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为你师表 by:一扇轻收(44)

字体:[ ]

  竹言蹊嗅一嗅弥漫出窗口的香味,对谈容道:“还是我去吧。我对餐厅比较熟,找起来容易。”
  谈容稍稍思忖,由他去了。
  竹言蹊脚还没动,耳朵先捕捉到身后传来的爽朗人声。
  “你自己好好品一品,你这个选题合适吗?一看就写不出什么深度。我如果是你的答辩老师,光看题目就能想到你文中列了哪些论点。”
  这明显是花甲之年的老人才会的嗓音,声线苍老,但中气很足,一听就知道这老人腰板硬朗,老当益壮。
  竹言蹊脸上小小扭曲了一下,稳稳地刹住了脚跟。
  他对这声音太熟悉了,去年捣鼓毕业论文的那段期间,他做梦都在被这道声音来回训斥。
  文学院的章老爷子,章老教授,更是他学年论文兼毕业论文的指导教授。
  时隔一年,老教授不在餐厅挑竹言蹊论文里的刺儿了,改为下一届毕业生指点迷津了。
  竹言蹊清楚记得对方最爱吃隔壁窗口的煲仔饭。
  他开启疯狂祈祷模式:别过来,千万别过来,祖宗保佑老爷子有了新欢,千万要去远一点的窗口点餐。
  不怪竹言蹊反应这么大,主要是章教授对他印象太深刻了,碰上面就能脱口叫出他的名字。
  他要是当着谈容的面被叫出名了,那他妈真是老天爷跟自己过不去。
  之前在办公室里怎么磕的糖,这会儿就得当场把糖原样吐出来。
  竹言蹊不动,谈容也看着他不动,只有身后老教授的声音越来越近,停在距他仅有两步之遥的地方。
  竹言蹊随着他靠近的速度向左转身,面向最终正朝着谈容。
  他庆幸自己没搞过什么辨识度高的发型,衣服也是上个月新买的,不至于光凭背影就被老教授一眼认出来。
  不过他的庆幸也就到此为止了。
  砂锅面的窗口靠墙,谈容恰好站在靠墙的那侧,切断了他从另一边绕开的活路。
  章教授又不爱离取餐台太近,只站在偏于斜后方的位置。
  这样的角度十分刁钻,竹言蹊继续面向窗口的话,会被瞧见半张脸,直接转身离开的话,会被瞧见整张脸。
  唯一的安全选项是,正对着谈容站着。
  竹言蹊抬高眼睛,静看谈容。
  谈容眼帘微垂,默默看他。
  气氛一时有点尴尬,竹言蹊搜肠刮肚,倾尽毕生所能,也没掰扯出眼下适合的话题。
  可以说砂锅面份量挺足,够我们吃的了,菠萝咕咾肉下次再点吧。
  可是说完了然后呢?继续跟谈容大眼瞪小眼?总得说点什么,找个脸对脸的理由吧?
  竹言蹊憋了又憋,只憋出一个露着小虎牙的笑。
  谈容跟他相视无声地看了半晌,心间熨帖,却也不解。
  后方的章教授对今年指导的学生说道:“这边的砂锅面味道也行,你上一届的一个学长就爱吃这个,你喜欢面食的话可以尝尝。”
  这话一出,洁白可爱的小虎牙登时藏起一半。
  谈容余光瞥过竹言蹊的身后,又落回竹言蹊欲说还休的眼睛,心下逐渐了然。
  他低声一笑,替此刻竭尽全力扮演自己学生的小青年体贴解围。
  “先别走,你外套的衣领没有理好。”开口间,谈容抬起双手,掠过竹言蹊肩头,触碰对方后颈的那块衣领。
  他动作轻缓,裹挟一分绵厚内敛的温柔。
  竹言蹊定在原地,眼睁睁看着男人向他贴近。
  这姿态很是具有欺骗x_ing,就好像在下一秒钟,谈容会给他一个小小的拥抱。
 
 
第20章 有约
  萦绕鼻尖的饭香被强烈的荷尔蒙味道取代。
  谈容的手指擦过竹言蹊后颈的小块皮肤,激起一阵过电似的触感,麻酥酥的。
  竹言蹊耷下眼皮,两柄睫毛颤了颤,提息运气不让自己反应明显。
  “头发是不是有点长了。”谈容突然道。
  竹言蹊天生有点自然卷,还是特别懂事的那种卷,他一直将鬓角和脑后修得短而服帖,头顶蓬松松的,自带造型感。
  不过现在脑后发尾的部分长了些许,挤着衣领翘了弯勾,衬出脖子后的那片皮肤格外白净。
  “嗯……前段时间想去理发店来着,结果忘了。”竹言蹊低声说。
  他家里有舅舅,习俗里农历正月不能剪头发,好不容易盼到二月底出了正月,又多了谈容这档子事,注意力被来回牵制,也就记不起往理发店跑了。
  “我晚上去剪。”竹言蹊补充。
  慢条斯理地整理本就不乱的衣领,谈容语气轻淡地开口道:“我好像看到餐厅的分区导向牌了,6号窗口是在东南角那边?”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