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88)

字体:[ ]

  九尾狐每日有姜一日三餐伺候着,不愁吃喝,周已然和陶姜的存粮却要吃完了。
  异兽肉不易腐坏可以保存许久,但也经不住两人当做主食一样的吃。
  九尾狐不出去捕猎,他们没办法蹭吃的,周已然已经堕落到把姜晒的Cao药叼嘴里充当小零食了。
  陶姜就要淡然许多,几顿没进食,发现只是有些微空虚感,没有其他不良影响后,他直接放弃了吃饭这件事儿。
  正把自己扔在院中石板上,和药材一起享受太阳+微风晾晒活动的周已然,在看到院门外的姑娘后,直接一个鲤鱼打挺冲到吃瓜最佳位置,还不给陶姜报信。
  “陶姜!她又来了,今天还带了一大把花!”
  在院门口徘徊的姑娘是部族族长之女,名唤阿那依。这妹子用周已然的话来说就是:别的本事不知道有没有,反正这眼光是非常之好。相中姜之后,天天上班打卡一样往这儿跑,光是他们到这儿的这段时间,这姑娘一天没缺勤。
  “姜,还有几日便是我的成人典礼,到时候你要来给我簪花啊!”
  周已然这些天没少出去游荡,听了不少闲话。
  这个部族叫灵羌族,族中定下婚约的女孩儿都会在成年典礼上接受未婚夫的簪花,这是祝福也是今后携手一生的约定。
  没有婚约的女孩儿在这个场合接受男子簪花,便是互通心意,昭告全族的意思。
  阿那依x_ing格火热,说着这种几乎是表白的话也不见羞涩,红扑扑的脸蛋上满是兴奋:“我喜欢红色的雀舌花儿,你要是送我其他的,我可不会接的!”
  说着,她将手里抱着的一大捧热烈如火束般红色雀舌塞进姜的怀里,大声道:“就是这个,部族后面很多的,你不要采错了!”
  姜把花放在旁边搁置药材的架子上,也没说答应还是不答应,转身拿了碟红艳艳的小果子递给阿那依,声音虽然是一贯的温和,却也疏远克制:“这是早上才采的,拿去吃着玩吧。”
  “哼,每次都是这些小娃娃爱吃的东西,一点儿不知道我们女娃喜欢什么。”话虽这样说,她还是飞快抓了一小把,神情分明是高兴的。
  阿那依转身往外面跑去,脑后绑着的两条大辫子随着她的脚步轻快跳跃,女孩清脆的声音一点点远去:“你要记住了啊,我等你!”
  人一走,九尾狐就从青铜鼎中探出毛茸茸的小脑袋,嘴边白毛毛上还沾着点红色的野果汁液。
  它朝站在鼎里,朝神情莫名的姜伸出爪爪,轻声叫了两下,姜便把它抱到怀里,它八条尾巴顺势缠上姜的手臂、颈脖,这些天它长大了不少,褪去了些幼狐模样。
  姜捻了颗果子喂给它,笑的真切了许多:“你找到的果树,多吃些也无妨,方才送了几个给别人,可不许怄气。”
  九尾狐边吃果子边点头,也不知听懂了没有。
  看了出好戏,周已然被太阳烘晒出来的睡意消失的七七八八:“你猜他会不会去给阿那依簪花?”
  这句废话说出口,周已然也不等陶姜开口,他自己便回答自己了:“十有**不会去,可怜小姑娘一番心意了。”
  周已然手上轻轻敲着青铜鼎的花纹,只觉得这个灵羌族处处古怪。
  巫师的地位何其高,这里的族人虽然偶尔会送些自家多猎的猎物,却对姜没有半分敬畏,平日里除了需要治病疗伤,其他时候不会踏足这里一步。
  阿那依虽然每日往这儿跑,但每次在这儿多待几分钟便会有人来寻。
  姜一个人守着一尊青铜鼎,在灵羌族中心小小的院子里独自过活。
  连采药都只有每隔三日才能出去一趟。
  一旦踏出院门,总有无数若隐若现的视线缠绕在他身上。
  “他不像一个部族的巫师,倒更像是个全族一起供养的......猎物。”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蜜小店(m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1章 典礼
  阿那依成人典礼的日子,正好是姜可以出去采药的日期。
  一大早他便将九尾狐藏在背篓里面, 九尾狐长大了些, 从外往背篓里看,能隐约瞧见一抹白色,一时找不到合适的遮盖物, 姜只能把置物架上已经枯萎的那捧红色雀舌花盖在九尾狐身上。
  这雀舌花即便枯萎也无损它的好颜色, 红艳艳的像在白雪上铺了层红毯。
  族长之女的成人典礼, 整个部族的人都盯着, 两日前就开始布置。姜推开院门就看到满目鲜花,中间的高台两边立着两排一米多宽的大鼓, 鼓面鲜红似血, 不知是用什么异兽的皮制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