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望门男寡 by:蜀七(下)

字体:[ ]

 
第六十二章 
  江予安会在父母面前现身, 但尤铭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江予安神志不清, 解释的工作就落在了尤铭的肩膀上。
  可这大约也算是好事,毕竟江予安要是重回人世,必然是需要一个新身份的, 尤家没有那个本事去给江予安弄户口,但江家可以。
  “不是梦?”江妈妈神色恍惚, 站在客厅里一脸迷茫。
  尤铭把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 江妈妈还是没有回过神。
  尤铭轻声说:“予安原本想的是等他能像普通人一样,有心跳有体温有呼吸以后再来找你们相认,但他现在出了点事, 神志有些不清……”
  江妈妈的手在颤抖, 她愣了半天,才吸吸鼻子,忍住眼泪, 哽咽地说:“谁在意那个,不管他是人是鬼, 只要是我的儿子……”
  她终于还是没忍住,大哭起来。
  江妈妈属于半迷信半不迷信的人, 她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科学无法解释的事,但是对是否有鬼存怀疑态度, 现在看见儿子, 就从半迷信转到了全迷信。
  她走上前去拉住江予安的手, 又抱了上去, 哭得撕心裂肺:“很疼吧?”
  “走的时候很疼吧?”江妈妈哭得眼睛都肿了, 变成了一条细线。
  她还记得江予安死讯传来的那天,她坐在屋里,明明是白天,却觉得眼前的一切都黑了下去,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她想站起来,可还没站起来就倒了下去。
  有那么一段时间,她也不想活了。
  想下去陪儿子。
  还是江爸爸放下手头的事一直陪着她,她才撑过来。
  尤铭拍了拍江妈妈的肩膀,江妈妈还抱着江予安不撒手。
  时间慢慢流逝。
  等江妈妈松手的时候,午饭的点早就过了。
  “先吃饭。”江妈妈用手背抹泪,努力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冲尤铭说,“我太激动了,吃饭吃饭。”
  尤铭陪着江妈妈走到餐厅,坐在椅子上,江妈妈还拉着江予安的手,让江予安坐在自己身边。
  江妈妈问尤铭:“予安能吃东西吗?”
  尤铭点头:“可以,只要上供就行了。”
  说完以后,尤铭就把菜都夹出一份来,给江予安供上。
  江妈妈激动了一整天,把保姆都打发走了。
  保姆本来在江霖来得时候就出了门,去采买零食和饮料,还有晚上的菜,江妈妈一个电话,她们也就不必回来了,自己在外面闲逛,找地方休息,花销都由江妈妈负责。
  下午江妈妈问了尤铭很多问题,江予安没法回答,尤铭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把江妈妈听得一愣一愣的。
  “那……予安为什么要那么对小霖啊?”江妈妈奇怪地问,“我记得小霖以前跟他的关系还不错的,虽然没到亲兄弟的地步,但予安也没表现的很讨厌小霖啊。”
  尤铭抿着唇,想了想才据实回答:“江霖希望能继承你们的家产。”
  江妈妈一愣,她脸色发白,自从江予安走了以后,家里的晚辈只有江霖最亲近他们,别的晚辈不是不想,而是从小就不亲近,江予安走了以后再来套近乎,那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而江妈妈也一直把江霖当成自己的第二个孩子来照顾。
  虽然她也同样疼爱尤铭,但尤铭毕竟出现的时间晚,江霖可是还是正太时期就常来他们家。
  江妈妈深吸一口气,她不会怀疑自己的儿子,哪怕儿子现在傻了:“妈知道了。”
  江家和亲戚走动的事都是江妈妈在管,江爸爸只管处理外面的事。
  “你过来,他给你委屈受了吧?”江妈妈忽然想到这一茬,她看着尤铭,细缝的眼睛里透露出怜爱,她叹气道,“我年纪大了,想的越来越不周全。”
  尤铭摇头:“没受委屈,听几句话掉不了一块肉,上次我还打了他两拳。”
  江妈妈想到之前江霖被橘子呛住,尤铭打了个他两拳,她一直觉得有些不对劲,现在才反应过来,笑道:“怪不得,我就说谁呛了东西要用拳头。”
  尤铭朝江妈妈笑了笑。
  他笑的时候,江予安也勾出笑了。
  江妈妈看看儿子,又看看尤铭。
  觉得这大概就是缘分了。
  儿子要是没死,自己肯定不同意他找个男媳妇,尤铭再好再乖也入不了她的眼。
  如果没死,说不定他们俩也没有现在的这段关系和感情。
  “等你爸回来了,你别出来,咱们吓吓他。”江妈妈在用过下午茶后对江予安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