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98)

字体:[ ]

  这世间万事万物,若非要论个公平,大抵只有生、死二字。
  生便是生,死便是死。界限分明,绝无混淆,也绝无回头。
  眼看着金丹就要将姜胸口最大的那个伤口治愈,台下被红光束缚的穷奇突然朝高台狠扑而来,目光凶恶直指金丹!
  穷奇不愧是四大凶兽之一,姜以命相困,它居然仍有一击之力!
  姜身上伤口被金丹修复得已经差不多,但依然冰冷没有生气。此时的九尾狐眼睛里已经没有之前的纯净温软,它冷冷抬眸,漂亮的狐狸眼中孕育的是一片狂暴。
  九条尾巴钢鞭一样狠狠抽出,穷奇嘶吼着滚回台下,扑腾了几下后,彻底没了气力。
  九尾狐看也不看高台下的人和兽,低头轻轻碰了碰姜冰冷的额头,然后那枚金丹便肉眼可见的消融进姜的身体。
  完全融入的刹那,姜的身体化作一道金光投入青铜鼎内,连同鼎里的血液一同消失不见。
  然而这只是九尾狐眼中的情形。
  在周已然和陶姜眼中,姜消失后,一道金光从青铜鼎内急掠而来,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没入周已然心口。
  金光入心后,周已然彻底好了。
  九尾狐炸了。
  神兽之威不可揆度。
  还没跑多远的灵羌族人被突然来临的地动山摇阻断了步伐,部族两边的高山纷纷滚落巨石,脚下的土地也迸裂开一条条裂缝......
  根本无处可逃!
  族长趴伏在地上,正在心中庆幸提前将女儿送离灵羌族时,突然听见熟悉的呼唤。
  “阿爹!阿爹!”
  族长猛的抬头望去,不远处正朝这边跑来的红裙少女不是阿那依是谁?!
  族长几乎是目眦尽裂,用尽全身力气朝她吼道:“别过来!往外跑——”
  所有人都在逃命,偏阿那依在往回跑,她刚跑到族长身边便挨了一巴掌。
  “你回来干嘛?!谁准你回来的!”
  阿那依捂着脸,神色还算平静:“你们都在这里,我能去哪儿。”
  族人都以为那个女人怀的是姜的孩子,她心里却是不相信的,姜不会撒谎,他从来不屑对这些人撒谎。
  可是她不知道阿爹相不相信,她怕极了,已经留下血脉的巫师对灵羌族只有一个作用——祭祀。
  成人典礼后阿兄告诉了她灵羌族巫师的作用,她哭过闹过甚至绝食过。向来对她百依百顺的阿爹第一次这么强硬。她可以在阿爹允许的范围内撒娇耍赖,可一旦过了界限,她也束手无策。
  只能在心中暗暗祈祷,希望族中一切顺遂......这样姜才能在灵羌族平安生活,就像从前一样。
  ......
  得知阿兄死讯的那刻,阿那依就知道这一场祭祀,已经不可避免了。
  阿爹将自己送走,也是明白那女人肚子里的可能不是姜的血脉了吧。
  巫师姜的血脉传承,也是灵羌族族长的要确保的责任。
  阿爹想要借助姜的力量为阿兄报仇,便只能承认下一任巫师已经存在。
  事情已经如此,族长着急的把阿那依往外推:“快逃!这里留不得了!”
  阿那依拉住族长的手臂,大声道:“阿爹!我还能逃去哪里?!”
  族长颓然四望,一片狼藉,怔怔道:“离开灵羌族......去哪里都好......”
  地上到处散落着残肢断臂,阿那依被浓烈的血腥味熏的脸色苍白,刚刚是凭着一腔孤勇跑回来,她现在才有了灭族的恐惧:“阿爹,姜...姜呢?”
  族长惨然一笑:“死了。”
  到处都是灵羌族人惊呼惨叫,有人被山上滚落的石块砸到,有人被崩塌的棚屋掩埋......
  九尾狐蹲坐在祭台,它脖子上挂着的青铜片悠悠漂起,猛然向青铜鼎撞去,‘咔哒’一声,和鼎上火焰纹路中间缺的那块吻合的严丝合缝。
  周已然和陶姜又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力量将他们往青铜鼎处拉扯。
  山崩地陷更严重了,灵羌族即将被掩埋进地底。
  周已然看见九尾狐圈住青铜鼎,闭上了眼睛。
  ......
  一阵眩晕后,周已然感觉自己躺在了地上,顺手一摸便揪住了把青Cao......这熟悉的感觉。
  睁开眼看见的又是满目绿色,清翠茂密的树冠映入眼帘。
  周已然坐起身才发现自己另一只手还和陶姜握在一起。
  陶姜也直起身子,有些无力的倚靠在树干上:“我们这是......回来了。”
  他们现在的位置应当是在文仓中学后面的山腰上,从这里往下望,还能看见学校里亮着的灯光。
  在半原始社会待了一段时间,乍一回到文明世界周已然还有些懵,他现在满脑子都是九尾狐最后那个几乎算得上是放弃的消极姿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