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28)

字体:[ ]

  “早年?”周已然看了眼堂厅右边那间屋子的墙角,语气笃定:“这里翻修过。”
  周已然接着道:“还请了风水师修改了格局,右边这间屋子要比左边那间突出五公分。”
  许久未住人的房子墙角长着一丛丛茂盛的野Cao,周已然不提他们还真看不出来这五公分的差别。
  黄总像是不知情的样子,有些惊讶地看向黄晋。
  黄晋仔细回忆了一下:“我爸一直信这些,我小时候他就经常带人来看风水,开始只是买些那些所谓风水大师卖的转运法器,后来渐渐连家里的摆设都有讲究,大概四五年前吧,他请了个道士来看,看的结果他应该挺满意,之后就没见他再找人来看风水,那时候我在市里读高中,知道的也不多。”
  “还真被他找着了,那道士是个有点真本事的,就是眼界窄,学艺不精。”周已然摇摇头:“害人害己。”
  黄总连忙追问:“请大师指点。”
  “风水二字说到底还是和谐二字,世间万物相互联系、相互影响,我们得带着辩证思维科学的去看待风水。”周已然侃侃而谈。
  黄总、黄晋:?
  连到了皇恩村就一直有些恍惚的陶姜也回了神,打算听他说说风水。
  “峰峦顿起旺人丁,水聚明堂财帛多。古话这么说虽然有一定道理,但看风水最忌讳看山只见山,见水只知水,这二者并不孤立,山水结合才是正理。”
  怎么办我居然觉得他说得还挺有道理。黄晋赶紧端正了下思想,狠狠谴责自己唯物唯得不坚定。
  周已然继续说道:“你家祖宅背后靠山,我观这山势不该断在这里,应当是翻新祖宅时还将房屋后面的缓坡挖断了一截。外面那个池塘也是这几年才掘的吧?通过挖山开池来转运求财,还挺聪明。”
  黄晋:“你不是说要用辩证思维科学看吗......”这科学吗?!
  周已然看他一眼,道:“科学的尽头就是玄学,这句话你没听过?”
  “总之,几年前的那场风水局的结果就是山脉被断人丁不丰,池塘虽挖了里面却是死水,那位置用来养鱼都悬。”
  “祖宅翻新后你父亲生前应该是一直住在这屋子。”
  听他说得肯定,黄晋不禁反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
  “水聚明堂,这种布置只有从这间屋子的大门看出去那个池塘的位置才刚刚好。”
  黄总站到大门处朝外看了一眼,发现果真如此。“这个风水局还会继续影响到小晋的运势?”
  周已然:“多多少少。”
  黄总慌了:“它害了我大哥还不够,小晋还这么年轻......请大师指点出路!”他四十多岁还没孩子,这几年黄晋到市里念书除了学校就是住在他家,他和妻子都是真心疼爱这个学习人品样样出色的侄儿。何况这还是他大哥唯一的血脉。
  黄晋心中并不相信周已然的话,但看着小叔神情慌乱死死攥着他手臂的样子,他也不想这时候说泼冷水的话。要是实在荒唐再拦不迟。他可不想小叔也变成他爸爸那样,笃信风水却不知进取。
  “这个风水局做得简单粗暴,破解之法也不难。”周已然看向皇恩村村口:“其实三年前就差点被破。”
  “三年前...”黄总很快反应过来:“您是指修路?”
  周已然点头:“路从村口修进来必定会经过这里,区区一个有害无利的风水局遇上修路这种利民的好事,自然可破。”
  听了周已然这话,黄总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叹气道:“修路将皇恩村发展成旅游村落,是我向市里提的建议,算是公司的合作项目,本意只是想带动村里的发展增加大家的收入,加上大哥一直不愿意离开村子,我也有私心想让他能上进些。没想到大哥会那么激烈的反对,甚至为了这件事丧命。”
  黄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笨拙地拍拍他小叔的背,像小时候他爸爸偶尔关心他的时候一样。
  原本并不难过的黄晋,眼圈突然就红了。
  “就算他不去闹事,以这个风水局对他的侵蚀,也会遇到其他意外。把卧室修得突出五寸以示重心稳重也没用。”周已然突然感慨道,“所以说迷信害人,想发家致富还是要靠自己努力。”
  他和陶姜对视一眼,深以为然。
  这么严肃悲伤的时刻黄晋差点没笑出声,没好气道:“你不也是搞迷信的?!”
  这种原则x_ing问题可不能乱说,周已然立刻进行申辩:“修行之事怎么能说是迷信呢。”
 
 
第14章 狐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