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46)

字体:[ ]

  陈桉耳朵尖都红透了,完全招架不住,支支吾吾道:“可...可我没有......”
  “你让这位姑娘给你看看呗。”周已然在后面实在看不下去一个一米八的汉子红着脸扭捏羞涩的样子。“这位姑娘看起来对蛊虫有研究。”
  提到蛊虫,大辫子姑娘颇有些骄傲地昂了昂头:“我叫阿桑。”
  周已然观其眉目清正,眼神清澈,身上穿的裙子虽然是常见的样式,但边缘手工绣着些精致神秘的花纹,手腕上戴着一大串古朴的银铃,行动之间却没有丝毫声响。
  他开口问道:“阿桑可是看出什么了?”
  “他和金蚕蛊接触了。”阿桑从斜挎的绣花布包里拿出个小指粗的小陶瓶,“金蚕蛊毒x_ing大,不会蛊的普通人碰过后,如果不拔毒的话,要难受很长一段时间。”
  周已然所有所思地问:“普通人养金蚕蛊也会被蛊虫留毒吗?”
  阿桑:“不会呀。”
  周已然:“......老大,你好惨,被仙人跳了,诱饵还是条虫。”
  陈桉满脸问号。
  周已然:“先请阿桑帮你拔毒吧。”
  阿桑小心地将小瓶子的盖揭开:“放心,很快的,我的宝宝是我们那儿最会解毒的!”
  陈桉咽了咽口水,他现在心里对虫子已经有y-in影了,委婉道:“我觉得我现在还挺精神的,不用麻烦了......”
  阿桑却是很热情:“不麻烦不麻烦...宝宝正好也饿了!”
  陈桉:......
  你这样说我很慌啊!
  周已然解释道:“以蛊为医,这蛊虫是以毒为食。”
  阿桑高兴道:“正是这样嘞!”
  说着她便将小瓶子里的蛊虫倒于手心。看到她手上的蛊虫后,让人不得不感叹,不管是哪个物种,颜值都相当重要。
  同样是蛊虫,同样是圆鼓鼓的蛊虫。
  阿桑手里的这个,通体如白玉,一条细细金线点缀其上,如玉带镶金,看着不仅可爱还昂贵。
  陈桉看着它,心里对蛊虫的y-in影都消散了不少。
  “漂亮吧!”阿桑神情骄傲,“我从小养的!它是我们寨最好看的崽!”
  “确实好看啊,这是我见过最好看的虫。”周已然给予肯定。
  也不晓得这蛊虫是不是听懂了这是在夸他,居然扭了扭胖胖的身躯,艰难地将自己摆成个心。
  “太灵x_ing了!可爱本爱!”周已然不吝赞美之词。
  陈桉也直男式夸赞道:“摆得很标准!”
  只剩下陶姜了。
  在众人视线下,他看着肥嘟嘟的蛊虫,道:“很肥美。”
  周已然对他这个形容有些无语。
  阿桑和她的蛊虫倒是很开心的接受了,开始积极为陈桉拔毒。
  好在陈桉身上的毒浅,都不够它吃饱,拔毒没一会儿就结束了。
  瞬间神清气爽口鼻通透的陈桉想起周已然先前的话,问道:“孜然你刚刚说的仙人跳是什么意思?”
  周已然解释道:“我之前就挺疑惑,金蚕蛊每年食人都有定数,它的主人对此应当清楚,就算一时找不到人,也没必要一直在荌山耗到最后期限。”
  “看那蛊的模样,应是被好吃好喝的供养了好几年,蛊主人能这么大方轻易将其‘嫁’出去?”周已然同情地拍拍陈桉肩,“从头到尾金蚕蛊的食物就只是你。”
  陈桉:“我......去。”
  他后知后觉地被这恶意吓出一身汗。
  “一出假的‘嫁金蚕’,谁捡到谁就是金蚕食物。”周已然感慨道:“太心机了,骗婚还骗命。”
  陈桉忍不住纠正道:“什么骗婚,别乱说。”
  他不能接受第一次传这种谣言是和条虫子。
  阿桑因为养蛊,很能理解,愤慨道:“他就是个小人!我家蛊都被带坏了!”
  “你知道蛊主人是谁?”周已然问。
  阿桑点头道:“阿坤木!他烧了寨里好多药蛊!还偷了我妈妈的蛊母。”
  又是坤木。
  “你是追踪坤木而来的?”周已然觉得以这姑娘的单纯热情,恐怕以前没出来过。
  “不是呀,”阿桑的声音脆生生的,十分有活力,“我来新城上大学。”
 
 
第22章 斗法
  一问之下,才发现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阿桑是今年九月的新生。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