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为你师表 by:一扇轻收(14)

字体:[ ]

  答完反应过来还没道谢,慢半拍补充:“……谢谢教授。”
  “不用谢。”谈容轻笑,按了面板上的“12”键,又按了自己要去的九层。
  电梯开始上升,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袭来,轿厢内一下安静了不少。
  竹言蹊闻着谈容领间好闻的木质淡香,眉梢微微抽动。
  虽说他不怎么乐意跟谈容交流,但是置身这种密闭空间,两人又离得这么近,不说话比说话更加让人不自在。
  他的不自在刚冒出点头,谈容直接开口给他摁了回去:“准备去自习室看什么书?”
  好问题,竹言蹊想。
  他不假思索道:“《企业战略管理》。”
  陈嘉尧忙抬高视线,和厢顶的摄像头深情对望,担心自己表情失控。
  谈容没料到竹言蹊会回答这个,唇角一挑,无声笑了。
  “您布置的作业我还没有头绪,想先把理论知识翻一遍,找找思路。”竹言蹊一本正经,有理有据,“趁这两天课少,早点写完早点踏实。”
  谈容看着楼层按钮,眼底一半无奈一半好笑,听完点了点头,夸他只说前半段:“学习态度不错。”
  后半段留在心里:怎么初中时就没这觉悟,假期作业总写不完,时不时装病跑去医务室补。
  竹言蹊听不见对方心声,佯装谦逊,垂眼一笑。
  态度当然不错,反正作业是陈嘉尧的,用不着他写。
  两人互相飙戏聊过几句,电梯“叮”地一响,在九楼敞开了门。
  “我先走了。”谈容低头看向竹言蹊,口吻像在叮嘱自家调皮捣蛋不省心的孩子,“你和朋友认真学习,好好看书。”
  竹言蹊心说快走:“好,谈教授再见。”
  谈容略一颔首,语调深沉:“再见。”
  电梯门重新闭合,将男人的身影隔在外面。
  竹言蹊左脚往前一伸,重心压去右腿,站姿懒懒散散。
  陈嘉尧有了生气,也站歪了:“我靠,他真是教授?怎么看着还没我们辅导员年纪大。”
  “他年纪本来就不大。”竹言蹊浑身放松,随口戏谑,“恭喜陈同学,贺喜陈同学,继连续旷课三周后,总算能把自个儿老师的名字对上脸了。”
  陈嘉尧反以为荣地一挺胸,再咂咂嘴:“这老师长得有点凶,不过还真帅,难怪你以前喜欢他。”
  竹言蹊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敷衍应声:“就那样吧。”
  “当然和我大哥比就差远了。”电梯停到顶楼,陈嘉尧拍着马屁,勾大哥脖子走出去,“但是有一点我必须得批评你啊,咱谈教授多好一老师啊,邀请我们共乘电梯,帮助学生排忧解难,实乃良师益友,吾辈楷模。你昨天还非说人家不温柔,让过去的感情蒙蔽了双眼。”
  “可能是他昨天的好心情延续到今天,骗过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同学了吧。”竹言蹊还记得那个说谈容遇到喜事的学生,“下周上课的时候你亲自感受感受,说不定你们教授头脑冷静了,情绪正常了。还有,”竹言蹊一把将陈嘉尧胳膊撂下去,“长这么矮别学我搭人肩膀,勒脖子。没点儿自知之明。”
  陈嘉尧听了还是嬉皮笑脸,殊不知自己今天是蹭了竹言蹊的光。
  *
  江城大学作为国内首批重点高校之一,历年不缺力学笃行之辈,综合楼和图书馆的自习室从来没有空过。
  竹言蹊和陈嘉尧到时,门外走廊已经零散站了几位捧书默背的优秀学子,室内位置更是坐去了七七八八。
  “……期末人多也就算了,这才刚开学呢,怎么还这么多人。”陈嘉尧跟在竹言蹊身后小声嘀咕。
  竹言蹊走进临靠阳台的那间,勉强找到两个相邻的位子:“最近考试多,下个月还有省考,考研也该准备复试了。你是没见图书馆那边的阵仗,拉两架炮车都能排兵布阵了。”
  陈嘉尧闻言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不发一言坐了下去。
  竹言蹊去年也参加了考研,报考帝都大学文艺学,正是他爸教的王牌专业。
  可惜那专业分数奇高,他初试成绩不算理想,没能顺利进复试,这才改去考证考编。
  陈嘉尧怕无意踩雷,惹竹言蹊难受。
  竹言蹊却压根没当回事,老神在在地把手机调成静音。
  他不是热爱学习的主,考研完全是他爸妈的主意,竹言蹊自身没什么热情,备考期间也没踏实学过,无论考不考得上,他都没有多大感觉。
  落座之后,陈嘉尧捧出平板查起资料,竹言蹊也努力凝神开始看书。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