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50)

字体:[ ]

  “你这和尚可真不老实。”女鬼虽笑着,声音却似含着冰,“佛法修得不怎么样,花样不少。”
  坤木把着念珠道:“兵不厌诈,施主过誉。”
  女鬼周身y-in气剧烈波动,那心口一击将她伤得不轻。
  形势陡然逆转。
  女鬼暂时没了战斗力,坤木却没有下死手的意思,边拨弄念珠边道:“我若不杀你,你可愿随我修行?”
  女鬼冷笑:“若我不随你修行又如何?”
  和尚垂目轻叹:“冥顽不灵,贫僧自当替天行道。”
  “难怪能数次摆脱玄门追杀,”周已然感叹,“这种什么时候都不忘拓展人力资源的精神应该去创业啊,做什么通缉犯。”
  和尚还是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女鬼冷着脸和他对峙。
  在这种千钧一发的时刻,大巴车里突然传出此起彼伏的掌声。
  伴随着掌声的还有阵阵叫好声。
  “厉害!厉害!”“叉虫达人!牛批!”“小小的身体大大的能量啊!”“......”
  坤木:......笑容突然僵硬。
  周已然哀叹一声捂住脸,对车上那群二百五绝望了,这么热闹里头是在汇报演出吗?!
  眼见着坤木抬脚就要往大巴走去,周已然咬牙道:“我tm在板砖上画的是驱鬼符啊!对活人没用!没办法了,只能靠物理伤害了!”
  说罢,抄起板砖气势汹汹带着十二分的力气,瞄准坤木,甩了出去。
  手感这种事真的很玄,周已然板砖脱手的那一刻心中便划过两个字——稳了。
  果不其然,板砖直直的一点没歪的砸在坤木后脑勺。
  任是坤木是修行之人,在没有防备之下也难挡这实实在在的板砖伤害。
  当即便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周已然见一击即中,松了口气,从躲藏的地方跳了出来。也没有说话,几个箭步冲过去,捡起地上的板砖,对着坤木血流不止的脑门比划了几下后,悻悻收手。
  不能搞出人命。
  看着周已然和跟在后面出来的陶姜,坤木神色莫名:“原来是你们。”
  周已然并不接话,埋头用桃枝在坤木身边搭阵。
  阿桑很是兴奋地道:“果然是天道好轮回!坤木你也有今天!快还我蛊母!”
  坤木被周已然的阵法困住,动弹不得,无奈一笑:“蛊母贫僧只是暂借,女施主何必如此逼迫......”
  话音未落,周已然突然抬手将他脖子上的念珠取了下来:“只是暂借。”
  坤木:笑不出来。
  纵然有女鬼大意的缘故,但这念珠能一击重创也不简单,这么厉害的法器放在坤木手中,威胁太大。
  谁知道他还有没有留翻盘后手。
  形势变化太快,刚才还威胁她的和尚转瞬也落到和她一样的境地,偏偏造成这一切的还是之前让自己也吃过大亏的楞头小道士,一时间女鬼还真不知道该不该抓紧时间嘲讽和尚几句。
  上次在甄宅,她跑之前可还放了狠话,哪里能想到再见的时候来的这么快,还是在她如此狼狈的时候。
  周已然正头疼怎么处理坤木和女鬼呢,几位穿着青色道袍的道长急步朝这边来。
  跑在最前头的便是提着桃木剑的方玄真。
  双方抱拳行过礼后,方玄真有些歉意地道:“实在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追捕坤木的其他道友分散在新城各处,荌山附近的便只有我们几位,不知坤木现在在何处?”
  周已然和陶姜让开一步,露出困在阵法中的坤木。
  周已然摆摆手道:“不晚不晚,这边山路也不好走,能这么快赶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准备大干一场的道长们一脸懵逼的看着被困在阵法中间满头是血的坤木。
  这是......已经结束了?
  方玄真看着地上精妙的阵法真心实意的赞叹道:“周道友年少有为道法高深!以桃枝结阵,实在是巧思!”
  其他几位道长听了方玄真的话也纷纷称赞。
  这可把周已然给整懵了,讲道理我也是想用朱砂红线结阵的,这不是没那条件吗!
  “情况紧急,我也是胡乱结的阵,”周已然找准c-h-a话时机,连忙道:“我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坤木之前与女鬼斗法多时,消耗了太多体力,我也就是渔翁得利,运气好罢了。”
  几个道士看了看不远处身受重创的起码几百年鬼龄的红衣女鬼,又看了看他们追杀了好几年的坤木脑袋上这会儿还没止住的血洞,最后目光停在周已然手上染血的板砖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