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为你师表 by:一扇轻收(11)

字体:[ ]

  天花板的灯光变作太阳,讲台上的谈容转瞬缩水了一号。
  小一号的谈容站在一片香樟树的绿荫里,两腿修直,肩背笔挺,身上整齐穿着帝都市一中标志x_ing的红白色校服,俨然是竹言蹊记忆里谈容高中时候的模样。
  不过和记忆不相符的是,梦里的谈容竟然会转过身来,眼里带笑地静静看他。
  那副神情委实专注,仿佛有什么特别重要的话想对他说。
  竹言蹊试图解读他的目光,又见谈容缓步向自己走近。
  在那人身侧,阳光漏过叶隙,投下一道道熔金般的细斜光柱。
  谈容从中间穿过,肩膀上,头发上,也多了几分刺眼的明亮。
  明明是在梦里,竹言蹊的心跳却清楚快了半拍。
  他眼睁睁看谈容停在自己身前,低垂下头,温柔地对他开口。
  不等竹言蹊听清谈容究竟说了什么,一阵高亢嘹亮的来电铃声率先鼓动耳膜,极其粗鲁地把他从梦里直接薅了出来。
  竹言蹊“嘶”了声,脑袋往被子里用力拱了拱,自欺欺人了好半天,终于忍无可忍,甩手往床头柜一拍,同样粗鲁地把手机捞了过来。
  皱眉眯眼看清屏幕上的名字,他恶狠狠地点了接通,张嘴就要骂人。
  陈嘉尧没给他骂出口的机会,电话甫一接通,嗓子眼里的破锣咣咣直响:“哥你跑哪儿闭关去了?不是说上午留在学校看书的吗?综合楼这边的自习室都给我翻遍了,怎么没见着你?你去图书馆了?”
  竹言蹊被咣得头疼:“我去图书馆干嘛?帮你上完课早回家补觉了。”
  他原本是打算去自习室看书来着,无奈一翻资料就哈欠,只有在冷风里才能保持几分清醒。与其在自习室趴着打盹儿,不如回家舒舒服服的躺下睡。
  陈嘉尧听出他声调发飘,显然刚醒:“你这是补觉还是倒时差啊?几点了大哥,赶紧起来吧,晚上还睡不睡了。”
  竹言蹊挪远手机一看,下午三点二十七分,的确睡得有些久了。
  他抹了把脸:“你改航班回来了?”
  “废话,不回来我灵魂出窍在学校里晃悠吗?”陈嘉尧笑,“你别再睡了啊,我等会儿就去你那找你。要我帮忙带吃的过去吗?”
  竹言蹊没吃午饭,不说不觉得,一说还真饿了:“南苑二楼的小龙虾盖浇面,多放辣椒,谢谢再见。”
  陈嘉尧:“成,你先起床清醒清醒。”
  挂了电话,竹言蹊小臂搭在前额,干躺着赖了会儿床。
  先前做的梦只剩模糊几串片段,有谈容给他讲课的,有谈容偷看他的,还有谈容笑着走到他面前的,零零碎碎,不够完整。不过回忆起来还是让人颇感震撼。
  尤其竹言蹊梦里视角不固定,一直在第一视角和第三视角间轮番切换,简直比看5D电影还具有真实感。
  竹言蹊想着想着,胳膊逐渐盖住眼睛,一时间特想凿开自己脑壳,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什么玩意儿。
  他也太特么会做梦了吧,中二期写谈容暗恋他的小说情节都没这过瘾。
  而且他梦见谁不行,怎么就偏偏梦见谈容了呢?
  竹言蹊自认为自己如今换了口味。
  至少看电视剧的口味变了。
  就跟很多年轻人一样,年少懵懂时喜欢高冷酷炫男一号,等长大了成熟了,慢慢懂得了温柔痴情男二号的好。
  他从爬墙到男二号的阵营开始,八百年没做过有关谈容的梦了。
  可能现在只对谈容那张脸感兴趣吧。
  竹言蹊思绪卡了下壳。
  嗯,可能主要是对谈容那张脸感兴趣。
  *
  陈嘉尧到时刚过四点。
  门铃响了三声,竹言蹊叼着半块饼干把门拉开。
  陈嘉尧左手拎着餐盒n_ai茶,右手提着旅游特产,热情四溢,狗腿非常:“爷爷!我报恩来了!”
  “一边儿去,”竹言蹊一脸嫌弃的笑,“谁想有你这么糟心的孙子。”
  陈嘉尧嘿嘿也笑。
  他换鞋进了门,把东西往桌上一搁,原地躺下感受地暖的热气:“啊,这该死的人民币的温度,老子终于活过来了。”
  南方地暖成本高,能全天供暖到这份上的公寓也只有资产阶级享受得起了。
  某竹姓资产阶级被他堵住,抬脚踹踹他的腿:“写字呢摊这么大片。猪蹄收了,别挡道。”
  陈嘉尧老实并腿,闻到竹言蹊拌面的香味,抵不住诱惑爬起坐好:“对了哥,我重修证呢?你没路上给我扔了吧。”
  “早扔客厅垃圾桶里了,吃完自己过去翻吧。”竹言蹊被他提醒,记起来秋后算账了,不多跟他扯玩笑话,“你知道你重修课的老师是谁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