皮皮落!
 
  “刷拉——”素袖抖展,数根魔触自仇落袖中飞出,周遭被法阵光芒照的透亮,怨气盘踞在巨大的法阵中央,漆黑的身体咧开莹绿的尖牙巨口。
  “二殿下,您要是是逞强的话,那还不如躺地上装昏迷。”黑玉面具持剑飞退前沿,十箴之上满是怨气萦绕。仇落跃到法阵之中,血色魔眸烨烨生辉。怨气幻作巨大的头颅对仇落吐出一口黑漆漆的口气,咯咯怪笑:“堕落的东西,回到我的身体,成为伟大的一部分吧?”
  仇落微笑,身后的魔触似乎明白对方在和自己说话,魔触悠悠浮在半空,与巨大怨气对话:“不过是垃圾吃多了撑大身子,便真以为自己变强了?同样是一口气,一直吃这些没有营养的哀怨之气,早就没什么胃口了吧?”
  “桀桀,你说得对……”大脑袋里探出一条绿油油的舌头,怨气望着仇落流下了贪婪的涎水,“你这寄身不错,色香味俱全。”
  “呵呵,想吃掉我?”仇落眯眼,目露危险,狰狞魔爪瞬间露出,泻月白剑在魔爪中慢慢成形。大脑袋继续怪笑:“你以为那小铁片能伤的了我?别天真了……桀桀,用你身上的怨气吧,让它输得心服口服。”
  话音落下,大脑袋口中吐出无数黑雾鬼爪尽数向仇落袭去,在浅金法阵中拖曳出道道黑暗,仙族两兄妹分站y-in阳双位加固法阵,污秽气息即将侵蚀眼前,仇落却不慌不忙,身后魔触自动前聚外扩笼罩成盾,仇落极速向黑雾中心飞去,蔓延的漆黑中划过一道月色一般清朗剑光。
  “二殿下!”毫无声息,仇落居然整个魔被大脑袋咽进身体。孽障打了一个震天响的饱嗝,眯着莹绿的眼睛向方才与它缠斗的黑玉面具凝去。大脑袋桀桀发笑:“哦,就在我肚子里,要进来一起陪他吗?晚了,可就要被我同化了……哈哈哈哈!”
  “……”黑玉面具蹙起眉头,心想这二殿下真是千里送人头礼轻情意重。站在阳位护持的桑汝良有些按捺不住,一手镇住法场,另一只手光剑已凝出一半,法力半撤,法阵一角顿显薄弱,不过一瞬那大脑袋就化作快雾迅速弥漫,眼见要让它冲破困阵,突来一道镶金墨光将它一斩为二,一小截出了法阵,身体大部分被瞬间高涨的阵法控住。
  “将那缕怨气困住,你,”铢衡明明站在几丈之外微微抬掌,身体内无比力量却让几近破裂的法阵顿时坚硬如铁不可摧残,剩下的怨气碰了壁又团回球形,从一团黑色中裂开两只绿眼和巨大的嘴巴,铢衡收回手掌,对桑汝良道,“仙官不必分神,请相信二殿下。”
  黑玉面具无法在那瞬息的时刻控住怨气,不得已只得将之吸入体内,登时浑浊腐败的气息冲击五脏六腑,大脑郁寒,冷然之中他自封要脉好教怨气无从对他下手。
  无数声音在脑袋中炸开,哭声、哀怨、嫉妒、愤恨,怨气无法直接夺取他的肉体便将自身承载的无数负面情绪发泄在黑玉面具体内,面具后血眸明灭如同呼吸,铢衡向他投去一个关心的扭头,虽然看不见兜帽下的神色,黑玉面具还是选择宽慰一笑。
  此时,浓烈的邪气之中,是凛冽的妖气抗衡。铢衡吞下的那颗妖丹在此刻终于完全使命,消耗尽最后一丝妖气从铢衡体内消失。
  逃脱失败,大脑袋恼羞成怒,想要对黑玉面具发动攻击奈何术法都被结界弹回,于是它的目标转为施加阵法的两个臭仙族,污秽气息凶狠的向他们刺去却被一道金光挡了回来。
  铢衡睅目,那金光的气息他太熟悉了,那是墨君的仙气!看来这两兄妹与墨君有不寻常的关系。这时镇压y-in位的桑沛冲铢衡喊到:“阁下功力非凡,何不出手?”
  不过是一掌赞功便如此厉害,这红衣男子定是不简单的角色。可自从他们到达这里开通阵法他便一直远观,看他见到那位昏倒在地的仇落殿下似乎关心无比,想来也不愿让仇落独自冒险。
  铢衡却压了压帽沿,声音淡漠:“我,武艺不精。”
  “桀桀桀。”盘旋在法阵上顶的大脑袋发出一阵不置可否的怪笑。
  两兄妹一听,面面相觑。之前收复的诡气虽也为祸于世却难有成大气者,只是为祸数人或是一方。说实话,这是他们第一次遇见身形如此庞大的诡气,以往的单人开阵另一人收复已难以降服邪物,索x_ing这次还有魔界的几个帮手。但这诡气成邪魔之后实在难缠,就算降服如何装袋带回完全还是问题。
  铢衡不愿在仙族面前暴露自己的功体,他也相信仇落。虽然不知道这无厘头的信任从何而来……总之,仇落身上有与之相似的气息,在场最能应付这怨气的便是仇落。
  他选择等待。
  而在大脑袋体内,仇落踩着软绵绵的黑气,眼前是不是飞过狰狞或是哀怨的人形雾气,朱色眼眸微微绞合,再睁开时已如墨汁漆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