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20)

字体:[ ]

  周已然伸手敲敲精美的画框,神色莫名地道:“你们说这幅画用的是谁的骨灰呢?”
  徐新汶和甄诺凑到一起怂成一团,瑟瑟发抖:“孜然别敲别敲!死者为大,咱现在上供些香蜡纸钱来得及吗?”
  周已然白了他一眼,“来不及了,报警吧。”
  “报警有用吗?不是说警察不好的意思。”甄诺求生欲强烈:“这种事情警察也没办法吧?”
  “抓鬼我来,抓坏人找警察叔叔。”周已然谦虚道:“术业有专攻,警民一家亲。”
  “不用报警了,季青两个月前被邻居发现猝死在家,死因不明。”陶姜不知什么时候又摸出来手机。
  “哦豁,那就是只剩下我的业务了。”
  周已然盯着鬼气缠绕的油画上一朵朵怒放的玫瑰,“摊上个大工程。”
 
 
第10章 超度
  周已然把小茶几搬到油画下方,然后对甄诺道:“绑在你中指指根的五帝钱可以解开了。”
  甄诺颇为不舍的解开红绳递给周已然,不知是不是错觉,两枚五帝铜钱一离体,她便感觉一股寒意沿着她脊背攀爬。
  “不是要上供吗?”周已然给徐新汶提建议,“你去找点熟食来摆着吧。”
  徐新汶听了周已然的话,熟门熟路地下楼去了。
  周已然在包里挑挑捡捡半天给陶姜塞了几张符:“这次千万省着用。”为了徐新汶他这次可真的把自己从外公哪儿顺来的宝贝都快造作完了。
  甄诺没忍住朝陶姜手中的符箓投去了羡慕渴望的眼神。
  徐新汶很快端着个水果盘跑回来,果盘里小山一样堆着些仙贝n_ai糖小饼干。
  “......这都是啥?用这些会不会太随便了?”甄诺无语。
  徐新汶更无语:“你家里有啥东西自己不知道啊?我总不好拿冰箱里的剩菜吧?”
  周已然把果盘摆到小茶几上,摸了个仙贝撕开包装塞嘴里,没管她们两人。
  “新手上路运气都不会太差。”周已然掏出他的雷惊木敲敲画框,书房里若有若无的y-in气瞬间尽数收敛进画中。
  “你们看过倩女幽魂吧?”周已然举着雷惊木笑出两个梨涡,“听说这种女鬼最怕的就是自己的骨灰被毁,甄诺你不介意我把这幅画砸了吧?”
  甄诺刚想说不介意,出口却是一声凄厉尖啸:“你敢!”
  周已然冷哼一声,飞快上前一步将悄悄捏在手里的符箓一把拍在甄诺额头:“正等着你呢。”
  符箓挨到甄诺额头的刹那便化为灰烬,与此同时一道黑影被击出,周已然立刻将拴着五帝钱的朱砂红绳挂到甄诺手腕上。
  甄诺像是被抽空了力气软软跌坐在地毯上,说话都困难。已经被吓傻的徐新汶赶紧上前把她扶到后面去。
  女鬼离开甄诺的身体后凝出了形体,俏生生地立在油画边上,葱白似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画上的玫瑰,含水美眸斜斜看过来的媚态直激得周已然起了一身j-i皮疙瘩。
  “没想到你这个小道士能逼得我离开人身,”她掩唇娇笑道,“可真是自寻死路,区区人身反而才是累赘。”
  周已然并不答话,单手掐诀口中轻叱:“起!”
  随着他的手决变化,原本空无一物地毯上几道金符缓缓显现。
  仓促间布的阵能将这女鬼困上一时半刻就算没白费心思。
  周已然的雷惊木直接朝着油画而去,他有种预感,这幅画才是重点。
  “你敢!”
  女鬼凄厉尖叫,却一时脱身不得,激怒之下怨气四溢,书房中像被蒙了一层细纱,几人心神恍惚间只看得见周已然手中挥出的雷惊木上的一点金光,随即双目一痛,回过神来才看见雷惊木被拦下来了。
  周已然布的阵比他预料的还要争气些,这会儿女鬼还没有挣脱。
  拦住他的是油画里的东西。
  周已然身后的三人被眼前的景象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十来张狰狞鬼脸扭曲着挤在一起护住油画,如果不是周已然觉察不对收了力道,一记雷惊木差点没将它们打散。
  观其y-in气这些鬼脸都是些新死的男鬼,大多都还没有神智,只知道木讷地围着油画转,少数两个有几分神智的也深陷死亡的痛苦中,却苦于无法开口只能不断嘶吼,引得没有神智的也跟着吼叫,真正意义上的鬼哭狼嚎,声声泣血。
  女鬼见此场景十分快活,嘻嘻一笑:“好郎君们,给我把他杀了!咱们的画也该添新色了。”
  她一开口,嘶吼声又盛了几分。
  周已然看了眼满面快意的女鬼,又看了看龇牙咧嘴跃跃欲试的鬼脸,咬牙将雷惊木放到困住女鬼的阵中压阵,前有狼后有虎!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