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84)

字体:[ ]

  周已然一点不客气的接过,嗷呜一口:“太好吃了!” 虽然没有食盐等调味品,但反而保留了赤鱬肉最本质的甜香,外面一层被烤的金黄,焦香四溢,里面的鱼肉仍然雪白,柔嫩弹牙。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鱼!陶姜你是天才!”
  陶姜盯着火堆继续烤鱼,听周已然这样说也只是抬首看他一眼,并不当真。之前在陶宅也是这样,他就是煮个清汤挂面也能得到周已然一顿夸奖。
  “这赤鱬肉难得罢了......你还要吗?”
  “要!”周已然接过陶姜递来的鱼肉并没有吃,而是送到了陶姜嘴边,“你烤着鱼腾不开手,我喂你。”
  陶姜看着送到嘴边的鱼肉,愣住了。
  周已然用空着的手戳戳他肩膀:“愣着做什么?趁热吃啊!来,张嘴——啊——”
  ......
  几次实验后,两人认清现实,他们现在的状态连最低等的游魂都不如。只能接触死物就罢了,偏偏他们对这个世界的感知同以前一样,会冷会饿会疲倦,一点懈怠不得。
  好在这里的生物确实看不见他们,对它们而言两人是‘不存在’的,过了他们手的死物,在这里的生物看来就是‘消失’ 不见。而且两人的身体状态也一直保持刚来那会儿的样子。
  反正也不能离这只九尾超过五百米,两人干脆以九尾狐为圆心活动。
  这九尾狐胃口小每顿都吃得不多,他们就靠每日蹭九尾狐大佬的猎物过活。
  青丘这地方山清水秀,各色动物也格外肥美,他们不仅能顿顿饱餐,甚至还做了不少方便保存食用的肉干、熏肉。
  “陶姜,你说它怎么都不挪窝的?天天就跟这儿一亩三分地转悠。”再好看的地方也顶不住只有五百米活动范围,周已然已经把这小片区域的情况摸的清清楚楚,这一天天的也没点娱乐活动,他已经无聊到灌灌鸟骂街都能稀罕地围观半天。
  这只九尾狐确实是宅了些,每日的活动就是捞鱼,吃饱了就窝在Cao丛里睡觉打盹,半步都没离开过这条溪流。
  “或许是这儿比较......宜居吧。”陶姜揣测道。
  这话没毛病,这溪流水质干净,里面的赤鱬也傻乎乎的,被吃了那么多同类也不晓得离这儿远些,还时不时浮起来冲天空嘎嘎叫,实在是好抓极了。
  ......
  直到随九尾狐一起被打包撵出青丘,周已然才为自己的‘无聊’发言后悔不已。
  他错了,他还是个孩子,是祖国的花骨朵儿!经不起外面残酷世界的摧残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单身喵想出家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9章 此姜彼姜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一只九尾狐有多小,除非它和另一只站在一起。
  和突然出现的九尾狐一比, 被周已然取了个‘大佬’诨名的那只简直就是还在喝n_ai幼崽。
  就是九尾狐族对幼崽似乎并不是很友好, 大狐一出现直接一尾巴将它掀翻在地,滚了好几圈才稳住身形。
  然后紧接着下一尾巴就来了。
  没几下‘大佬’就这么十分不体面的被‘滚’出了青丘。
  出了青丘范围,大狐转身消失不见, 浑身粘满Cao叶的九尾狐趴在地上呆呆望着云雾笼罩的青丘, 大写加粗的茫然无措。
  周已然:“这云雾怕是层遮掩, 先前在青丘里面看都没有, 咱们‘大佬’被撵出来,后路也没了。”
  陶姜却觉得那大狐未必就是要害狐, 小九尾狐被尾巴抽着一路滚出来, 虽然看着是惨了些,却并无损伤。
  ......
  在外头求生可不容易,像赤鱬那样傻的猎物大概只有青丘才能养得出来。
  周已然和陶姜还好, 先前烤的赤鱬肉用叶子包好, Cao绳串成一串, 两人挂了一身,还能吃些时日。
  九尾狐却是已经几日未进食了。
  外面的世界精彩险恶,山里狐刚刚出来没多久便被盯上了。
  对方还是个有翅膀的飞行兵, 空路两栖, 妥妥压制只能靠四条小短腿不停捯饬的九尾狐。
  还好对方玩弄戏耍的成分比较多,双方一个追一个逃,不知跑过多少山头丛林。
  即便是九尾狐幼崽,跑起来的速度周已然和陶姜也是跟不上的, 两人只能像被放飞的风筝一样坠在九尾狐后边,经常和‘飞行兵’近距离打照面。
  即便知道对方看不到他们,周已然直面对上它的血盆大口时还是心有戚戚然。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