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为你师表 by:一扇轻收(76)

字体:[ ]

  睡眠充足固然重要,可睡得时间过长,不仅不会达到休养生息的目的,还有可能会觉得更乏更累。
  “我前天晚上也没有睡好,十个小时分两天,一天只有五个钟头。”竹言蹊将梦将醒,理智还处于半入眠模式,耍赖耍得不讲道理。
  谈容被竹言蹊的自我派辩论依据逗笑了。
  他又晃了晃他的肩头,试图解放对方的意识:“你先预留半个钟头出来,起床把药吃了,我下午不打扰你补觉。”
  竹言蹊被他晃着,出于惯x_ing地动一动,闭嘴挺尸装死了。
  谈容化按为点,在他肩上轻叩:“别装睡,快起来,该吃药了。”
  “我不是武大郎,你不要对我说这种话。”竹言蹊蒙头半晌,闷闷地憋出一句。
  谈容缄默不语,半秒过后,禁不住笑出一声:“你最好是还没清醒。”
  不然他得好好教训一下这熊孩子,都有胆量说他是潘金莲了。
  能讲出这样逗闷子的话,竹言蹊离头脑清醒也只差一步之遥了。
  他拉下被沿,露出一双睡意惺忪的眼睛,半眯着看向谈容,回魂似的眨了两下。
  “起床洗漱,把药吃了。”谈容道,“药物剂量不跟上,你还想去医院输液?”
  竹言蹊含混念了句“知道了”,打着哈欠伸展个小小的懒腰。
  谈容没再催他,起身退开半步,转过头,对紧随其后跃上床尾的筠筠道:“陪他玩,别让他睡回笼觉。”
  说完他径自离开主卧。
  男人的背影还没从视界中彻底消失,竹言蹊感觉腿边的被褥被什么蹦跳着踩过,接着眼前罩来一团毛茸茸的暗影,趴在他肩窝黏糊糊地拱了拱头。
  “筠筠,给我三分钟。”竹言蹊快乐伴着痛苦,想闭眼又被毛团子腻歪,“我就眯三分钟,等等我再陪你玩。”
  筠筠对主人的指令只有似懂非懂的理解,但它昨晚先是被竹言蹊关在门外,再是被谈容滴溜,关进门里,经受了一晚上的猫身制约,当前一见竹言蹊醒了,自然巴不得同他多多亲近。
  “好好好,我摸你了,摸摸头摸摸头。”竹言蹊没办法,一边挪着屁股坐直上身,一边把筠筠半搂进怀里,对着它脑袋抚来揉去。
  等灵魂完全回归肉身,竹言蹊腾出手背抹了抹眼睛,两手叉过筠筠腋下,把它举得高出一点,笑道:“筠筠啊,我怎么感觉……你比以前更粘人了。”
  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样的猫。
  难道主人变了,做宠物的也会跟着有变化吗?
  竹言蹊来了兴致,跟筠筠眼对着眼:“既然变粘人了,那你要不要考虑考虑,顺便变的爱叫一点儿?”
  筠筠在猫叫这件事上有不屈不拔的坚持,粘人归粘人,照样安安静静,只对竹言蹊瞪着眼睛,伸一伸粉红软嫩的小肉垫。
  竹言蹊毫无原则,登时就把“爱叫”这茬抛到脑后,曲腿让筠筠倚在他的腿面,捉住那对小粉垫捏了又捏。
  醒来吸饱了猫,竹言蹊的精神能量条噌噌噌地往上猛涨。
  他掀被下床,揉了揉睡乱的头发,去洗手间洗漱完毕,把睡衣换成绵软舒适的家居常服,踩着筠筠的脚步,走到谈容所在的餐厅。
  简约风格的小木桌上,摆开了两碟两碗,明明白白地营养病号餐。
  “谈教授,你也打算只吃这个?”竹言蹊自觉落座,向谈容问道。
  谈容信步从厨房出来,手上端着一盘牛肉,大大方方地放到两人的碗碟中央。
  远近距离上,离他自己的碗碟更近一些。
  竹言蹊:“…………”
  谈容是人不是神仙,一碗病号粥当然满足不了他的摄入需求。
  他又是个习惯健身的优质青年,煎块牛肉充作主食也很正常。
  然而道理是那个道理,影响不了他也想吃肉的欲望。
  肠胃稍微舒服了,味觉逐渐觉醒了,病患也开始没点逼数,对不易消化的肉类都敢心生渴望了。
  谈容扫了眼竹言蹊瞧向肉的神情,忍了忍笑,执筷夹起一片,递到对方鼻前:“闻一闻。”
  竹言蹊:“……???”
  他以为谈教授又要逗他,等他不争气地本能嗅上一口,慢半拍地领悟谈容的重点。
  “闻不出什么调料味,你不会只加了油和盐吧?”竹言蹊多嗅一遍,抬眼问他。
  “嗯。”谈容将肉铺到自己的粥上。
  就算是清淡口的牛肉,对方目前也是不能吃的。
  不过少加调味,至少能对光能看、不能吃的病号友好一点。不管怎么说,好歹免除肉香折磨了不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