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56)

字体:[ ]

  郭文这两天愁得觉都睡不好,八十岁的老娘突发脑溢血没抢救过来,按说这年龄也算是喜丧,可这丧事却成了难题。
  几个兄弟姐妹都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指着他来c.ao办。
  他是家中幼子,老人生前偏疼他一些,一直和他们家住一起,帮忙带孩子,洛书小区的这套房子也是落在他名下。
  可这些年老人也是他们家一手照顾。
  这妈也不是他一个人的,现在去世了让他一家负责,像话吗!
  气归气,老娘的尸身在医院太平间放了好几天了,这也要见天的交费。
  在殡仪馆c.ao办,没个几万块钱摆不平,郭文想了好几日,最后和老婆一合计,咬牙决定在小区里请人搭灵堂。
  按说这事儿不管是依照小区物业还是街道办的规定,都是违规的,但郭文拍着胸脯保证只摆几桌酒菜,不放鞭炮没有音响歌舞。
  谁家没个老人,洛书小区又是个老小区,里面的住户大多都是几十年的邻居,不好为了这事过不去。
  郭文连搭灵棚的地儿都相看好了,搭在单元门口进进出出的不方便,也不够宽敞,小区里那个老宅子门口正合适。
  敞亮,摆十桌都不是问题!
  ......
  周已然正一张张叠符呢,就听见阵阵喧闹声,大门外像是搬来了个菜市场。
  放下符箓出门一看,差点没给他气乐。
  灵堂摆到家门口来了。
  郭文正指挥工人摆放灵棚框架,听到门开的声音,回头就看见一个眼生的年轻人站在大门内正往外看。
  “小伙子你是小陶朋友?瞧着眼生,新搬来的吧?”
  周已然打量了一下陶宅外面空地上摆得乱七八糟的大堆桌椅,点点头,没说话。
  见他打量,郭文也不在意,边指挥工人作业边道:“小陶在不在家?他郭n_ain_ai前几天去世了,借他门口这块地搭个灵堂,他丁点儿大的时候他郭n_ain_ai还带他去买过糖吃呢。做邻居这么多年,这点小事他不会介意吧?”
  “我会转达的。”
  周已然看了一眼他晦暗的额头,直接将门关上了。
  “嘿,现在的年轻人一点礼数都没有!”郭文看着紧闭的朱红色陶宅大门,一口气梗在心口不上不下。
  回到小院看见陶姜接手了他没叠完的符箓,正慢慢吞吞比着他之前叠好的依葫芦画瓢。
  “外面怎么了?怎么这么吵。”
  “一大叔在外面摆灵棚,说是你郭n_ain_ai去世了。”
  陶姜思索了一会儿,无果。
  “哪个郭n_ain_ai?”
  周已然无语道:“我哪儿知道,他说在你小时候还带你去买过糖吃。”
  陶姜回忆起几乎可以说是泡在糖罐子里的童年,有些为难道:“那范围有点大。”
  可可爱爱的小糯米团子谁不喜欢呢?
  连去上小学的路上都会有阿姨、n_ain_ai忍不住给他塞糖。
  陶姜小时候衣服兜兜从来都是鼓鼓囊囊的,全是糖果的甜蜜味儿。
  “那你很木奉木奉哦。”小时候因为沉迷n_ai糖惨遭蛀牙,失去糖果自由的周已然一脸冷漠。
  陶姜眨眨眼,睫毛修长浓密如扇,居然有那么一丝纯良意味,“也还好。”
  虽然没有鞭炮和歌舞,但入夜后的守灵仍是重头戏。
  吃了晚饭后,隔得远的亲戚纷纷告辞,剩下的都是近亲,郭文不知道从哪儿找来几张机麻桌子,一个愉快的守灵之夜拉开序幕。
  午夜,灵棚里依然热闹,三张麻将桌热火朝天,若不是两旁摆着的花圈挽联,这里更像是麻将馆。
  没人注意冰棺旁的长明灯已经悄悄熄灭。
  “哎!糊了!”郭二姐一边收钱一边随口说到,“这都六月了晚上怎么还怎么冷?”
  郭大哥含着烟玩笑道:“说不定是妈回来了。”
  同桌的郭文也符和着说:“那妈可要保佑我下一把赢回来,今天尽输了,一点没入账!哎不行,你们等等我去给妈上柱香回来再打!”
  闻言,郭二姐原本因为赢了钱的笑容消减了些,意有所指地说:“妈向来最心疼小弟,这一炷香下去我们怕是只能输喽。”
  郭文举着香对着老人的照片拜了三拜,得意一笑,“老话不都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疼幺儿吗?哈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郭文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刚刚c-h-a进香炉就齐根折断的三炷香。
  揉了揉眼睛,郭文抖着手重新点了三炷香c-h-a进去,一样的结果。
  “怎么回事?”“香怎么会断了?”“这...瞧着诡异得很,不是好兆头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