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9)

字体:[ ]

  白父黑沉着脸:“虹丫头,这是真的?”
  白晓虹咬牙点头。
  看她点头曹桂花连骂了几句赔钱货:“哎呀!这得赔多少钱?”
  “每家各赔10万。”
  刚刚说完那边曹桂花就尖着嗓子骂起来:“啊!这么多?你们学校抢钱啊!我们家哪有这么多钱...”
  这大嗓门实在是伤耳朵,周已然打断她的叫骂:“这个时间老师刚好在办公室,不如叔叔阿姨我们先去把正事办了?毕竟那位同学都去世一个多月了你们这边的补偿费还没到位......死人的钱可不好欠着。”
  此话一出,曹桂花和白父都白了脸。
  曹桂花梗着脖子,声音却是低了几个度:“我们没钱!”
  白父没说别的,只是叹气。
  白晓虹突然开口:“爸,妈,我这里的情况你们现在也知道了,我回去嫁人也可以,你们把彩礼钱给我,先让我把钱赔给人家。”
  “不行!”一听她这么说曹桂花立马拒绝,“彩礼钱你不许动!”
  白晓虹看着她有些躲闪的眼神,认真道:“我不拿完,只要10万渡过眼前的困难。”
  女儿的彩礼一到手他们就张罗着盖新房,还给儿子未婚妻那边送了两万彩礼钱,如今房子都盖一半了,哪里还拿的出来10万。曹桂花闭嘴不接话了,不知今天是怎么回事,一向懦弱听话的女儿看过来的眼神居然会让她心虚不已。
  “彩礼钱不能动,”白父的耷拉的眼皮盖住了他浑浊的眼珠,“你惹出来的麻烦自己想办法。我和你妈先走了。”
  话一说完就走出了小巷,曹桂花一看丈夫都走了,也赶紧追着出去了。
  白晓虹噗通一声跪坐在地,肩膀轻微颤抖,刚才一直强忍住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和纸人身体做斗争失败的李吴整个纸人糊到她脸上,抱着她的脸给予安慰。
  “我觉得他们不会轻易放弃。”旁边的窗户突然拉开,陶姜探出脑袋发表意见。
  正对着陶姜脑袋的周已然被吓到口不择言:“敢问兄台师承哪门哪派?如此神出鬼没!”
  陶姜居然认真地思考了三秒,回道:“新城大学火锅...派?”
  看着他身上那熟悉的火锅店的制服,周已然无法反驳。
  黄纸本来就吸水得很,泪水都被李吴的纸人身体擦干了,白晓虹很快收拾好心情,“我妈比较冲动,但是我爸是比较小心谨慎的人,他们不会这么干脆地走的。”
  “万一他们去学校问怎么办?”李吴很担忧。
  “他们不敢去问学校的老师,怕负责任,”陶姜猜测:“应该只会去问我们学校的学生。”
  “不用担心,他们问再多人也只会是一个结果。”周已然看着不放心的三人,笑得无辜:“刚刚我趁他们走的时候不注意,往他们身上弹了个符。”
  那符一接触到目标立刻化为灰烬,无形无踪,在之后几天会一直跟着他们发挥效果。
  昨晚见识过周已然手段之后,两人一鬼十分信任他的本事,于是都放下了心。
  “哇啊啊啊啊啊啊我s-hi了我s-hi了!”一放下心李吴才发现现在最要命的问题,她寄居的纸人被白晓虹的泪水糊透了,本来就简陋得身体如今连人形都看不出来,直接变成团废纸。
  还好周已然过来的路上早有准备,把他一直拿在手里的粉色大盒子递了过去,“喏,用这个吧。”
  “这什么?”李吴震惊地,一字一顿地念出包装盒上的字。
  “甜美芭比换装大礼盒?!”
 
 
第5章 芭比
  “这个已经是我在超市里能找到的关节最多的娃娃了,”周已然解释:“而且它是空心的。”
  说着他扯着娃娃的头发把它的头拔了下来,“只要把写着你生辰八字的符纸放进去,我再把你的魂魄转移过去,这个身体用着肯定比纸人方便,防水又结实。”周已然对着萎靡成一坨废纸的李吴极力安利:“你看它还可以眨眼睛!”
  用力晃了几下后,被周已然暴力分尸的芭比娃娃孤零零的脑袋上几乎占据了脸三分之一的大眼睛果然很有存在感地眨了眨。
  然后突然响起幼稚欢快的音乐:“...小朋友们讲卫生~饭前便后要洗手~”
  手忙脚乱地关上娃娃背上的音乐开关,仔细看了看说明书,周已然几乎是有些赞叹地开口:“这个还可以切歌,有14首可以选择。”
  ......
  她至少完成了童年的一个梦想——成为芭比公主。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