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40)

字体:[ ]

  “没想到玄学界也有通缉犯。”李吴等方玄真走了后才开口。
  “玄学界的通缉犯才不好办,普通手段奈何不了他,只靠修行之人追捕无异海底捞针,他换个马甲又能搅风弄雨。”周已然道,“我们初出茅庐,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懂,这种级别的斗法还是别掺和了。”
  陶姜点头道:“这样自然最好,只是他刚刚应该是发现李吴了。”
  “咱们往日无怨今日无仇,不至于吧?”李吴吓得嘴瓢。
  周已然也想起之前坤木看李吴的那几眼:“这人行事有一套自己的逻辑,不能以常理推断,我们最近谨慎些为好。”
  李吴悲伤地抱着自己的大头,她觉得自己的倒霉buff可能并没有消失。
 
 
第19章 毒月
  周已然趴在银杏树下的躺椅上浏览新关注的几个公众号的文章。
  连着看了几篇科普x_ing质的文章后,周已然一拍脑门:“道士居然有证书!”
  陶姜凑过来看了眼:“教职人员证,申请条件还挺严格。”
  “只承认已冠巾的全真派道士和已传度的正一派道士,那我不是没机会了。”周已然的持证上岗梦破灭。
  文章评论区也很热闹,周已然翻了翻,发现这里头居然还有争议。
  一方认为一个道士证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修行之人还是要靠实力说话。另一方则简单粗暴得多,直言连证都办不下来,也不见得有什么实力。
  然后一言不合就吵起来了,皆是引经据典旁征博引。
  评论区里大段大段的文字,周已然不得不承认他大多看不懂。
  周已然:告辞,是我没资格。
  连撕逼的门槛都这么高吗?
  周已然心情很沉重,他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摸到了职业生涯的槛。
  陶姜看他郁闷,有些不解地道:“你又不出家,看这个做什么?”
  对啊,看这个干什么,我又不是道士。
  问题迎刃而解。槛来的快去的也快。
  他又兴致勃勃的看了几页辩论才退出页面,进入下一个公众号。
  飞升勿扰?嗯,好名字。
  这个公众号和他的名字一样十分直接明了,点进去置顶的文章就是——坤木现身新城,坐标XX路XX号。下方附上坤木彩照大图。
  神似通缉令。
  早晚课是魔鬼:了解!
  算命先生:若有XX市的道友一同包车前往可私聊。
  心莲一池:贫僧已经出发。
  鹤鹤鹤:刚刚想打电话咨询,才发现新城当地居然没有道教协会,那这如何协调追捕事宜?这次释教牵头?
  慈悲:新城亦没有佛教协会。
  ......
  周已然有些惊讶,一露面就能引得道教和佛教联合追捕,而且看评论的说法还不止一次。这个坤木当年是犯下了什么滔天大罪才能有这等待遇。
  “陶姜,我看他们说新城没有道协不好办事,新城这么多古迹,有没有什么出名的道观或是寺院?”周已然不是新城本地人,虽然在这儿念了四年大学,但除了学校周边,其他地方他也不是很了解。
  陶姜摇摇头:“新城没有道观和寺庙。”
  “一个都没有?”
  “离得最近的伽蓝寺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是隔壁市的寺院,不在新城市范围内。”
  这就有些奇怪了,周已然的老家不大一个城镇各种小庙小观还不少呢,新城一个据说五分之一都是古迹的城市居然没有一两座宫观寺庙。
  陶姜解释道:“曾经有座清云观,清末年间被一场大火烧毁,观中道士均不知所踪,这是新城近几百年历史中记载的唯一一笔和宗教有关的记录。”
  “难怪坤木往这儿跑。”周已然了然道,“他这是战术x_ing回避啊。”
  这事儿毕竟与周已然无关,他看过便过了。继续浏览其他消息。
  ......
  “去爬山?”周已然接到徐新汶电话有些疑惑,“这么热爬山是哪个缺心眼的出的主意?”
  徐新汶:“大家想着毕业前聚一聚嘛,而且山上凉快着呢!我们都定好民宿了,对了你问问陶姜来不来,人多热闹!”
  周已然上网查了查,发现去荌山避暑这两年在新城还挺流行。路程也不远一个多小时就能到。
  虽然不少同学已经实习工作不能参加,但这次活动去的人还是有十多个,班长干脆包了辆大巴直接从学校一车拉去荌山。
  周已然和陶姜因为不住在学校还得多跑一段路。等他俩背着行李坐上大巴后,正式出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