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为你师表 by:一扇轻收(143)

字体:[ ]

  谈容的说法挺有技巧,不仅传递出竹言蹊不想考试的信息,还绵里藏针地往庄妍心窝刺了一道,让她本能地先心疼儿子,一时顾不上恼火了。
  庄妍也是一个聪明人,她联系今天这场什么漫画的主题展,再回味一遍谈容说过的话,叹了口气道:“他是不是还对你说,自己想画小人书,还想做什么c-h-a画师了?”
  竹言蹊不是甘心吃闷子的人,以前和她提过想涉足创作行业的事。
  “没有,是我自己看出来的。”谈容笑,“他在会场看画展的时候,脸上又羡慕又佩服的,就差直接扑到画框上了。”
  庄妍静了静,说:“谈容,你别误会,我尊重他的爱好,也从来没有阻止过他的爱好。”
  当然,有重大考试的情况另算。
  “我只是觉得他不适合做自由职业者。他太没定x_ing了,做很多事情都三分钟热度。小时候他想学跳舞、想学花滑,还有什么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和老竹全让他学了,结果没学几个月,又皱着小脸凑过来,问能不能以后不去上课了。”庄妍道。
  谈容想象了一下小竹言蹊瘪嘴的模样,不由加深了眼底的笑意。
  “就他这x_ing格,做什么都不确定的,真成了自由职业者迟早得饿死。”庄妍无情地一锤定音,“人生就像一条路,说短不短,说长也不长,眨眼的功夫就走过一半了。他现在这个年纪,已经接近三分之一的路段了,这个时候再去学画画,再去尝试这些职业,万一跌个跟头,他自己疼得要命,我们也看着难受。”
  “可是阿姨,尝试的意义不正在于这种不确定x_ing吗?”谈容缓声道,“他这次的尝试不是突发其想,只不过被延期了几年而已。”
  从高中的文理文科延期至今,竹言蹊一直没有原地不前,他微博的作品和热情的粉丝就是最好的证明。
  “阿姨,其实就算没有今天的偶遇,我也打算单独找您沟通一下。”谈容说,“我明天晚上需要飞一趟X国,两天之后才会回来。以我对言言的了解,如果他决定向您坦白,他一定会选我不在的这段时间。”
  竹言蹊知道自己可能会被庄妍大骂一通,也可能不会得到庄妍的理解,他不想让谈容担心,更不舍得让谈容和他一起承受负面情绪。因此最有可能会发生的是,他一个人藏起来,消化掉不好的坏情绪,等谈容回来了,再佯装不在乎地说,自己冥思苦想,还是觉得老师的假期更有吸引力。
  “我说这些的目的,不是为了在短时间里说服您,我只是希望言言对您坦白时,您不要冲他发火,至少不要当场发火,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可以赶回来。”谈容笑着说,“就像您所说的,人生就像一条路,在抉择最终去向这件事上,言言或许还不够成熟,还像一个笨手笨脚的孩子。但是阿姨,我可以陪他走很远的路。”
  “我不会让他跌倒的。”谈容一字一顿地道。
  *
  竹言蹊走出家门时就感觉心里提溜着什么,老踏实不了。
  他上了自家车的副座,在竹宁霄的驾驶下离开小区,连过了两个红绿灯,终于忍不住说:“爸,怎么还没到啊?你这开得也太慢了吧。”
  “限速60,你想让我开多快?”竹宁霄目视前方,下巴往仪表盘的位置一扬,“知道你着急,等会儿我们分开买,你结账了打车回家,我自己去海鲜市场。”
  把庄妍交代的东西一分为二,一人拎一半走,也不怕提不到楼上。
  “爸,说实话,我妈动不动就给我发消息打电话,我在江城真没怎么想过她,不过你就不一样了,我想的可频繁了。”竹言蹊作捧心状。
  “你这一套对我没用,留着回家哄你妈去吧。”竹宁霄笑道。
  “她?那更没用。”竹言蹊说,“你又不是没看见我妈下午在会展中心的表情,一听谈容说我想家了,脸上的肉都差点憋抖了。”
  竹言蹊不是不想家,他是死鸭子嘴硬,从来不会正儿八经说自己想家,那话一听就是假的。
  抵达目的地,竹家父子确认一遍女王大人想要的东西,合理分工,各自推了一辆车,前往货品对应的区域。
  竹言蹊把手推车开出了摩托车的气势,风驰电掣一通绕,最终绕去超市的收银台,破记录的达成了购物成就。
  今天是五一小长假的第一天,超市人挺多,连自助收银台前都排开了小小的队伍。
  竹言蹊在等待间隙里掏出手机,想问问谈容情况如何,有没有和庄妍冷场尴尬。他啪啪啪打好了一串字,发送之际又尽数删除了。
  问了也是白问,就算冷场了谈容也指定不会如实告诉他,倒不如抓紧时间,赶回去解救谈教授于水火之中。
  竹言蹊不知道家里两人拿他作话题,聊得场子早就热了起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