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为你师表 by:一扇轻收(56)

字体:[ ]

  竹言蹊的心跳坐上了云霄飞车,直上直下,飙得他血浆翻涌,一齐窜向脖子后面的那块皮肤。
  谈容不等他反应,镇定从容地收回去:“还有什么其他想去的地方吗?”
  “啊?”竹言蹊脑子还在懵。
  “商场,超市,”谈容顿了顿,补充说,“或者想买些夜宵带回去。”
  竹言蹊缓过劲儿了,走出店门深喘一口气:“不是主张健康饮食,健康作息吗?还可以买夜宵?”
  他熬夜修仙资历深,十点左右肚子容易饿,的确喜欢夜间觅食。
  哪怕前两天睡的早,他也得搞份小杯泡面,拾掇进胃里。
  不是因为饿,纯属是因为馋出习惯了。
  “我是不希望你晚上吃这些,可是不让你买,你能忍住不吃吗?”谈容笑,坐进车里,c-h-a上钥匙,“想吃的话,我先带你去店里,不买我们就直接回家。”
  他把“回家”这词说得太自然,恍惚间,竹言蹊差点以为要回的是谈容的家。
  他扣好安全带,想了想道:“不吃了,我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我们直接回家吧。”
  两人心照不宣地都用了“回家”,谁也没有把话点破。
  *
  公寓社区安保严格,外来车辆需要刷卡。
  竹言蹊降下副驾驶的车窗,伸手将门禁卡按到感应器上。
  门卫室的工作人员认得他,忙唤道:“哎小伙子,你等等,先别急着走。”
  他往旁边摸索了一小会儿,提着一袋东西,递出门卫室的窗户:“喏,你朋友给你的东西。”
  竹言蹊一愣:“朋友?”
  “个子高高的,人瘦瘦的,还戴着眼镜。”工作人员说着去翻登记信息,“叫……袁易阳,你认识吗?”
  谈容原本面朝前方,闻言向右偏头,看了看竹言蹊后脑勺,又看了看窗外的那袋东西。
  “认识,是我朋友没错。”确定没有误会,竹言蹊忙伸手接下。
  工作人员:“他半个小时前来的,没联系上你就放在这儿了,你回头记得告诉他一声,说你东西拿到了。”
  “好的,谢谢,给您添麻烦了。”竹言蹊隐约能闻见挤出塑料袋的烧烤味道,尴尬地看向谈容。
  才说了“洗心革面”,这就喜提了一盒烧烤。
  谈容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也看着他。
  “……我事先不知道他要送这个过来。”竹言蹊扯起嘴角,假笑一下。
  他今天几乎全坐在办公室看书了,手机早调成静音,路上又光顾着和谈容聊天,没有拿出来玩过。
  眼下掏了手机解锁一看,一个未接来电,还有五条未读的微信消息,都是来自袁易阳的。内容粗略可以概括为,“我到了,你人呢”,和“我走了,你不是人”两个部分。
  竹言蹊眯了眯眼,上滑到他中午被谈容打断,没有听完的语音消息,转化成文字。
  袁易阳:[哈哈哈行了先不说了,我下楼吃饭去了。晚上你要是有空,我去你那找你,我们当面再聊,刚好我明天出差,凌晨一点的航班,去你那也顺路。对了,我给你捎点吃的带去吧,烧烤行不行?我同事昨天带我吃的,味道特别好。]
  然后语音底下,是竹言蹊回的“ok”。
  竹言蹊:“…………”
  破案了,他中午以为晚上最多打个电话,谁能料到袁易阳会凑巧出差?
  尽管事出有因,不过他也有错。
  竹言蹊连回五六个咣咣咣磕头谢罪的动图:[您说得对,我不是人,等会儿我们详聊因果。]
  袁易阳正坐在机场的候机室长蘑菇,秒回七八个锋利铮亮的菜刀。
  发完消息,竹言蹊暂收手机,眼巴巴地扭过头,继续看谈容。
  谈容将他那侧的车窗关上,一脸无事地驱车向前:“用微波炉加热前,记得把烤签抽出来,不要直接放进去。”
  天气冷,烧烤也凉透了,吃前肯定需要重新加热。
  “嗯,我记住了。”竹言蹊应下,悄悄舒了一口气。
  明明只是一份夜宵,也不知是怎么了,他居然有种对不起谈容的感觉。
  和上次一样,谈容停车在单元门前,对他说:“明天早上我要去公司一趟,下午才能去学校找你。你如果不想一个人待在办公室,可以先去自习室那边,我到之前给你消息。”
  “好。”竹言蹊点头说,“那我先上楼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