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39)

字体:[ ]

  “你们夫妻心意相通,所求相同。”
  所以这是一对狼人夫妻互刀?
  杨漾脸色苍白:“你已经收了他的钱,今天是来给我下降的?”
  坤木叹息一声:“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只要是我收了钱就会办好事,有几个雇主不重要。”
  意思就是他收了男方的钱来给杨漾下降,并不影响他和杨漾之间的生意。
  “请放心,收了你的钱,即使你先死于我的降头术,我也会遵从约定,下降送你丈夫下去见你。”
  坤木神情真挚,甚至语气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温和,杨漾却只觉得y-in冷无比,j-i皮疙瘩起了一身。
  “我,我可以出双倍价钱!买断你们之间的交易!再追加一倍钱,请你给他下降!”
  周已然觉得这位夫人脑阔已经不太清醒,居然还敢和他做生意,最后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坤木理了理黄色僧袍,摇头拒绝:“这是我和你丈夫之间的交易,你无权干涉。”
  杨漾要哭了,是你们的交易可买的是我的命啊!她真的搞不懂坤木阿赞的逻辑!她已经感觉身上越来越冷,腹中开始疼痛,再张口时声音虚弱不已:“道长救命!”
  年轻道士皱着眉头抓过杨漾手腕,抽出桃木剑在上面划开一道浅浅的口子,伤口虽然不深,长度却不短,奇怪的是半晌都没有血流出。
  直到道士掐诀念咒才慢慢出血。
  坤木并没有阻拦,他像是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降头被解一样站在一边,甚至还带着笑意问:“我的术法可有进益?”
  放完血杨漾面如金纸,气息微弱,再不敢多看坤木一眼。
  年轻道士将血止住后便不再管她。
  杨漾实在虚弱只能打电话叫等在外面的司机进来接她。
  司机很快进来将她扶走,出门前她心中更惧,刚才他们动静不小,茶馆里其他人居然一切如常,无人发觉。等喝茶聊天打牌的喧哗声重新入耳她才发现,刚刚她和坤木坐的角落安静得不正常。
  杨漾一走,年轻道士便持剑向坤木刺去,坤木并不闪躲,结结实实捱了一剑他却脸色不变,还笑着弹了一下c-h-a在胸口的木剑。
  下一秒便听‘吧嗒’一声,一个粗糙的布偶掉落在地,坤木不见踪影。
  “果真狡诈!”道士收好桃木剑,抬手对周已然抱拳行礼后问:“贫道道名方玄真,这位道兄也是追踪坤木而来吗?”
  周已然回礼道:“没有没有!就是出来吃饭碰巧遇到了。”
  方玄真:“坤木突然出现在新城,一定有所图谋,道友万事小心。”
  看起来这个坤木在玄学界还有些名气。
  周已然作为玄学界新人对这些一概不知,难得遇到一个正经修道之人,他连忙打听消息:“实不相瞒我才初学道法,孤陋寡闻,不知这坤木是何来历?”
  方玄真把周已然说的初学道法当做谦虚之语,只以为他是在家修行的火居道士,对玄学界接触不多才不清楚坤木此人。
  他直接从道袍袖兜中拿出一个手机麻溜地翻出微信二维码:“咱们先加个好友吧。”
  “......”周已然,“行!”
  加好好友后方玄真又给周已然推荐了几个公众号:“这些公众号你平时得空可以看看,很多消息会在上面公布。
  周已然立马一个个关注上,心中打算今天回去就好好研读。
  重新将手机放回袖兜后,方玄真给周已然科普坤木。
  “坤木此人就是个无所不用其极的骗子!”方玄真十分愤慨,“不可理喻、心狠手辣到极点!你日后遇见他还是能避则避吧。”
  周已然:“他可是像今天一样伪装成白衣降头师谋财害命?”
  降头师分为黑衣降头师和白衣降头师,前者以收取钱财给人下降为生,不问原由对错,毫无道德。后者手段相对磊落主要靠解降为生。
  坤木的路数是黑衣降头师无疑了。
  “此人籍贯在黔省,出家前就知晓当地一些蛊术,出家学了十年道术后因偷学禁术不服管教叛出师门,在外面做了几桩大案后,改名换姓遁入释教,身份暴露后不知所踪,消失了几年。”方玄真对坤木可谓咬牙切齿,“两年前他又以南洋降头师的身份现身,在富商名流间颇受推崇。”
  这履历,牛逼啊。我国信众基数大的宗教都混过。
  “他虽说人品低劣,但天赋极佳修为高深,又掌握不少奇奇怪怪的咒术,道门与释教追踪多年次次都叫他逃脱,你若遇上还是量力而行。”方玄真又对周已然强调了几遍坤木如何卑劣后才提剑离开,继续追踪坤木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