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59)

字体:[ ]

  他娘生前最是疼他,可这死了之后脾气像是也变了,刚刚跪下求她也不管用,郭文有些踌躇道:“只是我妈现在......我们也没法沟通。”
  神智浑噩之下接触了阳世亲人,原本虚弱的魂体被生气冲撞,老人已经有些散魂之态。
  “...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周已然咒语念完,郭老太太迷茫的神色渐渐褪去,环视了一圈,看到灵棚里挂着的遗照,才想起来,自己已经死了。
  她放开孙子的小手,神情悲伤不舍。
  浩浩妈连忙将儿子抱到怀里,仔细擦干小脸上的泪痕,摸着儿子有些冰冷的身体,心中一阵后怕。
  “行了,你现在可以同你妈好好说了。”
  老人恢复神智自然一切好说,虽然这个不成器的儿子差点把她气得死第二回 ,可她这个做妈的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只能像个老母亲一样将他原谅。
  郭文咽了咽口水,他也看不见自己老娘的鬼魂在哪儿,只能凭着感觉对着面前的空气念叨:“妈我错了...我明儿就给您在殡仪馆好好办一场...以后逢年过节隔三差五都给您点蜡烧香......”
  总之就是各种认错,各种许诺。
  头一次看小弟在母亲面前这么气弱,这场景看得郭家其他几个子女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该同情他还是乘机幸灾乐祸。
  郭文到底还是哄好了。
  郭老太太最后看了她的后辈一眼,转身朝黑夜深处了,瘦弱的魂体依旧佝偻着,步子不太,走得慢慢悠悠,只是这回她没有栓着她的小孙儿一起了。
  浩浩似有所感,在他妈妈怀里看着灵棚里挂着的n_ain_ai照片,懵懵懂懂地大哭起来。
  ......
  回到陶宅关上大门的那一刻,听着小孩的哭声,周已然轻轻叹了口气。
  陶姜:“她为什么只对郭文这么愤怒?对她其他子女就要...嗯...宽松一些?”
  “偏爱吧。”周已然道:“她偏爱小儿子的同时对小儿子的期待也就越高,付出没有得到同等的回报自然会生气愤怒。”
  周已然:“这种还算是好的吧,至少没有对其他子女要求更多。”
  陶姜明白了:“人心都是偏的?”
  “人心自然都是偏的。”
  “挺可怜的。”陶姜垂着眼,夜色模糊了他面上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他声音低沉地道:“太不公平。”
  这说的还是郭家的事儿吗?周已然认真想了想才开口:“也不尽然,人有喜恶,不可强求,但总会有人偏爱你。”
  “有人连人民币都不喜欢呢,”周已然笑笑:“他们更爱美元。”
  陶姜抬眼看他一眼,跟着笑了。
  周已然推着他往内院走去:“好啦,总算清净了,咱们得好好休息才行,养精蓄锐才能和坤木秃驴一决高下......”
  “卧·槽?!?”周已然吓出脏话。
  “两位晚上好。”
  无意中一抬头就看见挂在院里银杏树上的脑袋,周已然差点没恶心的吐出来。
  若只是光溜溜的一个脑袋还好,偏偏下面还扯着一副内脏。
  血糊糊的往下滴。
  飞头降修炼到后期,可拖着肠胃飞行,遇猫吸猫血遇人吸人血。
  因为飞行高度不高,所以降头盛行的地区很多人家会在围墙、房顶上种带刺植物,以防飞头来袭,期盼降头师倒霉被勾绊住。
  坤木还真有这么倒霉,来偷袭居然被银杏树枝挂住了,被挂住的是自己的肠胃他也不敢生拉硬扯。
  一个光头静静挂在树枝上,可怜无助还恶心。
  银杏树枝不知道是刺穿了坤木的肠子还是其他什么内脏,血一直往下滴滴,
  闻着浓郁的血腥味,周已然出离愤怒,谁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的血!说不定还是混合物!
  “艹!!!太恶心了!把我们院子都搞脏了!”
  “施主这是......强人所难。”
  坤木无奈,我也不想啊。
  周已然捡起地上用来浇菜的水管,对准坤木的头,冷笑一声:“我偏要强人所难。”
  “来偷袭,总要付出点代价。”
  说罢,将水龙头开关拧到最大的档次,对准坤木的脸滋。
 
 
第28章 坍塌
  周已然也是被气得狠了才会拿水管放水滋坤木,看着树下的一地血水,就很后悔。
  “你TM肠子破了!在漏!”周已然有点崩溃。
  坤木却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如果不是只剩头和内脏,他说不定还要合手念句佛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