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94)

字体:[ ]

  有些灾难以人力并不是不可以渡过难关,但......反正巫师姜已经长成,可以只用牺牲一个‘巫师’就能解决的问题,为什么不用这个最简单、伤害最少的法子呢?
  这样还不会伤害到族人的利益,所有人都同意。
  能这么快就送来人,看来这次他们真是吓坏了,谁知道下一个失踪被吃的人是不是自己呢?
  姜看了她的腹部一眼,突然笑了一下:“可是......你肚子里已经有了哦。”
  女人被他这话吓得一下就止住了泪水,她下意识抚摸上自己平坦的腹部,惊得话都说不清楚:“有了?是...是东哥的...这里有他的骨血了?”
  姜说的轻描淡写,对她却无异于平地惊雷:“快四十天,长得挺好。”
  虽然灵羌族的人有什么毛病都是找姜看,或许这也是巫师血脉传承的缘故,除了他明确说救不了的,他还从未失手过。
  “这是怎么看出来的?”周已然跟好奇。
  陶姜想了下:“应该是看气吧,怀孕的人身上有两股生气。”他之前五感异常的时候,也能多少看出些不一样来。
  女人一时悲喜交加,她是抱着给家人报仇的心才主动来这里的,她知道这样对不起丈夫,可是这是她唯一能报仇的途径,大不了一年以后生下巫师的孩子她就自杀......
  明明已经想好了后面的一切,可现在却告诉她,她肚子里已经有了丈夫的骨血,这让她如何割舍的下!?
  “不行,我不能...我后悔了...我要走..我...”女人护着肚子转身就打算离开。
  姜冷冷提醒道:“来了这里,你出去是说不清的。”
  女人僵在门边,还是推开门义无反顾地跑了出去。
  这么晚了,却没有一个灵羌族人入睡。
  女人没跑多远就被等在外面的人带走。姜直接将门关上,无视那些窥探的视线。
  果然,第二日那女人又被送了过来,这次一起过来的还有族长。
  “姜,她说她怀孕了,是真的?”族长面色还算平静,似乎只是过来和他唠家常。
  姜也神色如常,实话实说:“嗯。是她丈夫的,我没动她。”
  听他这样说,女人紧张的表情放松了一点,忙道:“是真的!他没有动我!这是我的丈夫的孩子!族长,我不能再......”
  “行了。”族长打断她的话,眼神在她和姜之间打了个转,也不知信没信,“这件事是你自己主动的,没有人逼你来。”
  “可...”原本还想说什么,被族长冷冷一瞥,女人只能默默闭嘴。
  族长的视线落在姜身上时,瞬间温和了一些,语气几乎可以算是循循善诱:“就算已经有了孩子,也不会马上就让你退位的...你也知道巫师对部族的重要x_ing,最近族人都很恐慌,这样也是多一个保障,也能让大家安心一些。你又何必这么排斥害怕呢。”
  姜抬眼看着族长,声音轻柔坚定:“不是我的孩子,我没有动她。”
  女人也赶紧开口道:“是真的!我肚子里的孩子已经40多天了,怎么会是他的呢!”
  族长脸色沉了下来,他也不知两人这话的真假,却不敢冒一丝丝险。
  他知道巫师一脉愤怒不平已久,若不是他们的体质不能离开灵羌鼎的养护,而灵羌鼎的重量没有五六个壮丁抬不走,只怕他们这一脉早就脱离族部控制......
  该说的都说了,姜也不管族长他们会怎么想,直接转身出去整理院子里的Cao药了。
  族长思索了一会儿,还是决定重新选一个女人过来,只是现在这个也要派人守着,万一肚子里真的是......也有个保障。
  围观了一番灵羌族长和族中几位长老慎之又慎的重新给姜选择女人,周已然只有一个感想——“他们对姜也太自信了吧,居然有那么多人相信他能一发入魂!”
  “就算一发入魂,这才过去一天不到,看得出来什么。”周已然假模假式的摇头叹息道,“这还是太落后了。”
  陶姜道:“他们对生、死还是有些敬畏之心,现在族中一大半的人都相信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就是姜的孩子......如果情况再严重些他们可能会按捺不住,对姜动手。”
  “这是一点不顾别人,只敬畏和自己有关的生、死啊。”周已然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大佬跑哪儿去了,一天一夜了都,还真不打算回来了啊。有它在我还要放心些,真怕这群人真拿姜去祭天......”
  两人担心的事没过多久还是发生了,只是和他们预想的不一样。率先发难的居然是族长。
  重新挑选的姑娘的人选还没选好呢,族长的独子就先被吃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