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58)

字体:[ ]

  据说陶姜的爷爷是个道士。
  虽然不知真假,但看着已经走出几步远的儿子,实在没其他法子,郭文咬牙转身朝陶宅跑去。
  大门被拍的砰砰响,周已然不想做调解家庭矛盾的老娘舅也不行了。
  门一打开郭文就扑上去急急开口:“陶大爷在吗?!救命?!”
  你们自家人的事儿,还能这么严重?周已然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判断错误了。
  陶姜道:“爷爷这段时间出门了,不在
  家。”
  郭文一听他这话,急出一脑门汗,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边浩浩妈已经又开始拉锯战,听到老婆孩子的哭声,郭文心中也是六神无主。
  “嗯?”周已然看着前头人贩子抢孩子一样的场景,疑惑不已,“现在y-in间也有拐子了?”
  郭文目光灼灼地攥住周已然衣摆,激动道:“你看得到?难道你也是道士?求求你救救我儿子!”
  “我不是道士,”周已然用力抽出自己的衣服,“只是对这方面有些了解而已。”
  郭文也是病急乱投医,眼看着老婆快要拉不住儿子了,急道:“求大师救命! ”
  周已然对比了一下灵棚里挂着的老人遗照,回来的确实是郭家n_ain_ai,不是什么孤魂野鬼。
  视线扫到冰棺前的长明灯,周已然道:“长明灯灭了。”
  听了他的话众人才发现,放在棺尾的两截手臂粗的大蜡烛已经熄灭。
  在场年长一些的人面色顿变,而小一辈的年轻人压根不知道长明灯的意义。
  民间说法,在棺尾点长明灯能照亮通向y-in间的路,替亡魂引路,让他们不至于迷路。
  以前守灵点的长明灯是油灯,需要时时关注,不能让它熄灭,长明灯熄灭代表亡魂不安,也是子女不够重视。
  现在大多会买这种特大号蜡烛,能燃许久,不必守着添油,减轻了守灵的负担。
  像郭家这两根蜡烛齐齐熄灭的,也是难得一见。
  看蜡烛的剩下的长度,熄灭的时间还不短。
  郭文也是才发现长明灯已经灭了,看着灵棚里的麻将桌,心中后悔极了。
  “那现在怎么办?”
  “重新点上啊。”周已然在郭文拿着打火机准备上前点灯时阻止了他,“换个人去。”
  郭文想起自己做的这一系列蠢事,和现在回来的老娘对他的态度,僵硬地退了回来。
  最后是郭家大哥去点燃了长明灯。
  说来也奇了,这灯一点上,灵棚里的y-in冷渐渐被这一点小小的火光驱散,连浩浩妈那边也感觉浩浩身上那股力道松了许多。
  其他人看不见,周已然却能清楚地看见小孩身边的老人家,身形佝偻一身青蓝寿衣,牵着孙子,脸上一片茫然。
  这怕是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浩浩被妈妈和n_ain_ai几番折腾,这会儿正抹眼泪呢。
  周已然面上带出个笑来,柔声问他:“小朋友,这么晚了怎么不在家里睡觉呀?”
  浩浩小朋友委屈得不行,细声细气地回答:“爸爸妈妈打牌,n_ain_ai找不到他们,我带n_ain_ai来找!”
  周已然摸摸他的脑袋,浩浩只觉得头顶一暖,有些高兴地蹭了蹭。
  “今儿是老人家头七?”看着他们点头,周已然道,“那你们心还挺大。”
  这种日子也没预备些祭祀用的饭食。
  头七亡灵返家,为了不让亡灵记挂,影响他投胎再试为人,亲人要回避。郭家这点做的倒好,举家出来搓麻将,可惜被老人家找来了。
  郭文小声道:“嗨,我们不以为这些事封建迷信嘛!是糟粕!谁知道......”
  “你觉得是迷信,那还在这办什么丧事,做给谁看?”周已然毫不留情面。
  郭文觉得自己也挺委屈的,这种事不论办大办小,哪能真的不办啊。
  “那现在该怎么办?有什么办法能把我妈......送走......”
  这话怎么说都别扭,显得他们多冷血无情似的,可老人家确实已经咽了气。
  这不是那什么吗?——人鬼殊途。
  周已然瞥他一眼,意有所指:“她愿不愿意走还得看你。”
  “这...什么意思?”
  “看你能不能劝走她,我也不是不能动手,只是若动了手,你母亲的魂体能不能保全......”
  郭文吓得连连摆手:“别别别!”万一要是给他老娘弄魂飞魄散,他这儿子罪过可就大了。“那...还是我先劝劝?”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