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66)

字体:[ ]

  “二来,就算排着队拿着投胎的号码牌,好几百年过去,前头的也应该已经重新做人了,再祭拜也没有用。”
  那这里的牌位就齐全得很奇怪了,除非真的是为了纪念烈士,供后世瞻仰。可那又没必要如此遮遮掩掩了,应当将先辈的功绩好好记录传唱才对。
  周已然头疼地蹲在地上,果然还是不能熬太晚的夜。
  陶姜看他痛苦纠结的样子,有些担心:“别着急,你先去休息会儿补补觉。”
  听了陶姜的话,周已然抱着膝盖抬头看他。
  就是这一眼,让周已然茅塞顿开。
  “陶姜!你快过来看!”周已然激动直扯陶姜衣摆,陶姜只好听话地跟着蹲下。
  “像不像个阵法?”
  陶宅祠堂面积不小,可要摆下几百个牌位还是有些勉强。除了正对门的那面墙摆满了牌位,其他几个方位也放了架子摆牌位,就连门两边也有。
  整个祠堂像个‘回’字一样,外圈是壁画,内圈是牌位。
  站着时不觉得,这样蹲着抬头看去,感觉十分压抑。
  周已然抬指在地上虚虚写了个回字,眼神清亮地看向陶姜:“我觉得这是镇压着什么东西。”
  陶姜和他对视几秒,明白了他的意思:“壁画上的那个九尾狐?”
  “对!你的房间坍塌或许也和这有关系。”
  ......
  刚从祠堂出来,周已然正打着哈欠准备回房睡一觉,就收到了方玄真的消息。
  他和他的几位同门想来陶宅拜访一番,人已经到洛书小区门口了。
  周已然用冷水洗了个脸,精神了许多后跑去给他们开门。
  几个穿着道袍盘着发髻的道士还是很吸引眼球的,还有胆大贪玩的小孩从小区门口跟着他们走了一路。
  周已然迎他们进了门,陶姜已经在院子里的桌上摆好了茶水。
  才一落座方玄真水都没喝一口便急急问道:“你与坤木斗法,感觉他现在实力如何?”
  周已然还真不好回答,那天晚上他们也没正经交手,只能谨慎的道:“只剩个头还拖着一副肠胃,确实影响了他的实力......而且发现他时,他就已经被银杏枝挂住。”
  听了他的话,几位道长同时抬头看向正为他们遮y-in挡阳的银杏树。
  一位头发已经花白的道长站起来围着树转了几圈,手指不停掐算,口中念念有词。
  方玄真解释道:“这位是陈玄清师兄,于推算一道颇为擅长。”
  既然是方玄真的师兄,想必能力不弱,周已然还真有点期待他能算出什么了。
  “这树有灵啊!”陈道长甩着拂尘激动的不行,一副想摸又怕摸坏了样子,继续围着银杏转去了,“假以时日说不定能修炼有成!”
  可不是,都修了好几百年了,这个假以时日不知道又要多少年。
  这位师兄x_ing格有些痴,看他现在明显为银杏痴迷的模样估计也算不出什么来了。方玄真有些不好意思的转移话题。
  “抓住坤木之前我们会一直留在新城,我与诸位师兄弟带着坤木身体临时租的住所离这里不远,坤木再来我们也好及时支援。”
  “这样自然再好不过!”周已然突然想起一件事,连忙问道:“坤木的身体现在和你们在一起?”
  方玄真点头道是。
  周已然提醒他们道:“那你们可要小心,不要被举报了。”
  他心里十分好奇这几位是怎么带着具无头尸体,一路到新城的。
  方玄真笑着将一直背在背上的黑色布包打开,漏出一截白森森的骨头。
  “没事,全在这儿了。”
  “坤木修炼飞头术有成,他留下的半具身体不腐不坏,人体联系紧密,怕坤木有秘法能召唤他原身,师门费了不少力气炮制出这幅尸骨。”
  这就很绝。
  周已然缓慢的给方玄真比了个赞。
  就,有点期待坤木看到自己骨头的反应……
  作者有话要说:  这几天忙毕业的事,超级超级忙(T▽T),咸鱼作者无存稿,会尽量多写!疯狂鞠躬(つД`)
 
 
第31章 要饭狐
  临走前,陈道长专门将周已然拉到一边, 仔细交待了好些养护这棵银杏的技巧。
  “道长放心, 这树定期有专业的工作人员打理养护的。”周已然没想到这位道长如此热情,有些招架不住。
  陈道长很不认同他的话:“他们哪里知道如何养护树灵!这不是普通的树,这是有修为的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