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黑炎腾蛇 作者:夜月清辉

字体:[ ]

 
文案
万物皆有本源,一切大同,何来异之?
善恶同宗,光影随行。
御用阴阳师,本为除祸国乱民之妖,然人心之魔性较之妖魔,犹过之而无不及……
万妖之首,莫过人心!
 
其实我想写出《百鬼夜行抄》和《夏目友人帐》那样的感觉,你们信不?呜呜呜,收藏掉了……但是到最后,难怕只有一个人还在继续看,我也还是会写完的!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灵魂转换 性别转换
 
搜索关键字:主角:沙尚贤,腾蛇 ┃ 配角:龙兰,灼堇,萧寒 ┃ 其它:混杂的神话体系
 
==================
 
  ☆、噩耗
 
作者有话要说:  很多朋友说原来的楔子都过了7千字,太长,于是分3章……
  沙霖琪本在学校上课,还是自己喜欢的历史课。听着正入神,突然感到身上的小灵通震着响,她偷偷掏出来看,发现原来是爸爸发的短信。
  爸妈没急事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来干扰她上课的。想到这里,沙霖琪按OK键查看信息:“你大姑伯他不行了,速来同济特护病房404。”
  当接到自己最爱亲人的病危通知时,沙霖琪不顾老师和同学的诧异目光,嚎啕大哭,攒着小灵通直奔校门外,拦了辆的士去了同济医院。
  这里是四楼特重症区,一般是不会有进去的病人活着出来的,所以一旦送往这里,就等于半身埋入了坟墓。
  沙霖琪觉得这条通往特殊护理病房的长廊,阴森森的,背脊莫名的抽痛,虽然现在是十一月中旬,但自己明明已经穿的很多了,却还是全身发冷。循着门牌号,沙霖琪来到404门口。
  透过门上的小玻璃窗口,她看到大姑妈伤心欲绝的表情,跑到消防栓旁的镜子照了一下自己,眼睛哭得红肿,一副哭丧样。想到不能再刺激大姑妈的情绪了,她只得强打精神,故作轻松的走到404,推门而入。
  “小琪……呜呜……”大姑妈看见沙霖琪进来,忍不住又哭泣起来。
  大姑妈膝下有两子,然而他们夫妇更爱女孩,于是这个唯一的侄女就是他们的最爱,从小呵护备至。加上这孩子连自己祖父母的面也没见上,更是疼惜她到不让其受半分委屈。
  “大姑妈,不哭,您这样姑伯看着会难受的。您几夜没合眼了,在旁边的陪护床睡会儿吧。”沙霖琪扶着大姑妈坐到床上去,她有两个姑妈,这个大姑妈亲得更像是她奶奶。
  特护病房的好处是一病人一间房,旁边放有专供家属的休息床位,还有专门的护理人员。
  “小琪啊,你说这是造的哪门子的孽啊……”大姑妈抱住小琪抽泣,“要是她没办那个鬼生日宴,说不定老头子就不会死了。”
  大姑妈口中的她,是指姑妈的大儿媳。
  沙霖琪沉默不语。
  她们这里有习俗,说是儿辈的整岁生日宴若不是由父母辈主办,而是私自举办,则会引起父母辈中某人死亡,这种生日宴又称咒生宴。
