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42)

字体:[ ]

  “谢谢老板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绿巨人!”
  这个民宿的规模不小,前前后后有五六栋三层小楼房,房间装修得不算精致,但绿林掩映也别有意趣。
  周已然和陶姜住一间房,放好行李后,陶姜去洗澡,周已然边坐在窗前研究矿泉水瓶里的虫子。
  第一次接触这玩意儿他还真有些无从下手。
  他想了想掏出手机拍了张蛊虫的照片发给了方玄真。
  还没来得及打字那边便秒回。
  好冷道长:你遇到坤木了?
  周已然真切的感受到了方玄真对坤木的执着。
  粥粥粥:不是,这是我和同学在荌山遇到的,一时不知道怎么处理,想请教道兄可有处理良策?
  好冷道长:烧了就是,坤木那厮的蛊虫我烧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周已然还想揪出蛊虫的主人,据说蛊主人和放出去的蛊虫之间有感应,这么简单粗暴的烧了恐怕行不通,他沉默半晌,感谢了方玄真后继续思索。
  周已然一思考问题手里就不自觉要带出点动作。
  于是等陶姜洗漱完出来,就看见他有一下没一下摇骰子似的玩弄瓶子里的蛊虫。
  周已然突然想起前几天在陶宅里翻看古籍看到的一则故事,灵光一现。
  “有了!”周已然有些兴奋道,“待我布个追踪阵法!”
  陶姜神情莫名,周已然低头一看,发现瓶中蛊虫已经头身分离。
  “不是,蛊虫这么脆弱的吗?”
 
 
第20章 嫁金蚕
  这就很尴尬了。
  周已然徒劳的摇了摇矿泉水瓶子,里面断成两截的蛊虫尸体凄凉地晃荡了几下,不动了。
  “这虫也太脆弱了。”周已然一脸无辜,“不会是它知道我要用它来逮出它主人,所以自杀了吧。”
  陶姜看着快被四分五裂的蛊虫忍了半晌,没忍住,道:“别摇了,快去洗漱。”
  “噢。”
  凌晨五点,门被敲得砰砰响,门外徐新汶热情似火:“孜然起来没有?我们要出发了!”
  周已然顶着个j-i窝头坐在被子里思维迟钝:“去哪儿?”
  “爬山!看日出!昨晚上说好的!”
  周已然困得眼睛都睁不开:“陶姜,说好了的吗?”
  旁边床位同样被吵醒的陶姜枕着胳膊眼睛都没睁开,声音喑哑低沉:“没有。”
  得到想要的否认的回答,周已然快活的冲门外喊:“没人和你说好!不去!”
  说罢,倒头就睡。
  于是等他和陶姜正常作息起床去饭厅吃饭时,就只看到陈桉。
  “老大你和徐新汶一个房间,他都没把你喊起来啊。”
  陈桉咽下嘴里的包子:“今早他没喊我吧?我没听到啊。”
  想起在寝室老大雷打不动的睡眠状态,周已然觉得自己多此一问。
  吃完饭,三人决定去外面散步消食。民宿外面围了几块地做菜园,整整齐齐地种着些常见的菜类。
  周已然看着地里青翠鲜嫩的小白菜十分羡慕,老板刚好正提着桶在浇水,他眼睛一亮上前请教种菜技巧。
  陈桉对种地不感兴趣,见周已然兴致勃勃和老板聊的起劲,陶姜也在旁听,估计短时间内不会结束,干脆自己逛去了。
  没走多远他眼神一扫,发现路边有什么东西在反光。
  回到民宿时几人在大厅正好遇上。
  “老板,你们这儿谁耳环丢了?旁边还有个纸包。”
  周已然:“哦豁。”
  陈桉手里捏着枚崭新的银耳环,有些疑惑地说:“怎么啦?”
  老板接过来仔细看了看,奈何他一个男人对耳环这种小饰物也不了解:“我回去问问店里的人吧。”
  “怕是问不出结果了。”周已然头疼的看着还在翻看黄纸包的陈桉,“以金银物嫁之于人,这是请了个什么祖宗回来......”
  陈桉不解:“什么东西?”
  周已然指了指他手上的纸包:“金蚕蛊。”
  陈桉:“???”
  民宿老板一脸不可置信,万万没想到刚刚还和自己讨论科学种植的年轻人,这会儿就封建迷信了。
  “不是吧?我没见有虫子啊?”陈桉话虽这么说,心里还是有点发怵。
  “金蚕蛊极为特殊,常人看不见它的形体,无色无味,十分有灵x_ing,喜净,爱洒扫,可令饲养者暴富。”周已然道,“最为特别的是,主人若是不想养了,可放它离开,叫做‘嫁金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