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92)

字体:[ ]

  一片寂静,一些年龄尚小的族人不知道大人们在商量什么,但是他们口中说的是谁他们还是清楚的,听到族长这句话,好几个调皮淘气的半大小孩大声嚷道:“阿那依喜欢他!让阿那依给他生小孩!”
  身边的大人赶紧将开口的小孩儿拉回来,捂住嘴巴不让他们乱说话。
  站在族长身后的阿那依穿着身红裙子,脸却白得很,她飞快看了眼姜院子的方向,最终还是低下头,什么也没有说。
  那日庆典之后她便被父亲关在家中,除了外面不安全外,也是想绝了她对姜的心思。
  从前她一直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不喜欢她和姜交往,在她看来,族中没有哪个年轻人能和姜相比。
  而且族中不知道多少小姑娘装作路过绕大半个部族,就为了悄悄看他一眼。
  也只有父亲才会觉得他配不上自己。
  直到不久前哥哥悄悄告诉了她真相,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家对不起姜,整个部族都对不起姜。
  族长冷哼一声,心情十分不悦:“此事不用再提,巫师的血脉绝对不能断!”
  族长在族中十分有威信,他既已发话,下面的人只能收了心思。不少家中无人失踪的族人更是支持族长的命令,如果这次就将姜用了,那以后再遇到什么......怎么办。
  仗着没人看得见,周已然是趴在院门上看完这场不伦不类的‘不知道多少届灵羌族大会的’。
  周已然总结了一下,他们商量讨论到最后主要得出以下几点需要贯彻执行的方针:晚上不要出门,白天结伴出门......抓紧安排姜相亲。
  最后一点说的直白些就是抓紧给姜配种。
  周已然震惊:“感情灵羌族的巫师都是一次x_ing消耗品?还是血脉传承?”
  之前还说灵羌族没把姜当巫师来敬重,现在看来他们压根都没把姜这一脉当人看。
  陶姜虽然日常脸上没有表情,却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冷冽,他冷眼看着外面那些互相推诿,生怕自家女儿被选中去给姜留下后代的灵羌族人。
  “这些人真是...无耻至极。”
  周已然十分赞同:“简直太不像话了,听他们的意思,姜这一脉是用命在护佑灵羌族,他们没有半分感恩就算了,居然就这么心安理得的将人家当件称手的工具。”
  气哄哄的回到棚里就看见姜坐在床沿边上,心事重重地l.ū 狐。
  半晌,他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将狐狸放在地上,从脖子上取下一块已经磨的光滑的青铜片,抚摸了一下青铜片上的花纹后,他便将青铜片挂在九尾狐脖子上,小小的铜片一挂上去就陷进厚厚的白毛毛里,看不见了。
  九尾狐伸着爪子拨弄着玩。
  姜抱住九尾狐,也不管它听不听得懂,低声在它耳边道:“这铜片是我这一脉的信物,几代巫师佩戴,多少沾了些灵气。之后灵羌族不会再有巫师了,传承断在我这里,这信物也没有什么用......你戴着它对你修行有益处,千万不要弄丢了......”
  “以后不要再到这里来了,他们......都不是好人。”姜看着九尾狐澄澈清透的眼睛,突然有些说不下去话,他转头缓了缓心神后继续道:“我这一脉的父辈母辈从来活不到下一代长成,几辈共用一个名,虽然算不上多雅,但我觉得也还不错,自我以后便不会有人再用,也算独一无二,你今后若能修成人形,也可以用这个现成的名......”
  听到这儿,周已然怪叫一声:“哎呀,这么巧,这不就撞名儿了吗?”说着他胳膊拐了陶姜一下。
  陶姜目光沉沉:“还有更巧的。”
  周已然道:“什么?”
  陶姜从脖子上扯出条丝线编织的细绳,上面挂着的正是姜拿出的那块青铜片。
  周已然看一眼九尾狐脖子上挂的,又看一眼陶姜脖子上挂的,只觉得:“那还真的是很巧哈......”
  不是,你说清楚你到底是姜的后人,还是你就是这个......九尾狐?!
  周已然脸上的情绪明显到不用他开口,陶姜也知道他真正想问什么。
  “我真的不知道。”陶姜也很迷茫,他也没想到自己从小戴到大的铜片这么有来头,就连名字,似乎也不是像爷爷所说的那样:因为母亲怀着自己的时候特别爱吃泡姜,所以取名为陶姜。
  他们这边在纠结的时候,那边已经开始送别了。
  姜在棚子背面的树枝木板搭成的墙边几下就扒开一个不大的洞,他示意九尾狐从这里离开:“趁他们现在都在另一边广场上,你悄悄从这里走。”
  九尾狐歪头看看洞又看看蹲在旁边的姜,欢快的跃到姜的背上,从后边抱住姜的脖子,毛脑袋在姜颈窝蹭蹭蹭。
  姜叹了口气,把它抱到怀里,道:“不能再玩了,你最机灵了,出去后绝对不能被人看到,他们不识好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