  就沙霖琪大表嫂的具体情况来说,她母在父亡,公婆俱在,30岁的生日宴,理应是由其母或其公婆主办,但是她却什么也不说,私自在老人宽敞的家里办起了生日PARTY。
  就在生日晚宴结束后,姑伯中风了,至今昏迷。沙霖琪有些悲愤的想,就算是迷信,为了尊重老人,事先说一下也没什么啊,况且姑伯姑妈也不是小气的人,或许会办得更好也说不定。
  沙霖琪抱着沉浸于无限哀伤的大姑妈,头脑中回忆起大表嫂生日宴时的言行举止。她笑脸迎人,落落大方,没有冷落在场的任何一人。还有哪里是自己当时忽略的呢?经过极力的回想后,突然闪现的画面令她惊悚无比。
  大表嫂将脸对着落地窗,窗户反射着她发绿的双眼,如狐狸般魅惑的表情,粲然一笑,诡异无比。当时沙霖琪以为是窗外灯火的缘故,让她产生的错觉,莫非真是应了那疯癫老道的胡话?
  想着想着,沙霖琪觉得很害怕。沙家的人,有一些是能通灵的,吸引鬼怪是常有的。那位大表嫂20岁时也是私办生日宴,咒死了自己的父亲。当初大表哥娶她时,和大姑妈熟稔的道观老道大闹婚礼,说是大姑妈家娶进了个狐狸精。大表哥不信邪,硬是赶走了那老道,还勒令大姑妈不准再去那个道观上香。
  沙霖琪下意识的搂紧了哭的昏昏欲睡的大姑妈,“要剃头吗?”鬼魅般的声音响起,沙霖琪抬头一看,门外站着个青面的中年男人,脸颊消瘦,身材挺拔,衣饰奇特无法形容,只是感觉穿着很复古。
  剃头?在医院还有这种服务?沙霖琪记得只有在殡仪馆才会有这类服务,要是让他剃头,不就承认大姑伯快要死了吗?再说,随便移动大姑伯也不好啊。
  “不用了,谢谢。”沙霖琪很客气的说。
  “呵呵,是吗?”那人莫名其妙的回了一句,关门走了。
  “小琪,你在跟谁说话?”大姑妈诧异的说。
  “一个来问要不要剃头的,我怕翻动大姑伯不好,就拒绝了。”沙霖琪据实回答。
  大姑妈睁大眼睛看着沙霖琪,表情极为惊恐。“我刚才什么人也没看到。”大姑妈的声音颤抖着。
  “可能是您睡着了没注意吧。”沙霖琪看着大姑妈发白的脸,自己也感到害怕了。
  “没,我一直睁着眼,很清醒。”大姑妈坚定的说,“难道说,你……”大姑妈还没有说完,仪器就响了起来,那条代表着大姑伯生命的波浪线转为了直线。
  “医生,救命——啊!”大姑妈跑到外面歇斯底里的大叫,刺耳的尖叫声在寂静的楼道里回荡。
  沙霖琪趴在大姑伯的病床边,呆呆的望着大姑伯,胖胖的宽脸还是一如往常的慈祥,只是睡着了吧,她安慰着自己。大姑伯明明昨天晚饭还吃了许多红烧排骨的,不会就这样离开了……
  大颗大颗的泪珠流了出来,沙霖琪并不想哭,只觉悲哀,那是发自内心的恸哭。
  沙霖琪不知流了多久的泪,怎么也止不住。当医生赶来拉起她时,她终于忍不住大声哭泣起来,“不要啊,我不要离开大姑伯!”
  “请起来,我们要检查。”医生说。
  大姑妈拉起沙霖琪,劝哄道:“我们出去一会再来,乖。”
  沙霖琪像具木偶一样,任凭大姑妈摆布,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大姑伯的方向。
  
