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祖师爷赏饭吃 by:闻一二(上)(2)

字体:[ ]

  一直坐在电脑前敲敲打打的老幺突然搭腔:“从图书馆回来要路过第四教学楼吧?咱们还是给老二打个电话叫他绕路走吧。”
  “怎么啦?”老大凑过去看他的电脑,“你又在学校论坛上看到啥了?”
  周已然也有了兴趣,他们宿舍的老幺宋谷无比痴迷逛各种论坛,常常自夸:足不出户而知天下事。虽然夸张了些,但学校上至领导教授下至学生职工,各种鲜为人知有趣可乐的事,他的确有门路搞到第一手消息。
  “你们还记得上个月自杀的那个学生吗?”宋谷压低声音,有些神秘,“她就是在第四教学楼坠楼的。”
  周已然有些疑惑:“坠楼?”
  “不是自杀吗?”老大对这件余波未过的事也知道一点。
  “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宋谷从电脑里翻出张表格,“她可是前途一片光明。”
  周已然也凑过去看。
  表格上是林氏集团的实习名单。
  老大看了一眼就感叹:“牛逼呀,去了这家公司实习,就算没有留在哪儿,下家也不会差。”
  “可不是,这名单刚出没多久,她就坠楼身亡,现在学校论坛里的y-in谋论一个比一个精彩。”
  老大惊讶:“为了一个实习名额,不至于吧...”
  “那绕着第四教学楼走是为什么?”周已然还是比较好奇宋谷之前说的,他们宿舍除了他本人因为“家学渊源”对这类事件有所敬畏,其他三人向来对于鬼神之说嗤之以鼻,难得见宋谷这样小心,“难道后面还发生了什么?”
  “还能发生什么,”宋谷面色慎重,小声道,“自然是闹那什么...”
  见周已然和陈桉都挺感兴趣,宋谷直接在收藏夹翻出篇帖子给他俩看。
  也难怪宋谷这么上心,坠楼事件到现在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在第四教学楼摔断腿的学生就有5个,还有学生半夜晕倒在教学楼被保安发现,结果等人醒过来一问,她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到第四教学楼去的。
  “是很诡异啊,”老大搓了搓被帖子玄之又玄的叙述激起的j-i皮疙瘩,“我还是给老二打个...”
  他话音还未落下寝室门就‘砰’的一声打开,徐新汶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走进来,把老大吓了一跳:“怎么了怎么了?”
  徐新汶抖着手灌了半杯水下去,仍然心惊胆跳:“见...见鬼了...第四教学楼真的有鬼!”
  此话一出,宿舍内一片寂静。
  “真的假的?”宋谷干笑两声,“确定不是你学习学到恍惚看错了?”
  徐新汶着急道:“看得清清楚楚!堵上我5.1视力的尊严!”
  眼白带血丝,眼下略带青黑,头发没有打理把额头遮盖得严严实实,唇色发白,气息也有些不调...在不干净的地方这种体质状态确实容易见到不该看的东西。
  看了眼徐新汶此时的面相,周已然不自觉得出这个结论后,有些惊讶,也不知道准不准确。
  “你们不知道,现在天黑了以后第四教学楼那边根本没人了,我就是图是条近路,结果刚刚走近,抬头一看...”徐新汶声音颤抖,“就看见她...她跳下来了。”
  “谁?”
  “鬼啊!”徐新汶心有余悸,“卧槽我给你们说,当时真的魂都给我吓飞了,我还以为又有人跳楼,结果地上啥也没有,抬头一看她还站楼上冲我笑!我撒丫子就跑,差点没把我的心肝儿aj跑丢!”
  宋谷说出大家心声:“重点是最后一句???兄弟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没事儿,还好短跑是我强项,关键时刻一技之长救我狗命!”
  老大:“这时候你就别贫了。”
  徐新汶委屈:“我一害怕就这样,停不下来。”
  老大和宋谷的科学观摇摇欲坠正在艰难重建,不理他了,心灵受创急需发泄的徐新汶在周已然这儿来寻求安慰:“孜然孜然,我觉得我今儿晚上的遭遇能吹二十年!这叫什么,绝地求生啊!”
  周已然认真建议道:“想求生你还是赶紧把头发剪剪吧。”
  徐新汶摸摸头发,自我感觉良好。
  “额头是人的至阳之处,人的阳气在这里汇集,额上有个区域叫司空,面相学上讲:司空不宜留荫。司空就相当于一盏明灯,额前留荫遮住司空,明灯就熄了,灯一灭就容易霉气、衰气缠身,遇到不干净的东西,”周已然看了眼他厚重的刘海,“你这个是遮光帘的程度。”
  徐新汶震惊,感觉自己重新认识这个世界:“孜然你还懂这个?!”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鲤鱼乡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