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21)

字体:[ ]

  “孜然啊啊啊啊我动不了了!有东西在啃我的腿!”徐新汶吓得闭着眼睛抱着甄诺大叫。
  还有咸鱼队友拖后腿。
  陶姜一听到徐新汶的叫声立刻将一枚符箓拍到徐新汶身上。
  周已然松了口气:“这些鬼面应该是被女鬼所杀,死后骨灰入画受女鬼驱使。这倒是不好办。”
  陶姜看向他,问道:“有什么难处吗?”
  周已然道:“道家做法讲究先礼后兵,能劝则劝,动手的话一般还是以驱鬼镇鬼为主,毕竟死亡还不是真正的消亡,魂飞魄散才是,修行之人杀孽不可过重。尤其是对这些死后神智不全的孤魂野鬼,他们生前并未作恶,惨死成为鬼魂还要遭受奴役。”
  周已然看着那些疯狂嘶吼的鬼面:“他们如今算是这女鬼的......肥料。”
  他能毫不犹豫对凶残恶鬼下手,倒对着这些没有多大杀伤力的鬼魂有了几分无措。
  陶姜想了想:“超度呢?”
  “这题超纲了。”周已然尴尬道,“超度这种冥事法会中途被打断就不妙了。”
  不用想也知道旁边那只虎视眈眈的女鬼不可能让他做成。
  女鬼本来短时间也无法从阵中挣脱,周已然将雷惊木放进阵中后她更是处处受制,一时恼怒非常,对着旁边的鬼面尖啸一声,那些原本懵懵懂懂的鬼魂竟露出几分惧怕之色,但到底还是缓缓朝她聚拢。
  “不好!她想食鬼破阵!”
  周已然顾不得其他,一口将中指咬破,以指做笔就着血飞快在成阵的符箓上勾画,笔走龙蛇一气呵成。
  随着他最后一笔落下,原本粗糙简陋的小阵隐隐有金光流动,威力顿时不可同日而语。
  阵中煞气渐渐消退女鬼趴附在地面翻滚痛叫,那些原本都快进阵的鬼魂见状飞快退去,缩在油画边上哀泣。
  周已然提在胸口的长长一口气总算呼了出来。
  “你的手...”陶姜看着周已然欲言又止。
  周已然抬起手一看,血还在一滴一滴往下流,刚才情况紧急,他那一口咬的忒狠,而且怕画到关键处出血量跟不上他还在心里默念了出血咒。
  周已然连念两边止血咒血才止住,举着受伤的手,周已然看着缩成一堆的鬼魂道:“咬都咬了不能浪费。”
  他话一出口那些鬼魂就是一个哆嗦。
  周已然笑笑:“怕什么,免费送你们一个超度套餐。”
  说着他来到之前布置的茶几前,将上面放的果盘挪开,顺手在书桌上扯了张纸铺在茶几上,再次以指做笔边画边念:“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徐新汶见女鬼被制服,大着胆子拖着一脸好奇的甄诺前排围观。
  周已然很快便画好了:“拿杯水来。”
  书架旁边就是饮水机,徐新汶选了条离女鬼最远的路线绕了一大圈将水接回来。
  周已然嘴里继续念咒,拿起画好的符纸在空中轻轻抖了抖,那张符纸呼地一下燃烧殆尽,符灰尽数落进水杯中。
  周已然端着水杯,将水弹到鬼魂身上,口中轻念:“敕就等众,急急超生,敕就等众,急急超生。”
  随着水珠洒落,他们身上的怨气渐渐被清洗,脸上的狰狞、木然也褪去,只剩下悲伤和平静。
  周已然停下手,笑道:“知道你们饿了许久,不过赠送的免费超度套餐里没有化食赈济恶鬼这一项,你们赶紧投胎去。”
  众鬼聚在一起给周已然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排着队朝外面飘去。
  徐新汶和甄诺看得叹为观止,陶姜还是平静的样子,只是在鬼魂路过时让开两步,目送他们远去,不知在想些什么。
  “卧槽孜然你真的牛批!”徐新汶怕打扰到周已然做法憋了半天,这会儿结束了他赶紧送上两个大拇指表达自己的震撼。
  周已然:“一般水平一般水平!”话头一转看向许久没出声的女鬼,“该处理这一位了。”
  周已然扒拉了一下他的库存:“一击致命的符箓都没了,直接用雷惊木送她走显得我很暴力。”
  徐新汶挠挠头:“你不是说修行之人不可杀孽过重,道家做法讲究先礼后兵吗?”
  周已然奇怪地看他一眼:“我又不是道家的。”
  虽然我驱鬼念咒用符箓,但是我还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照耀下的好青年。
  女鬼安静瘫软在地,一双鬼目冷冷盯着周已然。
  周已然收回雷惊木想了想,问道:“除了刚刚那些,季青也是你杀的?”
  女鬼趴在地上干脆以臂做枕,幽幽回道:“你说他呀,是我杀的,真可惜呢,原本合作的多好,我给他找骨灰回来,他好好画画......”她幽怨地叹了口气:“唉,可见男人啊,只要沾上了名利二字心就大了。他不想再用骨灰作画,这怎么行呢,我的养料还不够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