 
  ☆、前世今生
 
作者有话要说:  现代版是男变女,性格变化大,目前处于存稿状态。
  黎明的曙光来临,大姑妈要沙霖琪快去休息,她乖巧的点头,马上爬到阁楼上倒头就睡,睡得很沉。
  不知过了多久,混沌中有人似乎想要杀自己,沙霖琪感觉是极亲的人,内心一阵绝望和悲怆。她想要醒来,却怎么也挣不脱梦魇。
  眼泪一个劲的往下流,打湿了耳边的发迹,头发湿湿的贴在耳际好难受。要不是沙霖琪感觉得到周边的情况,她还真以为这不是梦,而是现实。
  “想要解脱的话,抱着这面镜子往下跳。”梦里的自己照着声音的指示做了。
  “啊!”沙霖琪惊醒。一阵深呼吸后,她悄悄打开阁楼门,看了看楼下偏厅熟睡的众人,庆幸自己有关门睡觉,不然大家都要被自己吵醒了。
  她蹑手蹑脚的走到大姑妈房门前,想要和大姑妈一起睡。
  “除非她抱着镜子跳下去,和她异世的元神交换,或许还有一解。”沙霖琪听出来那是道长的声音。
  “怎么可以?她还那么小,要是换不成功呢?”大姑妈焦急的声音传了出来。
  “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她也该得到征兆了,异世的他已经死亡。”道长的声音很肯定。
  沉默一段时间后,他接着说“那狐妖要是吸了沙家最后血脉的灵力,怕是世间没有人可以再降住它。交换过后的元神,虽然还是那孩子的魂魄,生辰八字和命名却不同。日子久了,记忆也会逐渐同步。到时,那孩子说不定可以把狐妖逼出来,甚至消灭。”
  沙霖琪没有再继续听下去,觉得这的确是宿命。要不是最近发生的这一切,她绝不会去相信所谓的命运!
  命运就是所有的偶然意识的结合,沙霖琪现在就是这么认为的。假设道长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交换过后的自己,就算魂魄还是自己的,但有着类似前世今生的因果,就像自己叫沙霖琪,那人肯定也有属于自己的名字。生辰自不用说,肯定不会是同时。
  或许会成功,如果那样就可以让家人平安的话,她愿意去尝试!沙霖琪知道,一个人的生辰和初始姓名是极为重要的,掌握了这些,在某些人眼里就等于掌控了一个人日后的命运。现在自己的重要信息早已暴露在那妖狐眼中,换一个时空,一切都将不同。
  沙霖琪坚定了自己的信念,轻轻离开,回到阁楼的琉璃窗边。她小心的取下镜子,抱着它站在平台边,望着脚下如蚂蚁般渺小的行人和车辆,深吸一口气跳了下去。
  当她再次睁开双眼时,发现一双火红的眸子正关切的望着自己,他那如红莲般的秀发随风飘散。
  好俊雅的人,这是沙霖琪的第一反应。
  “尚贤,你没事吧?”男子用极富磁性的声音询问自己。
  “没事,我叫……”沙霖琪正准备自报姓名时,男子将食指竖在自己嘴边,“异世的姓名、生辰只能你自己知道。现在你是沙家最后的血脉,东方大陆辉月王朝的御用阴阳师——沙尚贤!”
  看着男子严肃的表情,沙霖琪点点头,在心里对自己说,从今往后我就是沙尚贤!
  “你只管好好休息,过段时间记忆会慢慢同步的。这碎了的昆仑镜,还是好好保存,当做纪念吧,你再也回不去了。”红发男子抱起她,轻柔的说。
  过去的沙霖琪,现在的沙尚贤看着手中的碎片,问道:“这是我原来的那面镜子?”
  “嗯。”男子点头。
  “在仙人的故乡,昆仑山中的昆仑天宫中,传说有一面神镜,拥有自由穿越时空之力。但是在一次仙家盛会中,神镜被应邀而来的凡界某帝王所偷,至今一直下落不明。那面镜子就叫做昆仑镜,原来真有其物啊。”沙尚贤笑着说。
  “它还有另一重要作用,就是能让转换后的灵魂在三天内,拥有这具身体的全部记忆。”红发男子补充道。
  忽然,沙尚贤感觉有股尿意,可是想嘘嘘的感觉和往常不同,有根直直的东西挺着。呃,沙尚贤突然意识到,自己不仅穿越了,而且连性别也换了!随即又想,不知这具身体的本尊灵魂在另一个时空,察觉到他男变女时会怎样?
  
 
  ☆、龙兰
 
作者有话要说:  文中有空格,因为要防止系统出现乱码,和无理的框框!
  这一章,说明的部分比较多,没有楔子好写,哎……过渡时必需的,可是我的功底还没好的能把这些写好……
  改名为沙尚贤的异世之子,此刻正身体瘫软的靠在榻上,由于对新世界还不太适应,现在他只能待在这精致的房屋内,看着周围的雕梁画栋发呆。
  看着看着,倒也看出点门道。这屋顶的彩画画面用的是简化形式的涡卷瓣旋花,配以龙凤,沥粉贴金。
  这彩画规格是旋子彩画,一般用于官衙或皇家寺庙中。莫非这里是阴阳寮?
  二姑妈说,自己的祖先是御用阴阳师,难道这具身体是自己的前世?可是,没听过辉月王朝这个国号啊,自己的历史学的还算不错,野史也有涉及。自己的家人还好吗?另一个自己能够应付大表嫂吗?想着想着,尚贤的意识居然又开始模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