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4)

字体:[ ]

  保安大叔看他一副无害的模样不由得多说了几句:“嗨,我看哪里是他们想上来呦,多半是被那什么控制了...”
  保安看见周已然不信任的眼神也没有再多说,只是劝道:“你们大学生不信这个也正常,不过这里不久前才死了人,还是不要凑太近。好了好了,没事儿就走吧。”
  周已然态度端正的点头道好,一副乖巧听劝的样子,心里想的却是晚上再来。
  新城大学学生公寓大门晚上的关门时间是12点,一般十点半之后校园里就很少有人走动,只有骑车巡逻的保安。
  教学楼的大门只是个摆设不能上锁,周已然再一次走到天台门前时锁链已经被剪断,口袋里准备的工具没了用武之地。
  他推开门就看见一个人在天台......烧纸。
  准确的说是一个女生在烧纸,她对面一个飘荡的女鬼在奋力扒盒饭。
  听见推门声一人一鬼都被吓了一大跳,放下了手里的活儿看向站在门口的周已然。
  此情此景,周已然不由道:“打扰了...”
  烧纸的女生身形瘦削,姣好的容貌因为周已然的突然出现苍白不已。
  正是昨天晚上徐新汶遇见的校花白晓虹。
  周已然还没有来得及有什么动作,对面那个原本在半空中晃荡着扒盒饭的女鬼动作利落地把头发往脸上一拨就冲着他飘过来,还十分走心地有血从她脸上、身上往下淌,一双泛白的眼珠子幽幽盯着他。
  大概是想吓退他。
  周已然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做何反应。
  谁能想到校花深夜摸黑上学校天台是为了给去世室友烧纸送饭!
  这是什么感天动地的室友情?!
  “那个...我没有恶意,就是昨天晚上我的室友在这儿受到了点惊吓,我过来看看。”面对着两个同样瘦弱的小姑娘...姑且算是两个,他只能如此苍白地解释。
  然而女鬼依然直挺挺地立在他面前,鲜血淋漓。
  周已然和她尴尬对视。
  “小吴,他好像不怕你。”白晓虹弱弱开口。
  女鬼有些僵硬地继续朝周已然凑了凑,出于礼貌,和不想让血溅鞋上,周已然往后退了退。
  确认周已然是真的不怕她后,女鬼默默退了回去,地上的血也消失得干干净净。
  周已然看清了白晓虹在烧的东西,除了传统的香蜡纸钱外还有纸质的衣服鞋子之类的东西,甚至还有纸扎的手机模型,很是周全。随着火焰的燃烧纸模化为灰烬,相应的东西也出现在女鬼身上。
  白晓虹低声请求:“同学,求你不要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周已然没有回答,反问道:“门口锁链是你剪的?”
  白晓虹点头。
  如果不是看见白晓虹手边放着的钢筋钳,谁会想到,是一个瘦瘦弱弱的小姑娘大半夜勤勤恳恳坚持不懈的来撬学校门锁。
  “之前的锁也是你撬的?”
  白晓虹继续点头。
  “就为了进来烧纸?”
  “嗯,不过...”白晓虹从她的大口袋里翻出根和断的那个一模一样的锁链:“我会把锁链装回去的。”
  然后下次进来就可以直接拿钥匙开门了么?
  偷梁换柱,暗度陈仓,还节约了资源可持续发展,确实是个好办法啊。
  “之前那些摔断腿的学生是怎么回事?”周已然看向继续扒盒饭的女鬼,“和她有关?”
  “他们自己胆子小,难道怪我?”为了方便吃饭,女鬼又把头发扒拉回后脑勺,还用刚刚收到的小兔子发圈随手扎了个小揪揪。
  虽然脸色还是白得吓人,但没有了骇人的血迹,女鬼也只是个长相清秀的女孩子。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胆子小还晚上到这儿来,活该。”
  “他们都能看见你?”周已然觉得很奇怪,这个女鬼是新丧,身上只有少许怨气,按理说,她应该一死便被鬼差带走,为何还能留在阳间被人看见?
  “能啊,我还没有化出死时模样他们就尖叫着跑走了,摔断腿关我什么事?”女鬼很是不屑,“我好好的待在天台,他们非要来找刺激,结果自己受不住,逃跑把腿摔了还要怪我太吓人了?”
  “这样说也确实不怪你。”周已然被说服了,“那有学生晚上在这里昏迷,醒过来时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这事和你有关吗?”
  “是我。”这次回答的是白晓虹,“这是我之前来这儿烧纸被巡逻的保安发现时,编的借口...”
  行叭,周已然没话说了。
  “我认识你,你是建筑系的周已然对吧。”女鬼放缓了语气请求道,“我反正已经死了是无所谓了,但白晓虹来这儿烧纸的事希望你不要说出去......她也不容易。”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