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81)

字体:[ ]

  正准备下嘴呢,眼尾余光正好看到吃瓜看戏的坤木,周已然一腔怒火总算找到了出口!
  周已然自由的那只手一抖,手腕上缠着的琥珀念珠便落在他手中,一头攥在手里用力朝坤木甩去,念珠绳随着口中咒语不断延长,像套绳一样准确落在坤木脖颈。
  稳了!
  敢看劳资笑话,就别怪劳资死也要拖上你!
  那股巨力将他猛的朝青铜鼎一拖,这要撞上,绝对是脑浆迸裂的结局,而周已然却只感觉到一片温暖。
  陶姜抱住了他。
  ......
  脑浆迸裂的是坤木。
  周已然的念珠套上坤木脖颈后,暴力的将他的头和内脏从那副躯体中强行扯了出来,坤木的头被那股巨力带着狠狠撞在青铜鼎上,而周已然和陶姜却在挨上青铜鼎的那一瞬间凭空消失。
  方玄真一脸懵逼的看着一地脑浆和坤木几乎四分五裂的脑袋。
  这个青铜鼎干了这么大一事儿,却干净得不像刚从地里出来,在月光和一片森白人骨的映衬下,甚至还幽幽泛着光亮。
  ......
  青Cao的香气?
  睁开眼就看到满目绿色。
  周已然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就那力道,撞上青铜鼎妥妥被开瓢。
  就是连累了陶姜和他一起英年早逝,不过还好他在前头,说不定有他垫着陶姜能捡回一条小命......
  就这么抱着这些复杂的想法被拉着朝青铜鼎撞去,周已然最后看到的是鼎上那片古朴神秘的花纹,纠缠环绕就像是——火焰,不过中间似乎缺了一小块......
  “感谢天感谢地!感谢祖师爷保佑!”周已然躺地上激动得像个一百多斤的孩子。
  陶姜的手还死死抱在他腰上,周已然掰了半天都没掰开,好在陶姜很快也醒了。
  “这是哪儿?”
  周已然站起身拍拍身上的Cao屑,四周林木环绕空气清新,死里逃生让他心情十分美妙:“看环境应该是在文仓中学的后山,这一通折腾天都亮了,方道长师门的人应该也到了,我们先下山。”
  陶姜打量了一圈周围的环境,总感觉这事儿不简单。
  这些树未免也太高大了些,他们现在目之能及看到的每棵都有几人合抱大小。
  “走吧走吧!”周已然现在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被自己随手一坑的坤木的惨状。
  这林间没有路,Cao木又实在过于茂盛,两人只能摸索着往山下走。
  “陶姜,你听到没有?前面好像有小孩儿在哭?”可这荒山老林的,哪儿来的小孩儿?周已然脑子里瞬间浮现各种法制节目的报道,“不会是有人弃婴吧?!”
  “不是婴儿。”陶姜仔细分辨了一下后,“这叫声和糊糊很像。”
  可不是,自从糊糊这个嘤嘤怪被李吴带着看电视刷综艺之后,一人一狐居然能无障碍交流了,天天嘤来嘤去,如果不是陶宅够大,其他单元也离得远,他们恐怕会被邻居举报虐待儿童。
  这种大山里有狐狸也正常,周已然松了口气,和陶姜互相搀扶着继续找下山的路。
  可不管他们朝哪个方向走,那隐隐约约的‘嘤嘤嘤’仍然不绝于耳。
  再一次回到原点后,周已然终于承受不住了。
  “咱们遇到的这到底是鬼打墙还是狐狸精?”
  既然避无可避,周已然决定和它硬刚。
  两人一路寻着声音找去,这次他们没有再原地打转了,慢慢将森林抛在身后,拨开起码一米高的蒿Cao,周已然当场表演什么叫震惊到失语。
  蒿Cao丛后面是条只有两三米宽的小溪,溪边蹲着的确实是只狐狸。
  可这也不至于让他如此惊讶,毕竟周已然是一个每天l.ū 狐吸狐的有狐人士。
  主要是,一根尾巴的狐狸常l.ū ,九条尾巴的狐狸他这也是第一次见啊!
  小溪水流湍湍,在阳光照耀下波光粼粼,白狐临水自照,一身柔顺的皮毛初雪般干净,偏尾巴尖上一点血红,九尾轻轻摇曳如雪堆落梅般清丽。
  真是......太好看了。
  周已然居然被只狐狸撩得丧失了基本的文学素养。
  然而这幅美景很快就破灭得一干二净。
  从他们这角度只看见九尾狐伸爪一捞,一条半人高的鱼‘啪’的一声便被甩上了岸,可怕的是那鱼竟然是人面鱼身!
  上了岸离了水它只能在地上毫无意义的拼命甩尾。
  九尾狐就优雅的蹲在旁边看着,挣扎半晌反而离溪流越远了,人面鱼似乎意识到自己已无力回天,死心了,躺地上朝九尾狐张开了它那张人嘴——嘎嘎嘎!嘎嘎嘎嘎!’
  这大概就是低配版美人鱼......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