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48)

字体:[ ]

  没有借助任何外力,符箓牢牢地粘在了车门上。不知是不是错觉,粘上的那一刻,符面上似有金光一闪。
  周已然挂上电话后,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马上给方玄真发消息补充了现在的情况,只希望来的人够多,镇得住这个场子。
  陶姜亦是眉头紧皱:“连同大巴车一起在山里,这里难道还有能供大巴车通行的道路?”
  他们那天上山走的那条路最多只能同时供一辆小轿车通行,即便是鬼也不可能让一辆大巴车凭空出现在山中,所以,一定有其他的路。
  周已然道:“路的事儿你去问问民宿老板,我抓紧时间多准备点东西。”
  陶姜点头,立刻去了。
  陈桉坐在一边干着急,周已然拿着记号笔在他的纸人上画的认真,阿桑也在摆弄从布包里拿出来的瓶瓶罐罐。
  他憋了半天还是没憋住:“我能做些什么?”
  闻言周已然头也没抬:“民宿外有几棵桃树,你去帮我折些枝丫回来吧。”
  时间紧迫,陈桉也没问缘由,跑出门折桃枝去了。
  陶姜和抱着一大抱桃枝的陈桉很快回来。
  周已然将添好五官的纸人收拢在一堆,又抓紧时间画了几张符箓。
  “据老板说,前两年有位老板在荌山后侧计划动工修建一座度假山庄,后来不知道什么缘故,没修多久这个工程就紧急停了。”陶姜继续道,“民宿这边走的是自然复古路线,而且位置就在半山腰,走上来不到二十分钟,所以就没有将外面的路铺宽。”
  周已然理解他的意思了:“所以只有度假山庄的那条路足够供大巴车通行?”
  陶姜点头道:“对,我问了老板,从民宿这边有小道可以直接穿过去。”
  “阿桑你的蛊虫有办法感应到坤木更具体的位置吗?”不要是一整座荌山这种。
  阿桑神情有些为难:“如果有他的蛊虫做引的倒是可以,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
  周已然想了想,道:“死了的可以吗?”
  看着周已然拿出的矿泉水瓶里断成两截的蛊虫,阿桑两眼放光道:“死了的也行!以宝宝的能力保准精确到十米以内!”
  “那走吧。”周已然顺手接过陈桉抱着的桃枝,“老大你就别去了吧,我带着初始装备等会儿战况激烈顾不上你啊。”
  陈桉也知道自己去了可能还会帮倒忙,便留在民宿等待消息。
  荌山其实算不上特别大,但走这种崎岖的山路还是有些费劲,阿桑却是适应良好,甩着大辫子走在最前头根据她手中的蛊虫带路。
  此时分明是正午,一日中阳气最盛的时候,徐新汶也是因为误打误撞时辰对了和符箓的缘故才能打出那通电话。
  可他们这会儿越是往山y-in处走便越发觉得y-in森,不是因为树荫带来的y-in凉,而是直往骨子里钻的y-in冷。
  周已然把手机拿出来一看,果然信号格已经空了。
  不必阿桑的蛊虫示警,周已然和陶姜便已经交换了眼神,各自警醒。
  穿过片树林,入目便是一片只起了地基的工地。周已然三人远远便看见停在工地旁边的大巴车。
  以及大巴车不远处一坐一立的一人一鬼。
  看样子,食用权争夺战的结果还没出来。
  这种非常公平的1v1斗法自然不好贸然上前打扰,周已然三人非常j-i贼地蹲在了工地里。
  那边和尚跌坐在地,闭目双手合十,嘴唇开合间,咏诵经文,而他所坐之处却布着道家的阵法。
  这女鬼也并非省油的灯,勾着抹笑意,冷眼瞧着念经和尚,身形丝毫未损。
  和尚的经文咒语竟似对她没有任何影响。
  这里估计就是那女鬼的老巢,这女鬼的实力在这儿和那日在甄家不可同日而语。
  周已然小心掏出几张小纸人,白纸裁的纸人只有半个手掌大小,对着它们轻声念了几句咒,纸人便飘飘然落了地,稳稳当当地立在了地上。
  阿桑瞧着地上自行排列得整整齐齐的纸人,很是稀奇。
  周已然将一路抱过来的桃枝折成小段,小纸人们很是机灵地伸出薄薄的纸手接过,很快纸人大军便装备精良。
  一个个握着比自己还高的桃枝,雄赳赳,气昂昂,ovol
  不用周已然吩咐便列着队朝前面的大巴车去了。
  周已然捞回来一个,在它背上附了几张符箓。
  小纸人被重担压得飘不起来,嘿咻嘿咻的匍匐前进。
  对上陶姜和阿桑莫名的眼神,周已然用桃枝在他们藏身之处结了个隐蔽声息的小阵。
  “你们不要被它们可爱的表情迷惑了!”周已然道,“剪纸成兵术,做出的是可上战场的兵士,它们不饮不食,刀枪勿伤,进退冲杀,任由c.ao纵!”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