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为你师表 by:一扇轻收(117)

字体:[ ]

  趁着对方穿衣服的间隙,竹言蹊将脸埋进枕头,悄咪咪地蹭了两下,试图不留任何痕迹地蹭掉泪腺的分泌物。
  爽归爽,刺激归刺激,疼也是真他妈的疼啊。
  想到自己当时秒哭的反应,竹言蹊臊得想在床上挖个洞,直接躲到床底下。
  衣冠禽兽惹不起,素了那么多年的衣冠禽兽更惹不起,只一次就给他留了段终生难忘的记忆,简直不是人。
  竹言蹊心里控诉谈容不是人,可也没生出后悔催他主动的念头。
  食髓知味。
  和这道“味”相比,要人命的疼似乎也不算什么了。
  排解掉心头的臊意,竹言蹊慢吞吞地从被窝钻出来,看清谈容上身的挠痕,他目光不由停顿了一瞬。
  接着谈容接他进怀的机会,竹言蹊伸出手指,小心翼翼摸了摸红痕的边缘:“……疼不疼啊?”
  他指甲定期修剪,短且干净,照理说不该产生这等杀伤力才对,奈何某人战力更猛,生生要取他x_ing命。
  竹言蹊受击,灵魂都被架在火上翻烤,逮到什么抓什么,抓到手也没多余的心思克制力道,不知不觉间,让“刽子手”也挂了彩。
  “疼。”谈容弯下身,作势要抱他,笑着回答。
  这些小伤口看着触目惊心,其实只破了些微细血管,渗出点血色后很快凝结了,不痛不痒的,没两天就会愈合。
  尽管称不上“工伤”,不过用来向竹老板卖惨还是可以做到的。
  竹言蹊果然被他一个“疼”字堵住,乖乖被谈容接进怀里,睁大了眼睛看他。
  谈容常年锻炼,臂力惊人,大气没喘一口地把人托起来,道:“所以别乱动,让我多抱一会儿。”
  在听见这句话之前,竹言蹊还生怕碰到哪处伤口,配合地环住谈容脖子。
  听完这句话,他恍悟对方是在逗他,哭笑不得地撤了手,对着谈容肩上的痕迹仔细打量,故作忿忿地说:“你抱稳了,我马上就把你结的这层痂抠下来。”
  谈容还是笑,顺着他的话耸了耸胳膊,把竹言蹊往上送高一点儿。
  做出的动作在执行“抱稳”的指令,开口说的却是:“别冲动,真的疼。”
  疼还能把他托得这么高?
  竹言蹊刚经过风雨洗礼,腰酸腿软,被谈容一送,骨头险些酥成一地的渣,没能清理干净的东西也跟着颠簸。
  他脸腾地红了,搭在谈容肩上的胳膊敲砸几下,轻飘飘地没什么力气,磨牙威胁:“你再动一次,我真上手抠你了。”
  威胁完了,竹言蹊紧了紧腿根,通红着耳垂道:“……家里好像还有一盒酒精棉签,等洗完澡,我给你消消毒吧。”
  酒精棉签的塑料木奉内密封着少量医用乙醇,掰开末端彩环后,储存的酒精会自动渗透另一端的脱脂棉,消毒使用简单快捷,比买成瓶的酒精方便。
  谈容没拒绝,洗完了澡,和竹言蹊一起去了客厅,背对着他坐在沙发,将后背完全展露出来。
  可能是后背抓起来特别顺手,和挠痕交错的手臂相比,谈容背上的伤口更显惨烈。
  竹言蹊一连折了三根棉签,扫雷似的郑重谨慎。
  “说疼是骗你的,不用这么小心。”谈容被他消毒消得后背发痒,心头也痒,禁不住偏头说道。
  竹言蹊没应声,伸直胳膊把手里棉签递给谈容看。
  洁白柔软的棉头上渗染着淡淡的血迹,是从最深那道挠痕边缘擦出来的。
  被丢出房门关了好几个小时的筠筠傻了猫眼,窝在另一张单人座的沙发,歪着脑袋紧盯主人满背的“勋章”,再看向后面的衣食父母,慢慢揣起了猫爪。
  “你下次……能不能不要那样按着我,”竹言蹊把棉签丢进垃圾桶,又掰来一根新的,耐心地重擦一遍,“太、太……”
  他“太”了两次,实在没脸把话说敞亮,抿紧嘴巴收了声。
  这事不能言传也能意会。
  谈容转回头,表面不作声,胸腔却无声震了震,连带着脊背也跟着共振。
  竹言蹊手捏棉签,正按在对方背上,恰好可以感受到这阵轻微的震幅。
  “你还笑?”他瞪了瞪眼,故意加大点力度,把酒精压在伤口正中。
  可惜谈容不怕疼,身上的创痕也结痂得七七八八,实在觉不出什么。
  “不知道的人要是看见这场景,说不定还以为我家暴你了呢。”竹言蹊只压一下就住了手,撇嘴咕哝着,“明明我才是比较惨的那个。”
  青青紫紫了一身,手腕和脚踝都没逃过一劫,腰杆酸疼不必多说,声音还干涩生哑,就跟快要感冒了一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