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54)

字体:[ ]

  81颗念珠是道家制式,代表太上老君八十一化。
  周已然摸了摸缠在手腕上的珠串,理直气壮:“实用主义至上!”
  到了王茜住的房子,周已然站门口都能感觉到由内而外散发的y-in气,凉嗖嗖的驱散了一身暑气。
  进门后王茜打开灯,客厅里还是有些y-in暗,她不好意思道:“这灯可能要坏了,我和室友一直忘了换。”
  “发生了那些怪事后,我们都不敢再住在这里,可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合适房子,这里离公司近,上下班方便。”
  周已然看了这套房子的布局,只觉得脑仁疼,一套二的公寓,面积不大走廊不少。
  “建筑商请的哪位凶宅设计师啊?地方不大拐角不少。”
  王茜附和道:“确实不太方便,走转角时,视野受限容易受到惊吓。”
  建筑系专业的周已然想起曾经头秃肝作业的的日日夜夜,很是愤慨:“设计成这样,头没被老师打掉吗?”
  “难道还有其他问题?”白晓虹也是第一次来,她感觉除了y-in暗一些好像也没有其他不对。
  “采光朝向都不好,拐角太多窗户不够,空气不流通,最重要的是卧室到厕所的这个多余的走廊居然没有装灯,这么y-in暗是要养煞吗?”周已然越看越气。
  王茜听了还挺赞同,她晚上去上厕所走这条走廊就总觉得y-in森森的。
  “所以那些怪事是因为房子格局不对造成的?”
  “不是啊,是因为这里真的是凶宅。”
  周已然指着浴室里的花洒杆道:“她还挂哪儿呢。”
  王茜看着花洒咽了咽口水:“什...什么挂哪儿?”
  周已然拿出盒朱砂问:“要不要看看?”
  “那就...看一看?”王茜也是胆子大,有种来都来了,不看白不看的心态。
  周已然食指沾了一点朱砂,往王茜额头上轻点:“天清地明,y-in浊阳青,开我法眼,y-in阳分明!”
  随着他咒语落下,王茜只觉耳边一静,再睁开眼时,便觉得眼前一切事物都蒙了层灰蒙蒙的轻雾,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是什么鬼?!”
  周已然用同样的方法给白晓虹和陶姜也开了y-in眼,抽空回答道:“还割了腕,不知道算不算吊死鬼。”
  可能是设计这小区的建筑师的个人癖好,浴室大小能抵得过半个客厅,房东也装修得挺华丽,花洒浴缸一应俱全。
  租这房子时王茜看着这浴室还挺高兴的。在外面辛苦工作一天,回家听着音乐泡个泡泡浴不能更惬意。
  现在看着一浴缸的血水,和披散着头发挂在花洒杆上的...鬼,王茜吓得眼泪都出来了。
  “我之前用花洒的时候...她也挂上面吗?”
  这个问题怎么回答?周已然迟疑道:“说不定会给你腾个位置?”
  王茜捂住脸,心里非常崩溃,她在这儿住了快两个月了,不知道用了多少次浴室......
  那吊死鬼一动不动地挂在花洒杆上,除了手腕上的口子不停的滴滴答答往下滴血,一点动静都没有。
  全身上下写着厌世二字。
  陶姜在网上搜了搜这个小区的名字,还真查出来点东西。
  “半年前这个小区发生过一个自杀的案件,年轻女x_ing,割腕躺浴缸里没死成......尸体在花洒上吊了一夜才被室友发现。”
  虽然新闻上没写具体详细地址,但上面的死法和这吊死鬼一一对应,就是这里没跑了。
  看这满浴室的红,恐怕体内的血都放干了,这吊死鬼真是个狠人,死得太惨烈了。
  “心疼她室友......”王茜声音虚弱,她太能理解乍一见到这种血腥场景的感受了。
  白晓虹虽然脸色也不太好,但还能稳住心神,给她端了杯水来。
  “房东也惨,这房子就这么变成凶宅,烂手里了。”周已然转念一想,“但也不能当没发生过租给不知道的人。”
  王茜端着水弱弱点头,她要是知道这里发生过这种事,就算离公司再近也不会租。
  原本一直没动弹的吊死鬼突然转了转脑袋,露出了她凸出的眼球和长长的舌头,脸色青紫看着特恶心。
  “啧!活着糟蹋别人房子,死了还不安生,”周已然皱着眉头嫌弃道:“挂这儿吓唬谁呢!”
  一句话仇恨拉满,浴室里的血开始哗哗的往外溢,周已然连忙让他们后退:“吊死鬼很凶恶,你们千万别沾上她的上吊绳!”
  王茜欲哭无泪,那你别怼她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