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8)

字体:[ ]

  周已然没说话,因为他感受到了李吴在附近,而且还在试图挣脱纸人之身。
  “你们先回学校,我还有点事儿。”
  看他有些急切的样子三人没有多问,自行回校了。
  此刻正是饭点,新城大学旁边的小吃街熙熙攘攘十分热闹,小吃街背面的小巷却人迹罕至相当安静。
  “你现在就去收拾东西跟我和你爸回老家,人家张老板还等着你办酒席呢!”曹桂花看着白晓虹那副要哭不哭的样子就烦,好在她这个女儿还有这张脸蛋值点钱,18万的彩礼可是他们哪儿的头一份!想到这儿她心里又舒服了,软下嗓子劝。
  “你读书也读了这么些年了,女孩子家家的读那么多书干什么,最后还不是要嫁人?”曹桂花肥胖暗黄的脸上挤出丝笑来:“听妈的话,你就算毕了业也挣不到18万,还不如现在就和张老板结婚,以后不用出去抛头露面就有大把钞票花,妈还能害你?”
  白晓虹从小到大在她妈的威严和棍木奉下长大,在电话里谈的时候她还能憋着口气挂断电话,如今面对面,心理防线一下被冲垮。
  但是一想到她之前因为这件事轻生害死了李吴,她还要赎罪。
  心里多了股劲,她的声音不大但是很坚定:“我不会和你们回去,也不会嫁给他。”
  曹桂花脸色一下y-in沉下来,指着白晓虹鼻子破口大骂:“你不嫁谁嫁?彩礼都收了,家里房子都盖一半了!你给我说不嫁?人家张老板哪里配不上你?你弟弟现在的工作还是人家张罗的!村里多少小姑娘想嫁还嫁不了,张老板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白晓虹气得眼圈都红了:“你们自己收了人家的彩礼和我有什么关系!”
  “小贱皮子还敢顶嘴!”曹桂花恼羞成怒l.ū 起袖子准备收拾这个嘴硬的贱丫头。
  面相憨厚一直没说话的白父拦下了曹桂花:“虹丫头后面还要办酒席见人的,让人看着像什么话。”
  原本因为父亲的阻止心中升起的希望彻底破灭,白晓虹眼中最后一丝光亮消失不见。
  平时胆子小得不得了的人,这会儿心中攒着股劲儿,白晓虹第一次在父母面前昂头挺胸正视他们,声音异常坚定:“我不嫁,18万你们自己还给别人,这个钱我没见过,谁花了谁还。”
  白父拦下了怒气冲冲的曹桂花,苦口婆心地劝说:“你也要为家里考虑,你弟弟一直没工作,他也到娶媳妇的年纪了,你妈都托人说好姑娘了,那结婚盖新房不得要钱啊?家里这么些年供你读书不容易,你也是时候该为家里出点力了。”
  白晓虹看着她以前一直尊敬的父亲,仿佛第一天认识,母亲x_ing情暴躁偏心弟弟对她打骂居多,弟弟被宠坏了顽劣调皮总是欺负她,感情也不深,她一直以为沉默寡言的父亲是这个家里她唯一的依靠。原来是她错了。
  “这些年我靠着奖学金一直读到大学,上了大学我自己做兼职挣钱,没有问你们要过一分钱,你们几时供我读过书?弟弟结婚盖房子你们就把我卖了?你们究竟把我当女儿还是货物!”
  啪的一声脆响,白晓虹被白父一巴掌扇倒在地,白父看着憨厚的脸彻底沉下来,竟有几分可怖,“你不嫁是吧,我和你妈这就去你学校找你老师给你办退学,我是你爸还做不得你的主了?!”
  “叔叔阿姨你们就是晓虹的父母呀?”突然巷子口传来一道清朗温和的声音,打破了里面压抑的气氛。
  白父白母压着怒火回头就看见一位抱着一个大盒子肤白发黑笑眯眯的男生走进小巷,把摔倒在地的白晓虹扶了起来,一脸笑意瞧着十分好相处的模样。
  曹桂花皱着眉头很是烦躁:“你是谁?”
  “我叫周已然,是白晓虹的同学,”周已然捏着从白晓虹背上拿下来还在不断挣扎的小纸人,心里有了个主意,“你们是来帮晓虹交赔偿费的吗?”
  一听和钱有关曹桂花十分警惕:“什么赔偿费?”
  周已然对捂着脸还有些懵的白晓虹眨眨眼:“原来你们还不知道?前段时间白晓虹的室友在寝室和几个室友闹了矛盾,一时没想通跳楼自杀了,这事儿虽然学校给压了下来没闹大,但是毕竟和她们有关,所以学校的意思是每家给那位去世的同学的家人一笔钱,安抚一下那位同学的家人。”
  “其他几位同学都交过钱了,就只有晓虹还没交。”周已然十分做作地叹了口气,“大家同学几年,她的家庭我也了解,她说家里拿不出那么多钱,体谅你们两老还要照顾一个比他小两岁的弟弟,就没让老师通知你们。这些日子她一直在外面打工还钱呢。”
  听到这儿白父白母心中开始不安起来,刚刚他们找过来的时候白晓虹确实是在打工。
  “要我说她当时就该给你们说的,再穷也是一家人不是?”周已然颇有深意的继续道:“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家人在一起省着些,再大笔钱都可以攒出来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